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逆風的10堂課】好事少年回頭,逆風中的開始

2020/08/24 逆風劇團/文:成瑋盛

逆風劇團是全台灣第一個以高關懷少年組成的劇團,涉足藝術教育、反毒宣導,甚至有掃街、獨居長輩送餐等公益活動;旨在讓非行少年透過藝術、公益,在劇團中感受「一群人一起做一件事」,進而找到歸屬。

於9月30日至10月11日期間,「逆風劇團」與松山文創園區合作,以「非行‧飛行」為主軸規畫9大展區,一節一節帶領民眾,突破同溫層,了解相關政策的運行模式。其中包含多場講座、對談;邀請社會大眾,藉展覽、講座、對談、戲劇展演等模式,集結全台青少年陪伴工作者們,共同完善該系統。點這觀看更多活動詳情


「年少無知,叛逆輕狂」

打架一定請人全程錄影回家欣賞過程,甚至把地板上的血跡拍下當做自己的戰績;狂劣的青春歲月、壓制不住的血氣方剛,永遠有發洩不完的情緒和體力,打架鬧事可以說是家常便飯。「大拇指被蓋過紅色印泥,是被認證過的社區高關懷高風險青少年」,曾經最討厭提到「夢想」兩字,但現在卻成為夢想的實踐與分享者。

這些全都是屬於我的生命故事。我是成瑋盛,今年23歲,有5年擔任專業社區高關懷青少年的經驗,而現在,投入高關懷青少年藝術教育已經有5年時間。回憶起曾經的年少過往,最感謝的人莫過於當時大同少年輔導組的社工,在那段連自己都放棄自己的日子裡,是社工陪伴我找到勇氣,甚至願意信任我,給予我許多任務與挑戰,並全然相信我能夠完成。

逆風劇團是全台灣第一個以高關懷少年組成的劇團,涉足藝術教育、反毒宣導,甚至有掃街...
逆風劇團是全台灣第一個以高關懷少年組成的劇團,涉足藝術教育、反毒宣導,甚至有掃街、獨居長輩送餐等公益活動。 圖/逆風劇團提供


「這是我第一次被信任,也在過程中開始意識到自己擁有的各種可能。」

15歲這年,在社工的推薦之下,我報名了「台北市第一屆青少年代表遴選」,面試的一句「我很喜歡打架」,不可思議地讓我順利被錄取。從此,「成瑋盛」三個字不再是出現在少觀所、感化院,而是在台北市政府的會議桌,那一刻,開始了我人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但當時錄取兒少代表的人不是名校學生,就是從小受到良好教育,成為十分了解社會議題並且很有想法的小孩;這些和我同齡的人,有人關注十二年國教、有人關注媒體識讀、有人關注環保議題、弱勢關懷,而我唯一會的,只是怎麼在最快的時間內把別人的鼻樑打歪而已。其實當時心裡更多的是滿滿的自卑。

「就是因為你和他們不一樣,你才有你的影響力」老師的一句話,影響了即將逃跑的我。老師說:「你有你能做到,而他們做不到的事,你能用你的經驗去幫助更多人,為他們發聲。」我開始思考自己的可能性。

曾經的我用五根手指握緊拳頭,用暴力溝通,但現在同樣是五根手指,我選擇握緊麥克風。從一位對什麼都莫不關心的年輕人,漸漸找到與社會的連結,並開始投入學生自治、十八歲投票權、社會運動等過去從未涉略的事。我開始深信自己的權益必須要靠自己爭取,「影響」是從自身行動開始發酵的。原來,打開心胸接納舒適圈以外的事物是這麼棒的感覺,「這是屬於我青春的覺醒。」

「逆風劇團」創辦人成瑋盛,今年23歲,投入高關懷青少年藝術教育已經有5年時間。 ...
「逆風劇團」創辦人成瑋盛,今年23歲,投入高關懷青少年藝術教育已經有5年時間。 圖/逆風劇團提供

改變沒有那麼簡單 升上高中後變本加厲

升上高中後,我卻完全拋棄過去曾承諾的一切、訂定的原則、以及許多人以為我已經改變的期望。當時選擇用了比過去更不好的方式,活在墮落與混沌之中,繼續為非作歹,甚至變本加厲,好似只想要享受青春、享受沒有人能阻擋自己的爽快感受。

後來,我親眼目睹身邊稱兄道弟的朋友,一個個失去自由、進入監獄,甚至有人因此結束自己生命。當時最好的朋友先是砍人被判刑,後來持槍殺人,到現在還沒有出來,「少觀所、安置機構、感化院、成人監獄」是他一路的經歷。我開始思考,「為什麼我們這麼渴望自由,做的所有事情卻又讓我們失去自由。」原以為我們是在以自己的方式,爭取青春、對抗世界、享受著不受束縛的生活,但到頭來結局卻全然相反。

