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搞砸6次 潘翰聲寶貴又昂貴的政治創業

2018/10/24 Impact Hub Taipei

被媒體稱為「屢戰屢敗,又屢敗屢戰」的樹黨國際秘書潘翰聲,在環保社運圈知名度頗高,曾經參與反濱南大煉鋼廠、反國光石化、守護白海豚、搶救石虎等環保運動。1996年就是綠黨核心工作人員,曾任共同召集人,2014年跟哥哥潘翰疆等人成立樹黨,2017年樹黨成為全球綠黨聯盟(Global Greens)正式會員。

他自嘲選舉時老被發「好人卡」,每次都被選民棄保,但得票數和得票率持續向上翻,10年來參選過6次,包括台北市議員、立法委員等,但每次都落選。


以下以第一人稱,來聽聽潘翰聲的選舉搞砸故:

台灣政黨市場的版圖,用左右與統獨兩把刀來切。可是大家不會講統獨,一定講藍綠,其實就是國族主義。我們用四個象限來區分,第一個象限就是「右獨」,但他們會講捍衛本土,他們不會講說我是台獨,因為講「右獨」好像聽來不討喜,就標榜「我們捍衛本土價值、捍衛台灣人的尊嚴」。「右統」就是藍營這塊區域,比較保守。

0
樹黨國際秘書潘翰聲,在環保社運圈知名度頗高。圖/報系資料照

「左統」的話,因為白色恐怖時被殺太多了,差點斷了香火,所以這個地方群眾很少。至於「左獨」比較敢自信的自我標榜,但可能並不是很「左」也說自己是左獨。

全世界的環保政黨較不談左右,也不談國族主義。所以我想要拉出綠色前進派的第三向度出來,若說左右統獨,我們投影在中間較模糊的區域,中心稍偏左邊一點,但有些支持者比較「偏藍」一點。

將自己定位之後,來談今天主題,我最寶貴又昂貴的政治創業經驗談:

選舉得票有三度三關,知名度、支持度、看好度。

第一個就是知名度,知名度其實從0開始的,我從2006年就知道,雖然在社運界大家都認識你,可是走到馬路上幾乎沒有人認識你。很多社運界的參選人覺得說:「啊,你就是應該要投給我啊,我比較好!」,和「左派幼稚病」差不多。或者支持者會有這種想法:「那麼好的人怎麼都沒有當選」,我們一直被這種話洗腦。

在社運圈很紅 站在馬路口沒人認識

我一直跟社運圈的人說,我們應該要上街頭、去市場,才能夠把理念隨機傳給多數人,才能改變世界。政治上的兩大連鎖店都是這樣做的--國民黨跟民進黨,都是花錢去買知名度。可是我們沒有那麼多的錢,只能省吃儉用去買知名度,比如說公車廣告、掛看板,比站在路口的效果要好。

錢永遠不夠怎麼辦?只能「勤能補窮」,要用體力跟時間拉近這個距離。CP值最高的就是苦肉計,2012年冬天選舉的時間一直在下雨,又不能不出去拜票。我只戴斗笠就去站路口,淋雨街頭演講,選後很多初識的人跟我提起這件事,雨聲很大聽不太見,但看你這樣好可憐,就投給你。

有了知名度,接下來要怎樣得到支持度?理念型的獨立小黨的轉換率非常高,我們的困難是知名度不高,但只要民眾知道了(有知名度),就很容易轉換成支持度,會想投給我們,社民黨也一樣、綠黨也一樣,還有時代力量也差不多如此。

被發「好人卡」棄保 無力回天

但問題出在「看好度」。大家都發好人卡給你:「你很好啦!再繼續拚啦!」一旦被發好人卡,這一關就會過不去了,準備被棄保了。選民「口嫌體正直」,國民黨、民進黨都很爛,可是最後還是投給他們。常常遇到跟你握手說:「我一定投給你的!」可是最後票還是沒開出來,這也是同溫層的效益,選舉一定會有這樣的問題。

0
圖/潘翰聲提供

如果選舉是個投票日到期的遠期契約,贏家一定是當選機率慢慢變高,那輸家呢,我們都是一開始有夢最美,最後就變成無力回天。2014年我拿到9千票,另一區拿到一萬票還落選頭,其實有不少選民說「如果早知道你這次有這麼多票,我就投給你們讓你們上」。

究竟怎樣才能贏呢,我們不斷檢討。以前的社運參政,會連結很多環保團體、社運團體,這個模式很顯然已陷入瓶頸。我們要認真的轉型,精進技術,政治的產業升級。

選後,我們所有人先全部打散,目前虛擬辦公室技術上已經可行,每個人去創一個社會企業,經營一個地方或議題,先把自己養活,就可以幫上地方。我們既然能夠幫別人,為什麼不幫自己呢?我們一起返鄉或下鄉來「政治創業」吧。

