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符世界趨勢的教育 大學的迷惘從小學開始

成大教授蘇文鈺推廣創新教育,他認為要讓孩子在學習中突破自我,找出自己的極限,他讓孩子利用程式創造許多新奇功能,讓學習變得更有趣。圖/Program The World粉絲團
成大教授蘇文鈺推廣創新教育,他認為要讓孩子在學習中突破自我,找出自己的極限,他讓孩子利用程式創造許多新奇功能,讓學習變得更有趣。圖/Program The World粉絲團
優質教育

感受、想像、實踐、分享,「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Design for Change Challenge,簡稱DFC挑戰)認為,只要掌握這4步驟,每個人都能擁有解決問題的超能力!

DFC台灣更相信,若能活用這4步驟,人人都能化身探索者、冒險者、實踐者、拓荒者、指路人5大超級英雄,而成大教授蘇文鈺,便是教育界中的「冒險者」,他大膽地「想像」程式教育的不同可能,不僅帶給孩子學習一技之長的機會,更盼望偏鄉能因此翻轉,成為讓人安居樂業的樂土。


一般大學教授的日常生活,多半忙於做研究、發表論文,不過成大教授蘇文鈺的「課後活動」很特別,他長年開車往返離台南一小時車程遠的嘉義小漁村,只為了教當地的孩子寫程式。

有感於台灣資訊科技教育的不足,2013年蘇文鈺創辦「Program the World」計畫,帶領研究生走入偏鄉教孩子寫程式,盼望孩子藉此學會一技之長,翻轉貧窮人生。

計畫推行多年後,如今他更希望從程式教育轉為生命教育,讓孩子不只是學會寫程式,學成後更懂得回饋家鄉,替偏鄉創造正向循環。

感受:大學生的迷惘,從小學就開始

曾於美國留學多年,回台後於成功大學任教的蘇文鈺,經歷20多年在教學現場的觀察,他感受到台灣的教育現況,並不太符合世界進步的趨勢。然而龐大的結構性議題,絕非一人之力可以解決,於是蘇文鈺決定從自身的專業背景--資訊科技開始思考,該從何處著手改善教育的問題。

蘇文鈺從身邊的學生開始觀察,「我觀察我大學部跟研究所的學生,大概是教改前後那幾屆,他們比較傾向問封閉式的問題,表示這個問題侷限在一個範圍內,而且是有答案的。他會期待老師把後面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都講清楚了,才開始動手做。」

他發現許多學生習慣被動地等待標準答案,較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往往因此喪失探索不同可能的機會。蘇文鈺回想起自己的童年,「我國小六年級就自己去買烙鐵、電子零件來焊了。」反觀現今的小學生,往往期待師長替自己安排生活中的大小事。「追根究柢,這個迷惘不是從大學才開始,而是從小學就開始迷惘了。」

因此蘇文鈺認為,假如想訓練孩子獨立思考,需從教育的源頭做起。如同DFC挑戰4步驟的第一步「感受」,蘇文鈺依據自身的教學經驗發現問題,並進一步探索背後的原因。

想像:突破既有框架,落腳始料未及的地點

DFC挑戰的第二步,是透過創新與創意思考解決辦法。蘇文鈺認為程式設計是培養邏輯的開始,有了基本的邏輯,才能進一步深度思考,再加上本身的資訊專業背景,從一開始蘇文鈺就決心以推動程式教育為目標。

不過蘇文鈺坦言,一開始對教授程式設計的想像,只侷限在菁英教育,因此原本想從台南一中、台南女中等學校做起。不過由於高中升學壓力大,學校很難開放額外的時間讓學生上程式設計,蘇文鈺的首次嘗試便處處碰壁。

山不轉路轉,「當時跟我一起發起Program the World的兩位研究生,在聊天的時候想到,為什麼不從弱勢的孩子開始?」蘇文鈺十分贊同這個想法,因為學習程式設計不僅能培養邏輯思維,還能培養專業,讓弱勢孩童們未來有機會自行創業,翻轉人生。

因此蘇文鈺突破既有的思維,改變目標對象,從台南市附近的育幼院接洽起,不料,這些育幼院也難以接受讓小孩學程式的點子。「他們覺得這是一個奇怪的想法,『我們的小孩連國語英文都不懂,為什麼可以寫程式?』」在接洽了許多單位、打了無數通電話之後,最終Program the World計畫的落腳處,在嘉義東石鄉一處偏遠小漁村裡的過溝基督教會。

蘇文鈺盼望用程式教育翻轉孩子們的世界。圖/Program The World粉絲團
蘇文鈺盼望用程式教育翻轉孩子們的世界。圖/Program The World粉絲團

實踐:前往偏鄉,陪伴孩子學習程式教育

2014年暑假,蘇文鈺帶著兩位研究生第一次踏入過溝教會,打算教授Scratch程式。這款程式將程式碼化為圖像化的積木,小朋友只需透過拖拉積木就能寫程式,因此是初學者最容易上手的程式設計工具。

