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鐵血宰相俾斯麥,用1顆馬鈴薯丈量大學的社會責任

2020/07/16 汪浩(倡議專欄)

從柏林布蘭登堡門往東,一夥人走進菩提樹下大道(Unter den Linden)的德意志恢弘時光裡,領隊匆匆停下:「右手邊的普魯士王宮,1870年俾斯麥用鐵與血征服世界!」

他建立守時、誠信、紀律、勤奮與嚴謹的「德意志美德」(Deutsche Tugenden),不忘吩咐廚房裡不識字的農婦:「記得,我早餐盤上的每顆馬鈴薯,都要切成正立方體!」然而,對街柏林大學當年被教授當掉的年輕俾斯麥上補救教學的那排教室,領隊視而不見,卻是歷史轉折處!

圖為德國柏知名景點「布蘭登堡門」。 圖/pixabay
圖為德國柏知名景點「布蘭登堡門」。 圖/pixabay

被稱為「鐵血宰相」的奧托·愛德華·利奧波德·馮·俾斯麥。 圖/摘自維基百科
被稱為「鐵血宰相」的奧托·愛德華·利奧波德·馮·俾斯麥。 圖/摘自維基百科

大學精神 把真實世界帶進教室

這排教室裡,馬克思把世界從右邊翻到左邊,愛因斯坦把宇宙從絕對彎成相對,格林兄弟把想像從真實擬成虛幻。柏大創辦人威廉洪堡德認為:教學應建立在研究的基礎上,把教材從真實世界帶進教室,改變學生,樹立了當代大學制度:「消弭人的無知,才是改變歷史的力量!」研究證實馬鈴薯兼具營養與氣候韌性,受到弟弟亞歷山大洪堡德的推崇而輾轉到了俾斯麥的餐桌上:「這小房間裡的美味,不正是人們浪跡世界的縮影!」

亞歷山大在秘魯與馬鈴薯遭遇,預示了30年後「征服者」俾斯麥被當掉的理由。在凱爾曼(Daniel Kehlmann)的名著《丈量世界》(同名電影) (Measuring the World)裡,亞歷山大與數學家高斯,用「愛與思維」探索未知世界!當年大航海時代(Age of Sail)沿襲凱薩大帝「I see, I come, I conquer!」的掠奪文化,卻與這位「地球物理學之父」與「第一環境主義者」的價值觀格格不入!

掠奪而來的馬鈴薯 解決了食物問題

「征服與掠奪不會有和平!」亞歷山大徒步穿越南美洲雨林,親眼目睹人類對自然生態系統和氣候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體會到自然與社會命運共同體的關係:「生命相互聯繫,人類的能力卻摧毀了他」。「然而,那個當下,他也意識到,人們雖企盼和平,想好好吃頓飯、睡個覺,希望別人對他好,卻不願認真思考!」

當時西班牙無敵艦隊在全球大肆掠奪,利益薰心,無暇思考!他的宿仇— 英國傳奇「海盜科學家」丹皮爾(William Dampier)專搶西班牙商船,為英國帶回了菸草,辣椒,以及一萬年前源於秘魯的馬鈴薯,這啟發了亞歷山大親自到南美洲進行研究,也給了達爾文機會,追隨這群知識海盜,探索生物演化的生態多樣與共生關係。

進入英倫三島的馬鈴薯,的確解決了營養與食物問題,征服掠奪的文化卻扭曲了哥哥威廉的大學理念。1841年,三分之二愛爾蘭人依賴土地為生。為了維持生計,不得不為地主工作,以換取為自己的家庭種植足夠糧食所需的土地。資本主義制度迫使農民放棄生態多樣性,大規模種植單一作物,馬鈴薯的韌性,加上各種反自然的農藥與基改技術,成了資本主義的符碼。

全球爭奪也促使政商連結,地主依靠國家機器,讓圈地合法化。農民無力負擔圈地費用,失去公有地使用權或被迫出賣土地以致生計無著:「食物和飲料只剩馬鈴薯和水,寒冬裡的木屋,床或毯子已是奢侈品,豬和牠的糞則是唯一財富」地主濫權,佃農活在恐懼中,影響深遠。直到我的老房東過世前,都還會用「馬鈴薯人」(Kartoffel Leute)調侃出身戰後貧窮家庭的房東太太。

進入英倫三島的馬鈴薯,解決了營養與食物問題,成為大規模種植的單一作物。 圖/pi...
進入英倫三島的馬鈴薯,解決了營養與食物問題,成為大規模種植的單一作物。 圖/pixabay

有溫度的在地行動

1971年聯合國與世界銀行在秘魯聯手,成立國際馬鈴薯中心(CIP),致力馬鈴薯,...
1971年聯合國與世界銀行在秘魯聯手,成立國際馬鈴薯中心(CIP),致力馬鈴薯,蕃藷的研究開發。 圖/pixabay

1848年,馬鈴薯瘟疫導致大饑荒,不公不義的社會,農民革命剛好而已。終於,1971年聯合國與世界銀行在秘魯聯手,成立國際馬鈴薯中心(CIP),致力馬鈴薯,蕃藷的研究開發,提高塊根莖作物免疫力,促進其氣候適應力,以科學創新,讓人們負擔得起營養食品,並推動全球公平貿易,可持續商業和包容性就業。

