世界首創100%循環眼鏡!Hibāng把「廢棄漁網」變永續新商機

「好說設計」創辦人歐世勛。 圖/張皓婷攝影
「好說設計」創辦人歐世勛。 圖/張皓婷攝影

2023年10月,國內募資平台上出現一款號稱「地表第一支機能與永續終極結合的全循環眼鏡」,所有產品皆利用廢棄漁網再製而成,特殊材料、美感、功能兼備,加上背後的循環經濟鏈,很快就吸引消費者目光,以超過目標金額2倍以上的佳績,完成第二代眼鏡的募資專案。

這是「好說設計」創辦人歐世勛與合夥人打造的「Hibāng友漁循環眼鏡」,在2021年初代產品問世兩年後,第二代眼鏡強調不使用半顆螺絲,鏡框、鏡腳和鼻墊架全靠卡榫扣合,能自由更換喜歡的色系外,未來零件耗損,還可自行拆裝維修,且淘汰的眼鏡不需額外人力拆卸螺絲,直接就能回收

「Hibāng友漁循環眼鏡」在2021年初代產品問世兩年後,第二代眼鏡強調不使用半顆螺絲。 圖/張皓婷攝影
「Hibāng友漁循環眼鏡」在2021年初代產品問世兩年後,第二代眼鏡強調不使用半顆螺絲。 圖/張皓婷攝影

品牌名稱Hibāng是漁網的台語,同時與「希望」的台語拼音相同,隱含設計師對永續與生活品質的期許。有趣的是,歐世勛的英文名字Ocean既來自中文名字的諧音,也意外與Hibāng關注海洋環境的核心理念不謀而合,藏有雙關意涵。

不過工業設計背景出身、曾在宏達電擔任10年設計師的歐世勛,為何走上創立永續品牌這條路?一切要回到從事電子產品設計的時期說起。

手機每年推陳出新,人類要付出什麼代價?

憶起十多年前在電子產業工作的日子,歐世勛表示,當時公司除了每年發表全新旗艦機種,還有大大小小不同等級的中低階產品,甚至針對歐美、日本市場需求生產符合需求的手機。

他因此看見產品在不同生產階段,進行各式軟硬體測試以及大量打樣,消耗龐大資源。歐世勛的同事當時有感而發的一句「為什麼我們要一直出新手機?」,讓他內心開始反思,究竟人類不停追求進步是為了什麼?我們又必須為此付出什麼代價?

離開待了10年的宏達電後,歐世勛想做點不一樣的事。他與合夥人在美國西雅圖成立「好說設計」初期,雖接了各式各樣新創公司的電子產品相關設計,但仍心繫循環設計,希望做出消費者願意長久使用的產品。

離開待了10年的宏達電後,歐世勛想做點不一樣的事。 圖/張皓婷攝影
離開待了10年的宏達電後,歐世勛想做點不一樣的事。 圖/張皓婷攝影

全球每年64萬噸幽靈漁具,海龜也無辜受害

不過兩人並非馬上決定要設計眼鏡,有別於以往先決定要生產的產品再設計,歐世勛透露,Hibāng的誕生過程反而是先選定想做的議題,接著關注海洋廢棄物、幽靈漁具,最後才決定做眼鏡

而在資料爬梳的過程中,歐世勛與合夥人發現國外也有團隊關注幽靈漁具,並將廢棄漁網做成眼鏡,「我們想說這個問題這一定也會是台灣的問題。」事實果真如他所想。

根據海洋委員會海洋保育署(簡稱海保署)於2023年委託專業團隊進行海漂垃圾調查,上半年的整體海漂垃圾組成中,漁業用具占了9%;海保署2022年全年度擱淺報告也指出,當年度擱淺的315隻海龜中,活體海龜通報救傷有12%是因廢棄漁網纏繞

不僅如此,攤開聯合國環境署(UNEP)2016年的報告,若按體積計算,幽靈漁具佔海洋中所有大型塑膠垃圾70%;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2022年發布的一份報告更指出,全球每年因遺失、故意棄置在海上的幽靈漁具(Abandoned, lost, or otherwise discarded fishing gear, ALDFG)多達64萬噸,佔全球所有海洋廢棄物的10%。

台美風格差異、找不到工廠……Hibāng問世前困難重重

發現問題、透過設計解決問題,進而打造新的生活模式,是設計師的專業,但Hibāng的發展過程並不如想像順利。

歐世勛直言,每個人的長相都不同,因此設計一副符合大多數人需求的眼鏡,比做出一支適合所有人使用的手機還難,從外型、鼻墊寬度到鏡片距離,都必須從頭開始摸索。

為了確認成品的尺寸與細節,他們還花費一年做大量的「人體試驗」,歐世勛分享,當時他們在美國將設計成品用3D列印機印出,找來許多華人試戴並回饋,沒想到美台兩地偏好的風格不同,「台灣還是受日韓流行影響居多,所以那時候我回到台灣,準備要做第一代眼鏡的時候,還把其中一個原本已經開好模具的設計換掉,重做一個新的設計和開模。」