蘇文鈺懷著興致勃勃的心,將電腦發給15位過溝學生,沒想到學生彷彿脫韁的野馬,一心一意只想上網玩線上遊戲,甚至和鄰座好友開起同樂會。吵雜混亂的情況,讓從沒管過上課秩序的大學教授十分頭疼,最後課沒上成,只好灰心喪志的返家。

第二次上課,蘇文鈺和研究生努力思考後想出妙招,將學生的座位前後錯開,使他們無法回頭跟後面的同學互動,更把較愛講話的同學兩兩拆開。最後教室的確變「安靜」了,不過孩子們卻只是靜悄悄地打著電動,依然沒有專心聽課。

第三次上課,蘇文鈺決定發動人海戰術,多帶了7位研究生前往,上課時每位學生後面都有一位老師盯著,這次學生終於肯乖乖上課了。之後每星期學生都會調整座位,課堂上不斷上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戲碼,卻也加深了師生之間彼此的了解。

蘇文鈺體會到,孩子學習更重要的是細心陪伴。傳統課堂上一位老師對上數十位學生,難免有學生脫隊、甚至被放棄,最後連學生也自己放棄自己。

為了避免上述情況發生,一整個暑假的課程,師生比始終維持在1:1.5,儘管幾乎耗盡了整個實驗室的人力,但是學生的確慢慢步入軌道。最後蘇文鈺設計的過關考試更是別出心裁,考試期間可以上網、可以看書、可以自由進出考場,只要在規定時間8小時內寫出要求的程式就過關。

原本學生興高采烈地想要翻書找答案,卻發現怎麼找都找不到,蘇文鈺的巧思正是想要告訴學生,並不是凡事都有標準答案,而且解答也不一定只有一種。

通過過關考試後的學生,可以在下一個寒暑假選讀進階課程,例如APP Inventor 或 Arduino課程,繼續往程式設計的路精進。

反思:想使偏鄉變成樂土,需帶動正循環

在成大和過溝之間披星戴月地往返兩年之後,蘇文鈺漸漸發現了新的問題。「我到那地方最大的感想是,政府不管投再多的資源到弱勢地區,它就像無底洞一樣,你沒有辦法救他,你給他釣竿都沒有用,(因為)他釣完魚就離開了。」

蘇文鈺感嘆道,讓孩子學程式設計,就像是給他釣竿,只讓一個人可以豐衣足食,卻沒有辦法解決整個村子的貧窮問題。「我希望偏鄉要變成樂土,」蘇文鈺口中的樂土,是鬼島、鬼村的反義詞,是人人都願意在此安居樂業、回鄉耕耘的土地。

想讓偏鄉成為樂土,蘇文鈺認為,一定要讓「正循環」開始轉動。「我們一直在灌輸(孩子)一個想法,你今天所得到的東西不是理所當然的,這個社會跟父母給你的東西不是理所當然的,那你長大之後願意回來,開始帶你的弟弟妹妹嗎?」


如此的反思,對蘇文鈺自己也帶來很大的改變,「我從一個認為Programmimg is everything的教授,變成Programming只是輔助工具。」蘇文鈺希望,讓程式設計成為配角,主角則是生命教育,讓孩子在玩科技的過程,跟家鄉產生更多的連結。


再加上,當時正巧教育部宣布要將資訊科技納入課綱,程式教育將成為國、高中的必修課,不少老師無所適從。「我也很害怕資訊科技或程式教育又會變成學科,」蘇文鈺面露擔憂的說,「本來我們希望訓練很多小孩會寫程式,把台灣變成一個科技大國,最後卻變成可能沒有小孩想要來寫程式了,(因為)你把他的胃口在國小國中都破壞掉了。」

種種因素相加之下,蘇文鈺決定使Program the World計畫的方向大轉彎。從2016年開始,Program the World不再強調程式設計本身,而是強調程式能夠幫助學生完成的事;此外,Program the World的主要目標對象,也改成培訓老師,協助老師開發程式設計教材,「我們希望幫老師變強。」透過培訓各地的師資,讓蘇文鈺理想中的程式與生命教育得以遍地開花。

蘇文鈺盼望讓孩子在玩科技的過程,跟家鄉產生更多的連結。圖/Program The World粉絲團
蘇文鈺盼望讓孩子在玩科技的過程,跟家鄉產生更多的連結。圖/Program The World粉絲團

分享:成為搭舞台的人,不斷擴散影響力

從2016年改變目標至今,Program the World已跨出嘉義的小漁村,足跡遍布全台,在南投、彰化、雲林、嘉義、台南、高雄、台東、花蓮等地區都有夥伴學校,共計20多間。

