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找回生命主控權 「夢想之鄒」為自己發聲

2018/12/20 康瓊之

將學習的主動權還給孩子,會發生什麼改變?郭軒志幾年前成立了「夢想之鄒」想要陪伴與幫助鄒族孩子,卻在將學習主動權還給孩子,自己調為諮詢者後,讓孩子得到了生命的主控權,覺得「人生也可以操之在我」。


近年來,許多人談起大學中的短期「服務學習」,究竟是偏鄉孩童需要,還是大學生們自以為的愛心?這話題引起不少人討論。然而,參與DFC年會之中的「夢想之鄒」正是當時一群國立中正大學的學生發起,在2009年八八水災之際,帶著阿里山鄉的鄒族孩童藉由課輔、DFC比賽找回自己,並在2017年創造出屬於鄒族孩子的Soupuzu(鄒族語,意為:生火)營隊。

當年一同籌備DFC競賽的隊友,如今一同籌備具有傳承意義的Soupuzu營隊。圖/...
當年一同籌備DFC競賽的隊友,如今一同籌備具有傳承意義的Soupuzu營隊。圖/翻攝Soupuzu-鄒族成長營臉書粉絲團

夢想之鄒的發起人郭軒志現今於企業策略部門工作,他回想起在嘉義就讀大學時,在阿里山上做短期服務,但營隊只有短短幾天,影響力終將有限,「這到底是不是人家需要的,我們也不知道,」郭軒志納悶地說。具有使命感的他,企盼可以為「服務學習」改變模式並延長時間。

思索如何將服務學習轉變為對孩童有幫助的時候,正遇上八八水災。水災之後,郭軒志回到曾經服務的部落問:「有什麼是我可以為部落做的?」大家都跟他說,孩子在部落裡都可以得到照顧,但是部落沒有國中,他們國小一畢業就得下山讀國中,對12歲的孩子來說,學習與生活適應都是問題。

部落的孩子多在嘉義輔仁中學就讀,郭軒志與一群在嘉義地區求學的大學生與研究生,便自掏腰包組成了「夢想之鄒志工團」,在周一到周四晚上為當時在輔仁中學的鄒族學生進行夜間課輔。

利他利己 成立「夢想之鄒」

創立夢想之鄒時,郭軒志大學畢業,在政大就讀科管所,當時他經常在台北嘉義兩邊往返,碩士班最後幾個月,甚至直接搬到嘉義居住,他發現,擔任課輔志工,並不只是幫助孩子的課業,更是郭軒志自身的探索旅程,一路種種,讓他更認識自己。

執行半年後,郭軒志認為效果有限,他發現到,「課業並不是孩子面臨到的最大課題,而是學習的信心被擊垮了!」舉例來說,這群孩子在山上很容易就考到前幾名,但來到山下後,競爭力卻是過去的數倍。

郭軒志(右1格子襯衫)帶領當時於輔仁中學的鄒族孩子前往第一屆DFC台灣區比賽,藉...
郭軒志(右1格子襯衫)帶領當時於輔仁中學的鄒族孩子前往第一屆DFC台灣區比賽,藉由DFC展開傳統文化復興、解決部落課題之旅。圖/翻攝Soupuzu-鄒族成長營臉書粉絲團

孩子面對課業上的落差,每每呈現失落的狀態--對於自己沒有信心,無法肯定自己,在各類事務都缺乏興趣、對於未來缺乏明確的方向。

發現如此的問題後,進而拋出解方。課業之餘,郭軒志問孩子們,「有沒有什麼事是你做完會覺得了不起的?」事實上,時至當時,阿里山孩子分都沒體驗過單車環島,若能順利完成,就是首度完成單車環島的孩童,郭軒志心想,這或許是一個讓孩子增加信心、成就感的方式。

於是郭軒志把教室擴大成整個台灣,帶著這群鄒族孩子單車環島。漸漸的,「環島」成了夢想之鄒每年必經之事,每年嘗試用不同的交通工作和速度探索台灣這塊土地。隔年,郭軒志與孩子用雙腳踏過南台灣,用更慢的速度、聽貼近土地的姿勢,嘗試了徒步環島,逐年走進台灣各角落。

回到部落 教繪本、畫繪本

郭軒志說,當年與孩子單車環島結束後的士氣高昂,正好搭上DFC的啟動列車。2010年9月,經由當時就時政大科管所溫肇東教授的介紹,得知了DFC的活動訊息。於是,他立刻將DFC介紹給參加夜間課輔的鄒族孩子們。最後,夢想之鄒青年團的團員9位國中生分成2組投入比賽。

郭軒志表示,「當時DFC第一屆參與團隊僅有20來支隊伍,也尚未有清楚的流程、步驟以及範例。所以,那時候,我們看看印度影片就隨意發揮,卻因為DFC活動,開啟很多故事。」

當時,夢想之鄒的團員石逸凡與4位學生參加課輔期間感受到閱讀的樂趣,進而發現都市孩童的閱讀能力比山上孩子來的好很多,因此決定以「部落族人缺乏閱讀習慣」為主軸,透過心智圖腦力激盪,最後將主題訂定為--超閱自我。