圖/張皓婷攝影
圖/張皓婷攝影

除了產品風格,尋找有漁網再製技術的工廠也費了一番功夫,網路上根本查無相關資訊,歐世勛好不容易找到生產回收、清洗漁網設備的工廠,無奈對方的機器只做外銷,並不清楚台灣是否有回收再製的廠商,讓歐世勛一度考慮乾脆自己買設備回來蓋一間工廠。

歐世勛解釋,其實台灣早期有很多回收漁網的工廠,他們將廢棄漁網的再生尼龍與新的尼龍混製,以壓低材料成本,然而隨著技術進步與人力成本提升,回收再製尼龍幾乎成了無利可圖的生意,工廠便一間接著一間關門,導致找工廠之路相當艱辛。

幽靈漁網難利用,Hibāng建立獎勵回收機制減少棄置

好在財團法人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在2017年循環經濟專案中的「海廢再生專案計畫」,曾做過類似的產品,但並未量產。歐世勛循線找上當時參與計畫、位於台南的漁網回收工廠與眼鏡工廠,才完整了Hibāng現在的生產鏈。

不過歐世勛也不諱言,海裡的幽靈漁網打撈上岸後,幾乎沒有回收再利用的可能,已經毀損的漁網需要耗費更多水資源和人力做前置處理,因此Hibāng皆使用工廠從漁民手中收購的廢漁網。

歐世勛表示,雖然一副眼鏡能用上的漁網量只是九牛一毛,但仍期望Hibāng發揮更大的品牌影響力,提升廢棄漁網材料的能見度和價值之餘,也讓更多漁民知道將漁具帶上岸回收,能賣到不錯的價格,透過獎勵回收減低漁網被棄置在大海的機會。

圖/張皓婷攝影
圖/張皓婷攝影

消費者愛買環保產品,但Hibāng不想販賣環保情懷

身為設計師,產品行銷對歐世勛而言是相對陌生的領域,但歷經兩次募資,他觀察到台灣消費者對永續、環保產品有著很高的接受度,只是缺乏多元的商品選擇。

因此好說設計也藉由創立Hibāng的經驗,讓想投入循環經濟或想做品牌聯名的客戶明白,要做綠色產品,從材料回收到銷售服務會面臨哪些難題。

對歐世勛而言,Hibāng是「好說設計」在循環設計上的一場自我試煉,最終目的是透過品牌和產品,傳達循環設計的理念。而他心中的理想是,有一天不必再強調Hibāng的產品是循環再製,「我們其實不是很想販賣環保情懷,而是希望我們的產品真的從設計和功能面打動人,大家看到這個產品是因為喜歡它、會用它。」

其實Hibāng的優秀設計已多次在國內外設計獎項獲得評審青睞,曾拿下德國IF設計金獎、美國IDSA銀獎,以及台灣金點設計獎,歐世勛透露,Hibāng的下一個挑戰,是踏出國門,前進法國參展,拓展對眼鏡產業的視野,未來也不排除設計戶外用品,讓Hibāng不再只是眼鏡品牌,而是一個生活品牌,讓每個人都能透過他們的產品輕鬆執行永續生活。



「一個人為社會付出很辛苦,但一群人就不會寂寞。」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成為倡議家!

追蹤【倡議+】FB粉絲團:https://lihi2.cc/SPUFo

聽【倡議家電台】Podcast:在Apple Podcast收聽、在Spotify收聽、在KKBOX收聽,或搜尋「倡議家電台」。

作者文章

8億元空瓶回收退費無人領 加州回收站減半、回收率下降

8億元空瓶回收退費無人領 加州回收站減半、回收率下降

聯合國秘書長:須加快實現SDGs 目前僅17%目標符合進度

聯合國秘書長:須加快實現SDGs 目前僅17%目標符合進度

富邦金控當「永續轉型催化劑」 4大策略如何助臺灣加速轉型

富邦金控當「永續轉型催化劑」 4大策略如何助臺灣加速轉型

復育「台灣十大好魚」黑䱛 成功放流全球首批人工環境自然產卵魚苗

復育「台灣十大好魚」黑䱛 成功放流全球首批人工環境自然產卵魚苗

最新文章

碳費開徵會綠色通膨、碳洩漏嗎?中經院劉哲良:先上路再滾動修正

碳費開徵會綠色通膨、碳洩漏嗎?中經院劉哲良:先上路再滾動修正

為城市留下水與綠地 經典工程創辦人劉柏宏以自然為本打造城市韌性

為城市留下水與綠地 經典工程創辦人劉柏宏以自然為本打造城市韌性

不數人頭的地方發展學 小鎮智能靠區塊鍊把脈痛點

不數人頭的地方發展學 小鎮智能靠區塊鍊把脈痛點

躲不過都市熱島效應?台大教授石婉瑜:善用城市自然條件降溫

躲不過都市熱島效應?台大教授石婉瑜:善用城市自然條件降溫

為何築起高堤仍淹水?北大教授廖桂賢:城市韌性不是控制而是共存

為何築起高堤仍淹水?北大教授廖桂賢:城市韌性不是控制而是共存

台達、海科館建零碳「珊瑚諾亞方舟」 拼3年復育1萬株、培育耐熱品種

台達、海科館建零碳「珊瑚諾亞方舟」 拼3年復育1萬株、培育耐熱品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