然而,洪堡德兄弟的大學精神更強調有溫度的在地行動研究,以利害關係人溝通和生態獨特性為主軸,推動跨學科的在地整合,不斷的天災只是人禍的結果:「在當今資訊時代中,人們忽視真相且追求片段膚淺的事實,無知依舊是導致自然與社會斷裂的主因。」2017年洪堡德研究獎得主Johan Bouma說。

我們依然處於未啟蒙的無知航道上,大學不應再自縛於升等計點或產業代工!而是要站在價值至高點,以創新實踐引導議題。十年前我瘋狂的購買一張三天歐洲來回機票,為了到柏林大學親炙Elkington演講多元永續的全球策略。進入柏大行政大樓,迎面而來的是馬克思的警語:「哲學家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詮釋世界,卻決定於— 改變『她』!」

從地瓜田中長出的大學社會責任

研究證明,地瓜比馬鈴薯有更高的價值。3年前,在學校支持下,我開始帶學生向小農學習,以友善農法種地瓜。第一年地瓜滯銷,堆在研究室裡發出臭味,好久不敢開門,深怕學校不再支持我。第二年學生把地瓜包好,一間一間去敲研究室的門。第三年學生用google表單銷售。第四年—上週,他們已能策展校園市集—「逢甲共善嘉年華」,結合Impact Hub Taipei 的SDG倡議,鼓勵師生、校友一起用負責任的消費,支持生態平衡與社會正義。

他們稱自己「地瓜海盜幫」,回到洪堡德的大學初衷,將負責任的生產與消費、生態多樣性與健康人權融入教學與研究,透過AI/AR,區塊練技術,建立在地信任關係。我深信,只要學生能辨識永續價值,學習動機會帶領他們高飛:「一場市集,不只是一樁買賣,而是以研究為基礎,大學與夥伴共築的教學場域。」我必須誠實告訴他們,時間不多了!丈量世界 —不變的是愛與思維,變的是—學習臣服而非征服自然,為了我們的孩子和共同的未來。

任教於逢甲大學的汪浩老師,帶領學生向小農學習。  圖/吳欣穎攝影
任教於逢甲大學的汪浩老師,帶領學生向小農學習。 圖/吳欣穎攝影

今年暑假,眉溪部落的綠生農場裡,地瓜海盜幫的孩子開始研究將農業廢棄物轉為再生能源,蹲點田間研究如何取得國際驗證,思考建立O2O友善市集,佈置sensor教回流青年運用科技,開發App帶小學生認識自己的部落,招募網紅現場直播,連結主婦聯盟與儲蓄互助協會,學習用合作社經營,並撰寫社會影響力報告,進行社會溝通,一群研究生正在規畫以生態廚房為核心的部落小旅行。

沒錯,他們的未來只能自己領隊,只是,這一次 – 必須學會思考:為什麼俾斯麥會被教授當掉 – 或許餐桌上的那顆馬鈴薯不該切成正立方體?

(特別感謝:教育部USR計畫支持,逢甲大學的包容性教育,以及聯合報倡議家將這個專欄空間讓給我這長期被德國龜毛束縛的人。文章要獻給那些年陪我瘋狂探索的畢業生,以及即將進來冒險的大一新鮮「地瓜海盜」們!)

延伸閱讀

>>從倡議家到實踐家 汪浩為地球注入永續DNA

>>如何衡量社會影響力?逢甲大學教授汪浩:別只靠數字!

>>倡議編輯室X總編汪浩|當我們搞砸地球!3本「解方」


「一個人為社會付出很辛苦,但一群人就不會寂寞。」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成為倡議家:

立即加入【倡議+】社團:http://bit.ly/2JtBxB6

汪浩

汪浩,噬書成癡。那年,世紀災難的衝擊,肚裡的知識狂躁不安,就這麼一路成了邊緣團體的偏方,學生眼中的斜槓。生命過往的歐洲領悟,注定現在的家鄉行動。未來解方 — 只能不停的學習辨識:哪些只是止痛的嗎啡?哪些才是翻身的力量?虧欠老媽、老婆、老友和老闆,嘗試社會實踐,是永遠的救贖!

作者文章

韋正就像旅遊網站上所描述的布吉納小夥子,喜歡騎著摩托車閒逛。 圖/韋正提供

斷交後,他不走|布吉納法索王子留台為家鄉找農法

2020/08/17
被稱為「鐵血宰相」的奧托·愛德華·利奧波德·馮·俾斯麥。 圖/摘自維基百科

鐵血宰相俾斯麥,用1顆馬鈴薯丈量大學的社會責任

2020/07/16

最新文章

第三屆亞太社企高峰會,為串連政府、民間創新連結,攜手合作解決社會問題,一連展開五...

企業出發、媒體聚焦-「社創解決力」為環境找永續

2020/09/24
眾所周知,通常在ESG投資組合中考量環境因素,很少涵括化石燃料相關產業。 圖/p...

因COVID-19,看見「為何ESG投資可賺更多錢?」

2020/09/24
2020 亞太社創高峰會重量級貴賓出席晚宴。 圖/Impact Hub Taip...

全球第17個-桃園市發布「SDGs自願檢視報告」

2020/09/24

【倡議圈活動】台灣創新科技博覽會-網購循環包裝

2020/09/23
作為「總統盃黑客松」五個優選單位中唯一的民間非營利組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綠...

總統盃黑客松5強-「透明足跡」揪出農地工廠汙染

2020/09/22
亞洲最大規模社創論壇-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9_21正式開幕! 圖/Impact H...

「亞太社創高峰會」線上開跑!唐鳳:每天打10個

2020/09/2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