他們先到阿里山的樂野部落,跟當地的社工進行訪談後,了解部落孩童閱讀機會很少,因此難以培養閱讀習慣。於是,他們決定製作手工的鄒族神話繪本,並在教會舉辦導讀活動,一步步養成部落孩子的閱讀習慣。

不僅如此,他們還挑了其他原住民族的故事,但以自繪的方式畫出屬於鄒族孩童的「原味」繪本,也開啟了部落孩子閱讀的興趣。郭軒志帶領鄒族孩童看見部落課題、發揮創意以豐富生命,一同榮獲第一屆DFC台灣區首獎。

學唱鄒族古謠,教會100個族人

另一組則是透過鄒族傳統歌謠將傳統文化復興。郭軒志分享,部落孩童現今只能透過祈禱、祭典接觸到族裡的傳統歌謠,而鄒族主要在西部,不像東部的部落孩子在日常的生活與課程裡就能接觸到傳統活動,大多孩子到了都市後,就離部落文化愈來愈遠。

在今年的DFC全球年會上,曾經參加過DFC計畫的「夢想之鄒」團隊,孩子都長大了,...
在今年的DFC全球年會上,曾經參加過DFC計畫的「夢想之鄒」團隊,孩子都長大了,卻現身年會帶來鄒族古謠與舞蹈。圖/DFC Taiwan提供

然而,透過DFC,夢想之鄒的團員楊文傑與3位學生看見,鄒族青年對於鄒族傳統歌舞的陌生,擔心鄒族傳統文化會失傳,於是他們自發奇想延續鄒族特有的文化。在這過程中,郭軒志強調,鄒族本身沒有自己的文字記載,都為口傳歷史,因此古老鄒族歌謠容易失傳。他們決定拜訪山上的耆老們,學習一首傳統的鄒族歌謠--Sakio,並在一周內教會上百位族人,希望能將傳統歌謠一代代傳承下去。

對於傳統文化,夢想之鄒的團員汪翰翔深深體會,「身為鄒族的人,如果連我都不會唱自己的歌、講自己的話,就像是一個人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這一群夢想之鄒的青年透過DFC活動回到自己的家,並傳承百年歌謠,象徵傳承鄒族百年智慧,也同時獲得第一屆DFC台灣區薪火相傳獎。

DFC把主動權交給孩子 教育不再是單行道

郭軒志帶領夢想之鄒的青年走進他們意想不到的是世界,關於自我肯定,關於日常觀察,關於文化復興。談起DFC給孩子們的幫助,郭軒志殷切地說道,「我們的教育一直是單向的,沒想過讓孩子自主行動,但DFC把主權還給孩子。」

過去他為孩子課輔、帶他們環島,但是孩子都是「被動」角色,直到接觸DFC,強調從「感受」出發的行動,「這個教室不是老師帶著你跑,是你本來就要完成對你而言重要的事,而我們只是陪伴者、諮詢者,」郭軒志說。

現在已經是成大歷史系三年級的汪翰翔,選擇歷史系正因為在DFC受到文化傳承的刺激,希望進而研究鄒族的歷史,他寒暑假返鄉帶營隊時,就帶著部落弟妹們做DFC,「做DFC對我影響很大,什麼是都自己來,很有成就感。」他想要帶著弟弟妹妹體驗「人生操之在我」的感受。

鄒族少年汪翰翔說:一個人不了解自己的文化,就像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找不到回家的路一...
鄒族少年汪翰翔說:一個人不了解自己的文化,就像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找不到回家的路一樣。圖/DFC Taiwan提供


揮別大政府時代,迎接大社會到來,我們都是驅動台灣進步的力量,點下圖訂閱我們

• 我要投稿:http://bit.ly/2wyDWmk

推薦閱讀

一起用設計改變世界 孩子也能成為倡議家

比大人靠譜 DFC國際年會攜手孩子提解方

台鐵售票機事件--孩子的力量翻轉移工困境

超寫實社會探險 聚樂邦用實境遊戲帶你學議題

作者文章

當年一同籌備DFC競賽的隊友,如今一同籌備具有傳承意義的Soupuzu營隊。圖/...

找回生命主控權 「夢想之鄒」為自己發聲

2018/12/20

最新文章

目前幸運小鐵魚與國際型NPO組織合作,使全球66國的人民皆可順利獲得小鐵魚。圖/...

調動全球資源 用跨國力量解決世界性缺鐵問題

2019/01/16
聯合報《倡議+》。 記者蘇健忠/攝影

請問唐鳳:數位時代,傳統媒體何去何從?

2019/01/14
One-Forty每個月會幫移工上兩次中文課,在星期日的時候,搭配當週課文內容教...

請問唐鳳:台灣NPO的努力如何被世界看見?

2019/01/14
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左起)、國發會主委陳美伶、opendata.tw計畫發起人張...

開拓資料想像力 建立開放資料應用典範

2019/01/09
唐鳳認為,「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事一輩子只能做幾次,這個概念本身就不太永續,應...

請問唐鳳:社創如何永續,而非犧牲個人權益?

2019/01/07
Skills for U執行長黃偉翔。 記者曾吉松/攝影

請問唐鳳:人民如何讀懂政府語言,進行對話?

2019/01/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