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秀洗衣店-循環時尚學,把二手衣穿帥沒問題

為了幫助洗衣產業解決衣服堆積的問題,張瑞夫在2020年12月更推出名為「重新定衣(Redefine)計畫」,建立一個洗衣店「被遺忘衣服」的循環平台。 圖/陳軍杉攝影
為了幫助洗衣產業解決衣服堆積的問題,張瑞夫在2020年12月更推出名為「重新定衣(Redefine)計畫」,建立一個洗衣店「被遺忘衣服」的循環平台。 圖/陳軍杉攝影

被客人忘在洗衣店的衣服,一放就放了十年,該怎麼辦?千禧世代張瑞夫利用家中萬秀洗衣店客人遺忘的衣服,將阿公阿嬤打造為「史上最潮爺嬤」。在國內外一夕爆紅後,張瑞夫延續社群影響力,更啟動「重新定衣(Redefine)計畫」,要讓被遺忘的衣服,在下個主人身上,轉生循環,找到新生命。

張瑞夫認為自己喜歡關心「別人的事」,和家庭有關。 圖/陳軍杉攝影
張瑞夫認為自己喜歡關心「別人的事」,和家庭有關。 圖/陳軍杉攝影

金孫不讓爺嬤無聊 萬秀洗衣店爆紅

「萬秀洗衣店」,去年在社群一夕爆紅,背後故事許多人並不陌生。83歲的阿公萬吉和84歲的阿嬤秀娥,在台中后里經營洗衣店近70年,原本只是平凡的地方洗衣店「頭家」,卻因孫子張瑞夫突發奇想,讓爺嬤穿上店內長期留滯未取的衣服。兩人一身俏皮、復古的時尚,打扮顛覆「熟齡」印象,一貼上Instagram就擄獲數十萬人追蹤,包括BBC、CNN、《紐約時報》都競相前來報導。

「一開始,真的只是一個機緣!」張瑞夫去年結束北京工作,原欲前往古巴壯遊,卻因疫情打亂計畫後返台。看著年事漸長的萬吉阿公和秀娥阿嬤,要不是報紙看完了,在廚房打盹,要不就是懶洋洋地趴在桌上。看著昔日總是熱情和左鄰右舍聊天,精神飽滿招呼客人的阿公阿嬤,失去了光采,張瑞夫形容:「那畫面好可怕!」

大學就讀台北教育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經營系的張瑞夫,靈機一動,決定找點事給兩人做。他看中了洗衣店內堆積如山的舊衣,兩代爺孫都「有感」煩惱,決定讓阿公和阿嬤當起現成的模特兒。即使阿公、阿嬤半害羞半推拒,直喊著:「我不要、我怎樣...」。「但至少我們有對話了,這也是一種陪伴。」張瑞夫說。

舊衣穿搭魅力爆紅 道出洗衣產業困境

一段「祖孫情」為出發點的無心之舉,卻意外成為熱門話題,令人見識到舊衣穿搭的魅力,也讓很多人從側面了解洗衣店衣物囤積的困境。

張瑞夫無奈表示,很多人習慣將洗衣店當衣櫥,冬天過後就把衣服放在洗衣店;更多是拿來洗後就忘記有這件衣服,甚至可能是買了新衣服後就不再來拿。目前萬秀洗衣店至少堆積400件衣服。而衣服沒人領,阿公的洗衣工本費就拿不到,這些無奈、不甘心,都是張瑞夫和阿公、阿嬤有感的事。

就是想推廣一個概念,你們不一定要每個人都買一件衣服,你們可以很多人買一件衣服 圖/陳軍杉攝影
就是想推廣一個概念,你們不一定要每個人都買一件衣服,你們可以很多人買一件衣服 圖/陳軍杉攝影

「萬秀洗衣店」一夕爆紅後,世界各地的留言如雪花般飄來,有人遺憾沒跟家中長輩好好相處;有朋友是在看完照片後,立刻打電話給自己的阿公;也有國外高齡長者留言表述「也要活出燦爛的over 80」;甚至還有來自伊朗、義大利等各國洗衣店業者分享遇到舊衣囤積的解決方法。

一張又一張的照片,可以帶給很多人「正面力量」,張瑞夫始料未及,卻也甘之如飴。但,事情總有一體兩面,當然也有因為出名而有些煩惱。張瑞夫坦言,「萬秀洗衣店」爆紅、開始有網路聲量,很多廣告、業配主動找上門,但張瑞夫秉持著「不想讓阿公、阿嬤多一份工作,只想讓他們生活多一點能夠說嘴的趣味」的初衷,推掉大批利益,「我應該被很多廣告商討厭!」張瑞夫笑稱。

別浪費社群聲量 打造循環衣物平台

為了幫助洗衣產業解決衣服堆積的問題,張瑞夫在2020年12月更推出名為「重新定衣(Redefine)計畫」,建立一個洗衣店「被遺忘衣服」的循環平台,期望透過平台,讓全台洗衣店內被遺忘的衣物,有重新上架流通的機會,讓洗衣店流失的成本能夠回收,更重要是「倡議」。

張瑞夫說,台灣很多人不喜歡二手衣,但今天如果是從洗衣店出來、經過洗衣職人「清潔保證」的衣服,「既然洗過,又還可以穿,你會不會比較接受?甚至未來透過『洗衣職人』的角色,推廣舊衣服其實經過適當洗滌,是可以再重新利用。」

但由於手中資金有限,張瑞夫透過募資方式宣傳該平台建立計畫。初期,張瑞夫也收到很多「負面評價」,很多朋友第一句話就是問「能賺錢嗎?」甚至也有朋友認為與其「倡議」是吃力不討好的事,倒不如趁熱頭上賺一筆入袋才實際。

張瑞夫覺得失望,「為什麼長大後做的每一件事,都要具功利性?」但也因此讓張瑞夫堅持一定要做到,即使最後募款成績不如預期,張瑞夫寧可投入老本也不願輕易放棄,幸運的是,也召集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

只是令人納悶,為什麼會那麼想為社會做事,網紅很好賺,為什麼要自找麻煩?「我的個性吧,我喜歡看別人開心。我真的很喜歡做一件事情,然後改變一個人的想法,其實很多人不是不想做,而是沒有這樣的機會。」

阿公說:如果對社會有意義,那就做啊!

