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全台最早的咖啡在這?地方阿嬤說出不能說的秘密

2019/07/03 花蓮牛犁社區交流協會

日據時代的「豐田咖啡樹」舊照。 圖/台灣大學圖書館
日據時代的「豐田咖啡樹」舊照。 圖/台灣大學圖書館

2003年,有個研究豐田移民村歷史的研究生來到了豐田,他告訴我們,豐田這裡是全台灣最早產咖啡的所在,問我們知不知道?實際上,早在之前有個日本的研究者,大平洋一先生也曾經在論文中寫到,日本史料的紀錄中便也提及豐田生產咖啡。

我們很訝異這件事情,但是這些學者們竟然拿出了照片,告訴我們這是日本時代在豐田拍攝的咖啡樹照片。但是我們從來沒聽過長輩說過,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依照慣例,我們上街去問長輩。我們問長輩古早時喝過咖啡嗎?長輩們都告訴我們說:有。但追問下去,他們的「有」都是那個雜貨店賣的伯朗咖啡。四處詢問下,真的詢問不到人,這件事情就被擱在這裡。

日據時代就有咖啡?地方阿嬤現身說明

事情的轉機,是在有一年,有個居民跑來告訴我們,過去豐田有個太白粉工廠。在村民的引介下,我們來到了太白粉工廠。原屋主呂月嬌阿嬤已經90多歲,日本時代出生,現居住在台北給孩子們照顧。我們多方嘗試總算聯繫後,阿嬤很激動的托自己的孩子帶她回到豐田,接受了我們的採訪:

協會:「阿嬤,這裡以前是太白粉工廠哦?」

阿嬤:「係啦!」

協會:「前面的水槽是幹什麼的?」

這句話打開了阿嬤的開關,她開始跟我們解釋前面一層層階梯式的水槽,是讓樹薯磨成泥狀後放入水中,倒入水槽、順著水槽透過水流一層層沉澱用的沉澱池。將水排乾,樹薯粉挖出來瀝乾、曬乾後幾道工序,才會成為我們今日看到的樹薯粉。

位於花蓮縣壽豐鄉豐田村的太白粉沈澱地。 圖/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提供
位於花蓮縣壽豐鄉豐田村的太白粉沈澱地。 圖/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提供

找很久的咖啡工廠,原來就近在眼前

講著講著,阿嬤突然語出驚人,指著旁邊的房子說:「佇前頭係太白粉工廠,後壁係咖啡工廠。」

協會聽了大吃一驚:「找了這麼久的咖啡工廠竟然在這!」於是趕緊詢問阿嬤:「阿嬤,以前你們也在這裡烘咖啡哦!」

阿嬤:「烘係啥?係用炒的。」

協會聽了以後更加認定,的確是,非洲的確有許多部落的原始做法,Discovery頻道都有播。他們將咖啡放置在鍋中炒再加水,變成最粗製原始的咖啡。於是我們進一步詢問:「阿嬤,那你們怎麼炒咖啡豆?」

阿嬤:「伊就收一收、曬一曬,全部拿去灶上炒,炒到黑就好啊。」

協會:「阿嬤,那當時候的咖啡豆從哪裡收的?」

阿嬤沒有理我們:「當時戰爭開始,天上都有米軍的飛凌機佇咧繞,男生攏抓去作軍伕。彼時間日本人聽別人講過,阮有咖啡,就來叫我們全部作咖啡,說要上去前線給打戰的士兵使用。」

協會:「哇!阿嬤你們以前咖啡是送去給士兵用的啊!?」這就有道理了,難怪問早期的居民們都不知道村子有咖啡這件事情,只有日本人知道。

阿嬤:「係啊,本來係阮自己好玩,隨便喝喝,後來就全部都作成咖啡給日本人。」

日本學者大平洋一曾在論文中寫到,日本史料紀錄豐田產咖啡。 圖/林宛諭
日本學者大平洋一曾在論文中寫到,日本史料紀錄豐田產咖啡。 圖/林宛諭

咖啡豆、樹薯粉,傻傻分不清楚

協會:「阿嬤,那你們咖啡豆是從哪個村產的?」

阿嬤:「什麼咖啡豆?」

協會:「咖啡用的那一粒粒的豆子啊!」

阿嬤:「哦!係啦,炒一炒以後變成豆子。」

協會:「毋係啦,係『咖B豆仔』!」

阿嬤:「伊丟炒一炒就『咖B豆仔』啊?」

協會:「……?」

阿嬤:「???」

協會:「阿嬤那你們咖啡從哪裡來?」

阿嬤:「阮毋係剛講過?」

協會:「毋係,毋係『豆仔』,係『咖B』。」

阿嬤:「哦哦哦!嘛係同款啊,樹薯粉沉澱不是有渣渣漂在上面?蒐集起來後,全部拿去廚房炒……」

協會:「???」

阿嬤:「炒完了後,毋係會結塊?」

協會:「啊?……是?」

阿嬤:「結塊我們就再磨一次,磨成粉狀,裝成罐子給日本人拿過去。」

協會:「阿嬤,你講那咖啡係樹薯粉?」

事情的真相是,當時阿嬤們不知道什麼是咖啡,把樹薯粉炒一炒,再研磨後泡熱水後便成為...
事情的真相是,當時阿嬤們不知道什麼是咖啡,把樹薯粉炒一炒,再研磨後泡熱水後便成為「混濁液體」,顏色像是咖啡。 圖/Pixabay