永遠不會忘記參與其中一位友人告別式的當天,看著身邊朋友不是剛關出來,就是即將被判刑。當時我的內心在吶喊:「我...想要改變,我想要好好活著」

一個起心動念 「一群人一起完成同一個目標」

成瑋盛(中)創辦「逆風劇團」,旨在讓非行少年透過藝術、公益,在劇團中感受「一群人...
成瑋盛(中)創辦「逆風劇團」,旨在讓非行少年透過藝術、公益,在劇團中感受「一群人一起做一件事」,進而找到歸屬。 圖/逆風劇團提供

「如果你想要改變,想要完成夢想,歡迎加入我們!」這是當時學校戲劇社朝會時在台上所說的話。就因為這句話,我加入了戲劇社,並利用過去兒少代表時期的經驗,撰寫白色恐怖議題的舞台劇本,與夥伴花了半年時間將這齣戲做好。

演出前我們圍成一個圈,眼淚不禁奪眶而出,那是我第一次因為夢想流下眼淚,當年沒有夢想的自己,此刻即將圓夢。演出後我們牽著彼此的手謝幕,台下滿滿的掌聲,謝幕的那一刻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被接納、被肯定。

於是,我重新找回自己,甚至找到下一階段全新的人生目標,默默在心裡許下了一個心願:「我想讓曾經和我一樣的孩子也能有機會站上夢想舞台。」

在17歲那年的夏天,一個曾被放棄的少年,撕下標籤,重拾了自我,那一刻也埋下他成立「逆風劇團」的夢想種子。

延伸閱讀

>>小混混「逆風」當團長 用戲劇支持長歪的少年

>>撕下標籤 我在南方遇見的那群逆風少年(上)

>>中研院追蹤研究19年 偏差少年30歲後創業多


「一個人為社會付出很辛苦,但一群人就不會寂寞。」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成為倡議家:

立即加入【倡議+】社團:http://bit.ly/2JtBxB6

逆風劇團

「高關懷青少年」,俗稱非行少年,是在社福體制中較容易被大眾忽略與不理解的一群,他們多生長在高風險家庭中,背負著不符合年齡的責任。「逆風劇團」從2015年成立至今,陪伴了無數個特殊境遇的青少年,引導他們發揮自身的影響力,使非行得以飛行於廣闊的天空。《非行,飛行》逆風少年影響力特展,記錄逆風劇團成立五年來的點點滴滴,以「飛行」及「逆風」兩個意象為主軸。 逆風指的是非行少年們的逆境、飛行指的是他們重新找到生命的意義,並佐以講座、座談、展演等多元媒介,呈現逆風一路以來引導少年的多種形式,以及非行少年們背後的故事

作者文章

2018年逆風劇團年度大戲《青春日記簿I》講述安置機構中青少年的生命故事,改編自...

【逆風的10堂課】聚光燈下,舞台上的蛻變與綻放

2020/09/11
逆風劇團於2015年由三個十八、十九歲的大男孩所創立,成瑋盛、陳韋志和蝌蚪邱奕醇...

【逆風的10堂課】舞台燈漸亮,照耀角落少年

2020/09/01
成瑋盛(中)創辦「逆風劇團」,旨在讓非行少年透過藝術、公益,在劇團中感受「一群人...

【逆風的10堂課】好事少年回頭,逆風中的開始

2020/08/24

最新文章

2018年逆風劇團年度大戲《青春日記簿I》講述安置機構中青少年的生命故事,改編自...

【逆風的10堂課】聚光燈下,舞台上的蛻變與綻放

2020/09/11
逆風劇團於2015年由三個十八、十九歲的大男孩所創立,成瑋盛、陳韋志和蝌蚪邱奕醇...

【逆風的10堂課】舞台燈漸亮,照耀角落少年

2020/09/01
成瑋盛(中)創辦「逆風劇團」,旨在讓非行少年透過藝術、公益,在劇團中感受「一群人...

【逆風的10堂課】好事少年回頭,逆風中的開始

2020/08/24
遊戲化學習平台PaGamO素養品學堂,攜手18家公益團體提升弱勢學童閱讀素養 圖...

買1捐1!葉丙成攜手兒少團體,共織偏鄉學習網

2020/08/21
「因為所以教育協會」與谷關一所泰雅族小學進行為期一年的「課程重組計畫」。 圖/因...

因為用,所以學!「因為所以協會」:用中學英文

2020/07/31
甫於今年退休的,台大國際企業學系暨研究所前專任教授李吉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從偏鄉起步的教育實驗-李吉仁打造「校長CEO」

2020/07/3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