蘇文鈺自豪地分享道,每個地區的學校都會形成自己的地方特色,端看當地老師對哪個主題有興趣,例如彰化一所生態豐富、有著優美老樹的古老小校,就將「生態」與「樹屋」訂為教育主題。

眾多計畫中,目前發展最為完整的是南投的「看見家鄉」計畫和彰化的「老屋」計畫。看見家鄉計畫讓學生親自操作空拍機,從空中的角度去看見家鄉的各種樣貌,接著學生需要操作各式各樣的剪接軟體,將影像內容製作成一部紀錄片。

老屋計畫則是結合了木工、3D列印、雷射切割、程式設計等知識,課程完成後,學生能更加了解家鄉內那些很有可能被拆除、或已經拆除的老屋構造,進而產生保護文化資產的意識。

不過並非每一個計畫都發展得順風順水,蘇文鈺表示,Program the World無時無刻不在冒險,曾經發想的8個、10個可能的專案,最後就只有一、兩個會存活下來。


「你接不接受那80%到90%的失敗?如果你接受,就努力去做,」自嘲是極端理想主義份子的蘇文鈺表示,「我們總是會覺得,那1%的可能性永遠都是最美好的。」


這樣抱持大膽、開放精神的「冒險者」特質,使蘇文鈺欣然接受失敗的可能性,即使未來某一天組織消失了仍會勇於面對。


「Program the World這個組織,我覺得早晚是要消失的,但是老師這個職業不會消失,」蘇文鈺表示,「我希望Program the World是一個搭舞台的人,讓我們輔導過的老師站上舞台,去影響他的周圍。」


長年修習佛法的蘇文鈺感性的表示:「就像無盡燈的法門,你是一盞燈,一盞燈點亮10盞燈,10盞燈就可以點亮100盞燈。」


核稿編輯:金靖恩

●本文獲社企流授權刊登,原文標題〈專訪蘇文鈺:想讓偏鄉變成樂土,從看見自己的家鄉開始--Program the World計畫,讓程式與生命教育並行

●了解更多社會創新請上社企流


延伸閱讀

>> 專訪葉丙成:讓學生有動力學習,是身為老師一輩子的追求

>> 「解決這一代貧窮靠救濟,解決下一代貧窮則要靠教育」看偏鄉教育如何翻轉貧窮人生

>> 偏鄉科技教育,不是有電腦設備就夠了——印度Zaya Learning Labs用雲端裝置,讓師生與全球教育資源接上線


揮別大政府時代,迎接大社會到來,我們都是驅動台灣進步的力量,點下圖訂閱我們

• 我要投稿:http://bit.ly/2wyDWmk

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author/photo/2211.jpg

社企流

社企流透過內容策展(線上網站)、教育訓練(實體活動)、人才培育(iLab育成計畫)等三大服務線整合個人消費者與企業CSR資源。創造核心競爭力與獲利,成為健全社會企業支持系統的領頭羊。 <br> 秉持「用創新思維與創業精神改善社會問題」,連結社會創新與社會企業,健全台灣社會企業支持系統和發展環境。

作者文章

氣候焦慮怎麼辦?走一趟氣候咖啡館 發現自己不孤單

氣候焦慮怎麼辦?走一趟氣候咖啡館 發現自己不孤單

「你想吃什麼,我才種!」 波多黎各解決食物浪費有新解

「你想吃什麼,我才種!」 波多黎各解決食物浪費有新解

不怕哀傷憂鬱說出口!台灣女孩創「小鬱亂入」 憂鬱症變可愛

不怕哀傷憂鬱說出口!台灣女孩創「小鬱亂入」 憂鬱症變可愛

你回收丟對了嗎?「AI垃圾桶」做第一關守門員

你回收丟對了嗎?「AI垃圾桶」做第一關守門員

最新文章

孩子被霸凌陷入自責、憂鬱怎麼辦?大人做好3件事有助改善情緒

孩子被霸凌陷入自責、憂鬱怎麼辦?大人做好3件事有助改善情緒

有意思的周末狂歡派對! 第一屆《永續好日子》體驗永續101種玩法 喚醒你的永續魂

有意思的周末狂歡派對! 第一屆《永續好日子》體驗永續101種玩法 喚醒你的永續魂

2024《永續好日子》算你一份子!當永續走入當代日常 從小習慣開始改變

2024《永續好日子》算你一份子!當永續走入當代日常 從小習慣開始改變

農廢葡萄藤變車殼 大葉大學環保發明獲獎

農廢葡萄藤變車殼 大葉大學環保發明獲獎

搶救三腳狗!雲林12名國中生展開搶救 減少獸鋏護動物

搶救三腳狗!雲林12名國中生展開搶救 減少獸鋏護動物

不捨「癌」從口入-台大博士轉行青農 推動食安教育獲獎

不捨「癌」從口入-台大博士轉行青農 推動食安教育獲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