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改變全球化:Impact Hub創立故事

2018/09/29 Impact Hub Taipei

在現在這個時刻,社會及環境的議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受到重視,與此同時,我們的政府和經濟體也面臨著嚴重的混亂,但這並非是一連串真正問題的開始,而是一個能大幅度變化的機會。

0
圖/Impact Hub提供

我們相信,唯一的方法就是整合各式力量,以人類和地球的永續經營為方向,建立起一個有效的獲利模式。這正是為什麼我們創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正向影響力加速器和協作平台──也就是Impact Hub網絡(Impact Hub network)。

故事緣起

2000年時,一群充滿著理想與抱負,來自威爾士大西洋學院的年輕畢業生,希望能夠挑戰現狀、突破框架。因此他們在倫敦皇家節日音樂廳(Royal Festival Hall)的千禧年活動中,說服諾貝爾獎得主和有影響力的思想家們,針對從全球環境、社會和政治議題之間的關聯進行辦論,最終甚至連達賴喇嘛也以影片的方式進行了演講。

0
圖/Impact Hub提供

此項大膽創舉讓他們受邀主辦2002年在約翰尼斯堡聯合國永續發展世界高峰會議(2002 United Nations World Summit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SSD)中的一項非政府組織活動;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他們當時並沒有接受邀請,而是規劃了另一個更具有意義的活動──「人民的高峰會(People’s Summit)」。他們與「索維托」(Soweto,位於約翰尼斯堡西南方,是南非最大的黑人城鎮,人口將近百萬)當地的倡議家一起合作,將一處鄉鎮荒地改造成索維托希望之山,他們期待將這裡建設為一個結合藝術及環境教育的社區中心,也因此這裡又有一個別名為「SoMoHo(South Mountain of Hope)」。由民間自行主辦的人民高峰會影響力甚至超越了聯合國原本的高峰會議,甚至他們也成功地邀請到了國家元首以及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Kofi Annan)來到活動現場。

回到英國後,他們開始構思如何將這樣的觀點帶入到既有的職場生態中,從而幫助人們思考如何去從事能夠解決世界議題且更有目的性的職業。在審視現有的社會脈絡過程中,他們發現了一個突破點:人們其實在日常中就會討論出具有影響力並且化為行動的想法,而非獨善其身般的置身事外。到2005年,隨著更多合作者的加入,局面也開始有所改變,當時的團隊發現了倫敦一處的破舊閣樓,一個能夠將這些個體創業家和創新者們聚集在一起的場域,這個地方更在日後成為Impact Hub的前身。

0
圖/Impact Hub提供

Hub吸引力

「The Hub」的概念是透過共同工作空間、社群和許多活動將創新者們串連在一起,激發彼此的想法並創建出新的合作關係。從一般社群轉型為具有實體空間的社群後,The Hub著手進行以社群為基礎的室內裝修,同時更使用了回收且再生環保素材。完工後的空間,也非常符合倫敦影響力製造者們對於集體行動空間的需求,因此空間很快地就進駐額滿了。

0
圖/Impact Hub提供

幾個月後,The Hub的成長迅速攀升,這樣的成長不僅促使了創始團隊接觸到更多的網絡,他們也開始構思如何提供給如此快速般成長社群更好的支持。然而在2007年,創始團隊驚訝地發現,他們無法百分之百提供進駐會員更好的支持,取而代之的是他們得回應來自全世界各地積極想於當地創立Hub的需求。

為了瞭解Hub的模式是否也可以在其他地方適用,創始團隊重新審視了當初在索維托創立,且在倫敦經過測試的空間共同協作(Space Co-creation)以及社群建立(Community Building)的原則。

到了2008年,全世界一共有九個Hub,且遍佈在三大洲。新的Hub據點不僅聚集了擁有熱情且欲創建更好世界理念的各地會員們,也串連了新加入Hub據點創辦人們。這些創辦人們除了在倫敦尋求靈感外,也時常前往其他的Hub找尋如何將社會挑戰化為各式機會的可能。

0
圖/Impact Hub提供

而在以倫敦為中心集權的Hub架構建立後,全世界各地相繼成立的Hub卻促使了Hub網絡的授權模式轉變為特許加盟經營。但到2010年時,創始團隊開始意識到,Hub網絡的未來必須是一個以集體協作為方向的組織。

