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教、打罵也能防制校園霸凌 福安國中校長施俞旭撕「流氓學校」標籤

福安國中校長施俞旭透過各式活動,一步步帶領學生們打造友善校園、遠離霸凌。 圖/張皓婷攝影
福安國中校長施俞旭透過各式活動,一步步帶領學生們打造友善校園、遠離霸凌。 圖/張皓婷攝影

校園霸凌總讓許多老師深感頭痛,如何導正學生行為與價值觀、拿捏管教界線,讓孩子信服,是教育者的一大課題。但站在校園霸凌的第一現場,除了處罰犯錯的學生,老師們還能做些什麼,提前預防憾事發生?二度回到台北市福安國中擔任校長的施俞旭用行動給出解答。

2009年,施俞旭第一次走進過去被媒體貼上「流氓學校」標籤的福安國中,一待就是8年,成為第一個待滿兩任任期的校長,2023年更主動申請轉任,再度回到福安國中服務。待在這所學校的日子邁入第9年,讓他黏在這裡離不開的原因很簡單,施俞旭說「這裡的人很尊重老師。」

施俞旭春風化雨35年,充談起教育眼裡仍然有光,重回熟悉的校園,免去適應新環境的磨合期,無論是見到老同事,或巡堂時看見學生上課的神情,都讓他直呼「我每天都很歡喜」。

下課鐘聲響起,學生魚貫前往下節課堂的教室,路過的每個人都隔著校長室的門窗,主動和施俞旭打招呼,家長們更是每週與校長、主任進行親師交流,校園腹地不大,卻充滿溫度與歸屬感。

施俞旭與學校主任每個禮拜固定和家長會成員餐敘,為親師之間建立良善的溝通管道。 圖/施俞旭提供
施俞旭與學校主任每個禮拜固定和家長會成員餐敘,為親師之間建立良善的溝通管道。 圖/施俞旭提供

7成學生來自弱勢家庭、資源匱乏 打架、逃學成常態

施俞旭剛到福安國中的第一年,情況並非如此美好。福安國中位於社子島,是當地唯一一所國中,學生人數僅一、兩百人,施俞旭多年前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校內近5成學生是低收入戶,單親與隔代教養的弱勢家庭更是超過7成。

除了家庭問題,由基隆河與淡水河沖積而成的社子島,過往因防洪計畫,政府下令禁建、限建至今超過50年,缺乏社會資源進駐、人口外流,社區發展彷彿被按下時空停止鍵。

家庭功能不彰、獨特的社會結構壟罩,缺少管教與資源的學生們找不到喜愛學校的理由,學習成就低落,不愛讀書也不愛玩,當中卻不乏參加陣頭、混幫派的孩子,三不五時就有學生逃學,或在社子島尾端的島頭公園打架。不僅家長擔心送孩子來上學會被霸凌,就連社區居民都對這所學校缺乏認同感,見到甫上任的施俞旭,紛紛勸他早點離開。

但這不是施俞旭第一次在弱勢家庭居多的學校服務,也不是第一次面對問題學生,他深知在福安國中可以實踐心中堅持的教育理念,幫助更多有需要的孩子,因此毅然決然婉拒其他學校的邀約,選擇進入福安國中服務。

學生脫序的行為曾讓當地人對福安國中卻乏認同,但施俞旭堅持讓孩子們願意重返校園。 圖/張皓婷攝影
學生脫序的行為曾讓當地人對福安國中卻乏認同,但施俞旭堅持讓孩子們願意重返校園。 圖/張皓婷攝影

成為「雞婆老師」吃力不討好 他仍相信教育能扭轉霸凌

他回憶,自己當時相當不服氣,心想就算只有一個孩子,也要把他帶回校園、回歸正軌,為孩子贏一個好的未來,「培養孩子的生命韌性,不就是我們當老師要做的嗎?」而看見學生在島頭公園打架,也是施俞旭想方設法解決校內霸凌問題的開端。

施俞旭曾擔任防制校園霸凌安全學校諮詢輔導團委員,當上校長前還曾在其他學校擔任多年生教組長和訓導主任、參與《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訂定。身為第一線的教育人員,他坦言,面對校園霸凌,除了網路與關係霸凌彷彿「隱形殺手」,老師難以察覺,另一個困境則是越來越多老師在管教過程中,被學生和家長提告,導致許多人不敢當「雞婆老師」,形成惡行循環。

而在處理校園霸凌問題的過程中,施俞旭也發現許多孩子犯錯的原因多半來自家庭環境影響或交友不慎,「當青少年沒有目標的時候,這是社會的問題,但教育可以改變這件事情。」

給孩子更大的舞台展露長才 多一點和諧就少一點霸凌

學生愛參加陣頭打鼓,家長會長就自掏腰包為學校添購大鼓,讓孩子留在學校練習,後來更成立校內社團「藝陣風雲社」,學習舞獅、打鼓,提供孩子表演舞台,首次參加校外打擊樂比賽更獲得第一名的佳績。

放大學生優點,讓他們獲得足夠的光榮感、喜歡學校後,施俞旭也更有底氣與家長溝通,因為家長看見孩子的好,就願意給孩子更多支持,他認為「營造學校和諧的氛圍,霸凌事件就會慢慢減少。」

福安國中「藝陣風雲社」提供學生表演和建立自信的空間,現在更經常獲邀在公開場合演出。 圖/施俞旭提供
福安國中「藝陣風雲社」提供學生表演和建立自信的空間,現在更經常獲邀在公開場合演出。 圖/施俞旭提供