我們下一次2020年,要從7萬票變到70萬票,聽起來夢有點做太大,但一塊一塊用數字分析就很務實、一定有可能。我們每次選後都有做選票的量化分析,利用GIS(地理資訊系統)輔助圖像思考,把每個縣市分拆出來,主要目標在北北基跟中彰投,這兩個區塊最重要。

利基市場的議題,就是環保、動保,不只樹木還有動物保護,這也是《全球綠人憲章》六大核心價值之首的生態智慧,其實很多人是因為動物保護投票給樹黨,我們有喊「樹黨就是動物黨」,未來會把這個領域繼續弄大。

0
潘翰聲(右一)曾任廢核行腳團發言人。 記者曹馥年/攝影

我是1970年生,台大政治學系畢業後又唸了台大建築與城鄉所。我曾在金融業投資工作8年,才跳出來回到社會運動。媒體說我是屢敗屢戰,然後屢戰又屢敗,這10年來我大概選了6次,搞砸的次數在全台灣排名可能也是最多的,搞砸了6次,累積這麼多寶貴又昂貴的經驗,願意分享給大家,縮短政治創業的孵化期。最後,我不想再選了,拜託大家出來選,我可以當你們的競選總幹事!

0
註:立委投票日為年初,圖表調整至前一年底。圖/潘翰聲提供

0
圖/潘翰聲提供

(內容編輯自2016年3月「選舉搞砸之夜」,整理:林秀姿)


揮別大政府時代,迎接大社會到來,我們都是驅動台灣進步的力量,點下圖訂閱我們

• 我要投稿:http://bit.ly/2wyDWmk

推薦閱讀

學校教的太生硬?用這個看任何影片都能學英文

他們歡慶失敗 讓台灣人知道失敗的價值

早餐吃麥片創辦人:我曾以為產品會被臉書買走

被違約賠百萬又拆夥 鳥茶創業的那些鳥事

上班族時連上廁所都有錢拿 幹嘛要創業?

Impact Hub Taipei

Impact Hub Taipei 坐落於台北捷運文湖線科技大樓站的靜巷內,為一共同工作空間,也是提供會員各種資源、靈感、合作機會與擴大社會影響力的獨特生態系統。
們是由社企創業家、創意者、活動策劃人、藝術家、自由工作者、專業人員等所組成的社群,我們採取正面、實際行動來改變這個社會及環境。

作者文章

圖/unsplash

社會新創組織適合你嗎?-Impact Hub Taipei指路

2022/05/20
圖/unsplash

不藏私-Impact Hub Taipei 聊「合作」要注意的事

2021/08/19
如果合作夥伴有一個精準且明確的使命,而社會創新組織的核心能力可以提供相對應的服務...

集合公私影響力-Impact hub Taipei分享5個關鍵

2021/07/09
圖/unsplash

不藏私!-Impact Hub Taipei如何聚攏「影響力」

2021/06/10
樹黨國際秘書潘翰聲,在環保社運圈知名度頗高。圖/報系資料照

10年搞砸6次 潘翰聲寶貴又昂貴的政治創業

2018/10/24
「早餐吃麥片」共同創辦人Jake自嘲說:我曾以為我的產品以後一定會被Facebo...

早餐吃麥片創辦人:我曾以為產品會被臉書買走

2018/10/16

最新文章

生態插畫家李政霖曾參與出版《臺灣野鳥手繪圖鑑》,現則醉心鑽研淡水魚生態。 圖/張...

走遍山林和水域,生態插畫家李政霖用畫筆上自然課

2024/04/02
將修復式正義引進校園 透過對話解決人際衝突。 圖/張皓婷攝影

霸凌的另一種解方「修復式正義」-橄欖枝中心林育聖相信對談的力量

2024/03/28
福安國中校長施俞旭透過各式活動,一步步帶領學生們打造友善校園、遠離霸凌。 圖/張...

不說教、打罵也能防制校園霸凌 福安國中校長施俞旭撕「流氓學校」標籤

2024/03/15
兒福聯盟執行長白麗芳投入兒少服務30餘年,她認為處罰不是解決校園霸凌問題的唯一方...

教孩子「沒有一定要喜歡所有人,但接納不同」兒盟白麗芳談霸凌

2024/03/05
由創辦人暨藝術總監汪兆謙領軍的阮劇團,是一群對戲劇充滿熱忱的嘉義返鄉青年組成,自...

從被質疑到本土語言貢獻獎 阮劇團為何用台語翻轉經典?

2024/02/29
「台灣台語路協會」理事長董力玄是3個孩子的母親,從孩子嬰兒時期開始,就只用台語向...

長輩患「越頭症」、小孩怕沒朋友...台語共學團串起台灣母語孤島

2024/02/2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