集體成長

0
圖/Impact Hub提供

2011年,創始團隊依照新的方向,建立了由下而上的民主治理模式,也標誌著Hub成為了一個真正以集體智慧為核心的組織。這是一個在世界,也是為了這個世界而創造出的新型態商業模式,一間擁有共同領導結構和分享各地實踐模式的公司。

2013年,Hub網絡開始將中心著重在以目標為導向的創新活動,並將The Hub改為更符合新方向的名稱:「Impact Hub」。 在接下來的四年,Impact Hub的全球影響力不僅持續擴大,加入的創業家和社群數量更成長了一倍之多。截至目前,Impact Hub網絡在全球擁有超過16,000名以上的成員。

Impact Hub透過在社會與商業創新上注入有意識的領導模式,激發想法、串連社群,來驅使跨越不同環境和經濟的正面改變,以證明未來具有利潤的商業模式是存在於為人類還有地球服務的。

2018年,Impact Hub作為一個真正的全球性網絡,也正面臨著下一個挑戰:如何創造更具規模的影響力(Impact at Scale)。

0
圖/Impact Hub提供

原文出處:改變如何全球化:Impact Hub的創立故事


揮別大政府時代,迎接大社會到來,我們都是驅動台灣進步的力量,點下圖訂閱我們

• 我要投稿:http://bit.ly/2wyDWmk

推薦閱讀

國際現實艱鉅 看他們如何輸出台灣影響力

找回台灣人美感 先救救我們的教科書吧

我們何時才能開始以「設計」來實踐循環經濟?

讓自閉患者自在購物 超商開放「安靜時間」

Impact Hub Taipei

Impact Hub Taipei 坐落於台北捷運文湖線科技大樓站的靜巷內,為一共同工作空間,也是提供會員各種資源、靈感、合作機會與擴大社會影響力的獨特生態系統。
們是由社企創業家、創意者、活動策劃人、藝術家、自由工作者、專業人員等所組成的社群,我們採取正面、實際行動來改變這個社會及環境。

作者文章

圖/unsplash

社會新創組織適合你嗎?-Impact Hub Taipei指路

2022/05/20
圖/unsplash

不藏私-Impact Hub Taipei 聊「合作」要注意的事

2021/08/19
如果合作夥伴有一個精準且明確的使命,而社會創新組織的核心能力可以提供相對應的服務...

集合公私影響力-Impact hub Taipei分享5個關鍵

2021/07/09
圖/unsplash

不藏私!-Impact Hub Taipei如何聚攏「影響力」

2021/06/10
樹黨國際秘書潘翰聲,在環保社運圈知名度頗高。圖/報系資料照

10年搞砸6次 潘翰聲寶貴又昂貴的政治創業

2018/10/24
「早餐吃麥片」共同創辦人Jake自嘲說:我曾以為我的產品以後一定會被Facebo...

早餐吃麥片創辦人:我曾以為產品會被臉書買走

2018/10/16

最新文章

生態插畫家李政霖曾參與出版《臺灣野鳥手繪圖鑑》,現則醉心鑽研淡水魚生態。 圖/張...

走遍山林和水域,生態插畫家李政霖用畫筆上自然課

2024/04/02
將修復式正義引進校園 透過對話解決人際衝突。 圖/張皓婷攝影

霸凌的另一種解方「修復式正義」-橄欖枝中心林育聖相信對談的力量

2024/03/28
福安國中校長施俞旭透過各式活動,一步步帶領學生們打造友善校園、遠離霸凌。 圖/張...

不說教、打罵也能防制校園霸凌 福安國中校長施俞旭撕「流氓學校」標籤

2024/03/15
兒福聯盟執行長白麗芳投入兒少服務30餘年,她認為處罰不是解決校園霸凌問題的唯一方...

教孩子「沒有一定要喜歡所有人,但接納不同」兒盟白麗芳談霸凌

2024/03/05
由創辦人暨藝術總監汪兆謙領軍的阮劇團,是一群對戲劇充滿熱忱的嘉義返鄉青年組成,自...

從被質疑到本土語言貢獻獎 阮劇團為何用台語翻轉經典?

2024/02/29
「台灣台語路協會」理事長董力玄是3個孩子的母親,從孩子嬰兒時期開始,就只用台語向...

長輩患「越頭症」、小孩怕沒朋友...台語共學團串起台灣母語孤島

2024/02/2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