施俞旭分享,過去曾有一位經常欺負同學的學生,被老師發掘數理天份後,帶領他發揮長才,並透過童軍課教導他互助合作,「我永遠記得畢業典禮頒市長獎那天,他拉著隔壁特教班的同學一起上台領獎,我眼淚快掉下來,以前讓老師很擔憂、會衝撞的孩子,變得這麼懂事,現在他已經準備要當醫生了。」

校園公投、鍛鍊體能也能防霸凌?成效讓校長也意外

而談到校園霸凌防制,施俞旭相信,「很多偏差行為都是從一點點開始」,如同罵髒話也可能成為霸凌的開端。不同於多數師長在朝會上長篇大論訓話,施俞旭喜歡透過活動建立孩子的價值觀,因此為了解決學生頻爆粗口的問題,他在朝會上舉辦公投活動,針對看見同儕在公眾場合罵髒話,讓孩子們匿名寫下想法,最後有八成學生不認同罵髒話的行為。

他藉此引導孩子,「罵髒話的時候,身邊10個人有8個人不喜歡這個行為,只是他們沒有說出口而已」。公投結束後,不到一周時間,施俞旭發現校園裡罵髒話的情況大幅縮減,「效果出乎我意料。」

施俞旭認為,偏差行為、霸凌都是從微小的事情開始累積。 圖/張皓婷攝影
施俞旭認為,偏差行為、霸凌都是從微小的事情開始累積。 圖/張皓婷攝影

眼前的豬肉不是豬肉?防制霸凌從品格、生活教育做起

施俞旭指出,各界談論校園霸凌防制、建立友善校園的時候,經常提到品格教育,但比起規則的功能性,更應該關注品格教育如何落實在孩子的生活中。分享的過程中,施俞旭一邊搬出一樣又一樣道具,不規則的木塊、外觀像生豬肉的石頭,還有造型酷似外星人的檸檬榨汁機。

他拿起長得像豬肉的石頭說,某天朝會他將石頭裝進透明塑膠袋,偽裝成豬肉,與多樣物品擺在學生眼前,進行記憶力活動,讓學生在紙上寫下剛剛看見了哪些東西,結果每個人都寫了「豬肉」,最後施俞旭才揭曉袋中裝的其實是塊石頭,藉此向學生傳遞事情不能只看表面的道理,提升學生的品格與思辨能力。

施俞旭擅長從生活中的小事引導學生進行思辨。 圖/張皓婷攝影
施俞旭擅長從生活中的小事引導學生進行思辨。 圖/張皓婷攝影

透過一次次的團體活動和引導,施俞旭成功扭轉校園風氣,在福安國中服務的第三年,獲頒「品格教育推手學校」,2013年更獲表揚「輔導中輟學生有功」。

施俞旭15年前教育的第一批學生,如今已成為社會中堅,知道他回任,紛紛返校拜訪學生時代最關心他們的校長。施俞旭感動之餘,也笑說接下來會留在福安國中直到退休,繼續為社子島的孩子們引進更多社會資源,帶領他們找到未來目標。


「一個人為社會付出很辛苦,但一群人就不會寂寞。」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成為倡議家!

追蹤【倡議+】粉絲團:FacebookInstagram

收聽【倡議家電台】Podcast:在Apple Podcast收聽、在Spotify收聽、在KKBOX收聽、在Google Podcast收聽,或搜尋「倡議家電台」。

作者文章

國內碳交易平台10月上路 換燈具、造林的碳權都能賣?

國內碳交易平台10月上路 換燈具、造林的碳權都能賣?

【專欄投稿】為何「社會住宅」的永續與社會使命 吸引企業做房地產影響力投資?

【專欄投稿】為何「社會住宅」的永續與社會使命 吸引企業做房地產影響力投資?

全球熱翻!科學研究:「冷屋頂」可為建築周邊降溫2度

全球熱翻!科學研究:「冷屋頂」可為建築周邊降溫2度

靈芝菌絲體也能蓋房子!NASA研發月球火星環保建材

靈芝菌絲體也能蓋房子!NASA研發月球火星環保建材

最新文章

碳費開徵會綠色通膨、碳洩漏嗎?中經院劉哲良:先上路再滾動修正

碳費開徵會綠色通膨、碳洩漏嗎?中經院劉哲良:先上路再滾動修正

為城市留下水與綠地 經典工程創辦人劉柏宏以自然為本打造城市韌性

為城市留下水與綠地 經典工程創辦人劉柏宏以自然為本打造城市韌性

不數人頭的地方發展學 小鎮智能靠區塊鍊把脈痛點

不數人頭的地方發展學 小鎮智能靠區塊鍊把脈痛點

躲不過都市熱島效應?台大教授石婉瑜:善用城市自然條件降溫

躲不過都市熱島效應?台大教授石婉瑜:善用城市自然條件降溫

為何築起高堤仍淹水?北大教授廖桂賢:城市韌性不是控制而是共存

為何築起高堤仍淹水?北大教授廖桂賢:城市韌性不是控制而是共存

台達、海科館建零碳「珊瑚諾亞方舟」 拼3年復育1萬株、培育耐熱品種

台達、海科館建零碳「珊瑚諾亞方舟」 拼3年復育1萬株、培育耐熱品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