特製「提神咖啡」,成為日軍的最愛

阿嬤:「毋係,係伊的渣渣。」

協會:「啊不是用咖啡豆?」

阿嬤:「有咖啡豆啊!哪沒?伊炒一炒就變咖啡豆。」

協會:「???」協會受不了了,問阿嬤:「咖啡樹?」

阿嬤:「毋係啦,咖啡係生在土裡的,哪有樹。」

協會:「生在土裡……。」

阿嬤:「對啊!之後攏給日本人,送去前線給士兵喝。聽伊講,咖啡喝下去精神都很好。」

協會:「……。」

協會終於受不住了,決定跟阿嬤一次攤牌搞清楚,重新來一遍。

協會:「阿嬤,咖啡是什麼?」

阿嬤:「什麼咖啡是什麼?咖啡就樹薯沉澱的那個渣渣,你不是說那是咖啡?」

協會:「毋係啦……。」

協會:「嗯……,那咖啡豆是什麼?」

阿嬤:「那渣渣炒一炒結塊,嘛係你講的,咖啡豆啊!」

協會:「……。」

協會:「你們送去給前線喝?」

阿嬤:「對啊,前線打戰幾天都沒得睡,喝咖啡可以不用睡覺!」

呂月嬌阿嬤帶路回到當時的「咖啡工廠」原址。 圖/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提供
呂月嬌阿嬤帶路回到當時的「咖啡工廠」原址。 圖/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提供

協會指著旁邊的房子問阿嬤:「這是咖啡工廠?」

阿嬤:「毋係啦!前頭係太白粉工廠,後壁廚房才是咖啡工廠,日本人當時攏啊捏講。」阿嬤帶我們進到屋子裡面,指著他們家的灶頭說:「佇加炒咖啡豆,係阮的咖啡工廠。」

協會:「……。」

阿嬤繼續說:「今日仔的咖啡攏太多添加物、香精,喝起來不像以前那樣的天然。古早時我作咖啡的,咖啡沒有現在這麼香。」

協會:「……。」

風靡一時「豐田咖啡」真相大白

最後我們終於明白了事情的真相,當時阿嬤們不知道什麼是咖啡,把樹薯粉炒一炒,再研磨後泡熱水後便成為「混濁液體」,顏色像是咖啡。當時代的村莊裡面,誰都沒喝過咖啡,只知道那是杯時髦的飲品;見到那杯阿嬤泡的「茶」,便認為是咖啡。

於是一傳十十傳百,最後知道豐田產咖啡豆的日本人也聽聞了,於是請阿嬤他們的「咖啡工廠」將豐田出產的「咖啡豆」製成咖啡,為日本前線吃緊的戰事與緊縮的物資作出貢獻……。

最終,我們找到了咖啡工廠,咖啡豆還是找不到。前陣子我們還有與大平洋一先生聯繫,仍是不知道如何向他坦白,當時候的咖啡都不是咖啡豆作的……。

備註:本文源自於此

推薦閱讀

高年級吧檯手 以咖啡和生命故事開啟世代交流

友善高齡勞動4元素 巧遇日本的41歲咖啡廳

台灣照顧咖啡館 亞洲唯一獲國際大獎

作者文章

今年5月「台灣布尿布育兒推廣協會」正式成立,是台灣首個以環保布尿布為倡議目標的團...

新手媽創布尿布協會 揪團綠色育兒「減廢+省錢」

2019/08/23
蘇澳KPI成員走入社區,跨世代和在地的阿公阿嬤互動。 圖/蘇澳KPI提供

地方創生青年上哪找?「蘇澳KPI」靠行動解魔王題

2019/08/23
《安可人生》創辦人李正雄談論雜誌經營理念。  圖/陳郁雯攝影

安可人生 創造後年華價值

2019/08/22
護士安柏.瑞農辭掉護士工作改賣蠟燭,讓人口販賣受害者能擁有一份工作。 圖/Ins...

護士改行賣蠟燭 重燃人口販賣受害女性命運

2019/08/22
美國地質調查局最新研究報告顯示,塑膠不只存於海洋、河流中,也存在於雨水中。 圖/...

下塑膠雨了!美國落磯山脈、科羅拉多州雨水含塑膠微粒

2019/08/21
日本處理來自嬰兒與成人尿布廢棄物的經驗已有10年以上。 圖/報系資料照

尿布回收成建材 價格更有競爭力

2019/08/20

最新文章

蘇澳KPI成員走入社區,跨世代和在地的阿公阿嬤互動。 圖/蘇澳KPI提供

地方創生青年上哪找?「蘇澳KPI」靠行動解魔王題

2019/08/23
護士安柏.瑞農辭掉護士工作改賣蠟燭,讓人口販賣受害者能擁有一份工作。 圖/Ins...

護士改行賣蠟燭 重燃人口販賣受害女性命運

2019/08/22
岩生築見創辦人江宥寬,曾在NPO組織的工作經驗,點醒他解決問題,不能光靠表面。 ...

岩生築見攜手小農養出好雞 端進米其林餐廳

2019/08/15
6年級生的年輕建築師王重喬,把百年歷史的恆春信用組合改造為創意斜槓空間。 圖/賴...

空間也能「斜槓」?這群南漂客把恆春老屋變得超有趣!

2019/08/13
作為鎮興里的里長,黃志杰在受訪過程中十分忙碌,一會兒安置添購的設備,一會兒討論公...

社造/桃園鎮興里里長:青年對家鄉有感情,自然就會回來

2019/08/08
日本政府在2014年提出了「地方創生」一詞,強化地方經濟圈的拉力,以政策造成核心...

日本地方銀行借將 協助偏鄉跨境重生

2019/08/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