張瑞夫認為自己喜歡關心「別人的事」,和家庭有關。洗衣店在鄉里間是一個小型集會區,從小常跟阿公、阿嬤參加洗衣店工會活動或鄉里聚會,阿嬤常會帶很多東西去分享,且不求任何回報,只是做這件事情會很開心,「我可能從小耳濡目染。阿公也時常會說,如果做這些事情對社會有意義,那就做啊。」

「很多人賺錢,都只是為自己好,但如果你能因此讓很多人因為你而變好,這樣就很有意義。看到別人因為我做的事情而有所收穫時,我自己也會覺得很感動。你要找到會讓你感動的事,而不是跟著社會腳步去走。」張瑞夫如此說。

「萬秀洗衣店」雖然紅及全球,但以一個素人之姿站上台北時裝周舞台,重要就是網紅帳號背後的宗旨其實和永續環境有極大關聯。張瑞夫認為,如果「萬秀洗衣店」能變成一個永續時尚的概念,「即使未來阿公、阿嬤不在了,大家想到萬秀洗衣店,就會想到永續經濟、就能想到衣服其實不用買那麼多,是不是比『商業收益』這種曇花一現的東西,更具意義?」

藉由時尚穿搭也可以把舊衣服帶出不一樣的新生命,「像阿公、阿嬤很多衣服十多年了,我現在穿起來也不違合。」 圖/陳軍杉攝影
藉由時尚穿搭也可以把舊衣服帶出不一樣的新生命,「像阿公、阿嬤很多衣服十多年了,我現在穿起來也不違合。」 圖/陳軍杉攝影

以前的物以稀為貴 現在的循環新創意

以前就關注「循環經濟」了嗎?張瑞夫呵呵一笑後說:「我本身也不是說特別懂這東西(循環經濟)。」張瑞夫指出,從小阿公、阿嬤會叮嚀不要亂花錢,所以在家裡,他習慣去翻爸爸的衣櫥、弟弟會拿瑞夫的衣服穿,甚至張瑞夫國中制服是穿爸爸的,「這些在我們家都是習以為常,一直不覺得有什麼特別。」

長大後,張瑞夫卻發現原來「衣服互穿」並不是每個家庭都有的事,「一開始並不是要推廣循環經濟,因這對我而言很日常,但後來發現這些觀念不說,沒有人知道,但做這些事可以減少浪費、減少對環境的破壞。」

為了推廣這些觀念,張瑞夫在拍攝「萬秀洗衣店」照片時,時常將阿嬤的衣服拿給阿公穿、或將阿公衣服穿在阿嬤身上,「就是想推廣一個概念,你們不一定要每個人都買一件衣服,你們可以很多人買一件衣服」,因為衣服只要好好洗、好好穿,也能保存很久;甚至藉由時尚穿搭也可以把舊衣服帶出不一樣的新生命,「像阿公、阿嬤很多衣服十多年了,我現在穿起來也不違合。」

延伸閱讀

時尚總編換跑道-她從「一件內褲」開始改變世界

環青把自然織成布-「印花樂」裡層外層都愛地球

RA100地球解方!一場「全民共同參與的永續行動」將展開

作者文章

企業買爭議碳權 亞馬遜原民領袖向哥倫比亞憲法法庭提告

企業買爭議碳權 亞馬遜原民領袖向哥倫比亞憲法法庭提告

台灣穿山甲出借布拉格動物園「果寶」、「潤喉糖」2年內產2寶

台灣穿山甲出借布拉格動物園「果寶」、「潤喉糖」2年內產2寶

請把杯子吃掉!矽谷咖啡店端可食用咖啡杯,營收不減反增

請把杯子吃掉!矽谷咖啡店端可食用咖啡杯,營收不減反增

專吃珊瑚「魔鬼海星」爆增!東沙環礁棘冠海星超出可負擔密度40倍

專吃珊瑚「魔鬼海星」爆增!東沙環礁棘冠海星超出可負擔密度40倍

最新文章

快時尚 out!盤點5家瑞典融合「與自然共存」品牌,破舊衣服甚至可變美味佳餚

快時尚 out!盤點5家瑞典融合「與自然共存」品牌,破舊衣服甚至可變美味佳餚

傳統市場減塑動起來 南門市場怎麼減塑? 夜市又如何跟進?

傳統市場減塑動起來 南門市場怎麼減塑? 夜市又如何跟進?

快時尚分身來了 Fast Deco「快家居」正入侵法國

快時尚分身來了 Fast Deco「快家居」正入侵法國

傳統市場減塑動起來 南門市場怎麼減塑?夜市又如何跟進?

傳統市場減塑動起來 南門市場怎麼減塑?夜市又如何跟進?

在家門設書本交換站-印尼青年搭「漂書箱」邀雅加達市民閱讀

在家門設書本交換站-印尼青年搭「漂書箱」邀雅加達市民閱讀

瀕危鯊魚進毛孩口中 寵物零食DNA檢測現形

瀕危鯊魚進毛孩口中 寵物零食DNA檢測現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