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寶藝術學堂-陪泛自閉症孩創作、過好每天的日常

圖/多寶藝術學堂提供
圖/多寶藝術學堂提供

許多電影劇作中,「自閉症」總伴隨著某種過人天賦──2022 年 Netflix 熱播影集《非常律師禹英禑》,主角是一位熟記每項法條的天才自閉症律師;美國電影《雨人》中的雷蒙,擁有超強的記憶與計算能力;韓國電影《那才是我的世界》則有無師自通的鋼琴天才⋯⋯,不過,現實中真的是這樣嗎?
曾拍攝《一閃一閃亮晶晶》、《地球迷航》兩部泛自閉症題材紀錄片的林正盛導演,以及從事自閉兒藝術教育工作的韓淑華老師,期待透過《多寶藝術學堂營運計畫》,拉近社會大眾與泛自閉症者的距離,讓大家更認識這群獨特美麗的生命。

位於關渡捷運站附近,步行大約2分鐘的距離,由林正盛與韓淑華共同成立,為泛自閉症青年打造的「多寶藝術學堂」,隱身於一條不起眼的小巷弄裡。這幢看似平凡樸實的老房子,已經培育超過200名泛自閉症孩子,在創作與生活中自在發光。

訪談那日天空灰濛,眼前半開的門內流瀉暖光,隱約可見倒V型的展示架,擺有明信片、杯墊、帆布袋等文創商品。旁邊外牆上裝設方形燈箱,黑底背景亮著冰藍色字樣──「多寶學堂」。順著黑狗「韓寶寶」的叫聲,韓淑華從門後走了出來。

美術系出身,因緣踏上自閉兒教育之路

多寶藝術學堂成立於2016年,可韓淑華與學堂孩子們的緣分,最早得回溯到20多年前。

因著報紙上的一則徵才廣告,大學美術系畢業的韓淑華,自1997年起在台北縣自閉症潛能發展中心,擔任自閉兒的美術老師。一路走來,她驚豔於泛自閉症者直接純粹、充滿生命力的創作風格;同時也看見他們因天生不擅表達、難以理解社會互動的規則,被貼上「怪異」、「沒禮貌」等負面標籤,成長過程中四處碰壁。

「後來孩子們都大了,有的還念到大學。可是下一步呢?這群喜歡畫畫的孩子,未來該怎麼辦?」思考許久,韓淑華決定為幾個從小看到大的泛自閉症孩子,打造一個專門的創作空間,讓他們有地方繼續畫畫。「正好當時我的學弟妹要搬離這裡。我和導演想著,這裡離捷運站很近,路線簡單,孩子自己也能走得到,便決定租了下來。」

一邊說著,韓淑華邊帶著我們走向隔壁屋子,推開紗門走了進去。先前就不斷留意門口的樹緯率先迎了上來,趴在桌上休息的宏洋抬起頭;有著開朗笑容的怡初、神情靦腆的柏均與我們打招呼,于瑄則有些害羞地探出頭來⋯⋯

左起為多寶學員吳宏洋、駱怡初、吳柏均、莊博為。 圖/多寶藝術學堂提供
左起為多寶學員吳宏洋、駱怡初、吳柏均、莊博為。 圖/多寶藝術學堂提供

創作,開啟孩子與世界的對話窗

走過孩子們的座位,韓淑華細細介紹每位學員的創作──希望凡事「簡單就好」的樹緯,用獨特筆法詮釋大自然之美;怡初的畫是有聲音的,自然萬物在她筆下都被擬人化呈現;崇拜藝術家達文西的柏均,則以色鉛筆細膩描繪,寫實重現20歲那年,在法國巴黎看見的外國人。

每一個泛自閉症者的個性與特質不同,有些人好奇,韓淑華是如何與這群專注活在自己世界的孩子溝通,引導他們進行創作?「韓老師在帶這些孩子,有個最大的優點──她從不急著告訴孩子: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應該怎麼畫?」林正盛說。即便決定好主題,藝術創作仍是自然隨心;泛自閉症者不擅與人交流,可他們對外在世界的認識,以及內在的想法情感,可以透過藝術媒介來表達。

「就算是同樣畫一棵大鐵杉,大家的呈現方式也各不相同。」韓淑華分享,泛自閉症孩子各有其特質喜好,那是她引導創作時最重視的事。「他們看出去的世界相對狹窄,也常有自己堅持的固著行為。但如果能把那個行為,變成創作的一部分,那會是很有力量的。」

想到小時候痛苦的學習經驗,林正盛感慨表示,其實一般孩子也該這樣帶。「很多時候,你會覺得老師是我們的一道牆,我們要推倒那道牆,才能找到自由。」可教育怎會是如此?學習或許本身就伴隨一點限制,卻不是要讓人反抗扭曲。「讓孩子做喜歡的事,必要時候給一點壓力,幫助他們去學習、長出自己的模樣,這才是多寶藝術學堂想做到的事。」

上半兩張為多寶 1、多寶 2,下半部為多寶 3 之內部環境。 圖/多寶藝術學堂提供(右上)、郁子攝影
上半兩張為多寶 1、多寶 2,下半部為多寶 3 之內部環境。 圖/多寶藝術學堂提供(右上)、郁子攝影

回應生活創作需求,兩度擴展新空間

2016年初成立,多寶藝術學堂只有小小的20坪空間。後來為了給學員們更安穩獨立的創作環境,加上持續有家長希望將泛自閉症孩子送來上繪畫課;團隊在眾人協助下,陸續於2018、2020年擴展了另外兩個營運空間。

「最一開始5個孩子是面對牆壁,大家就坐在各自的桌子前畫畫。」回想起過往情景,韓淑華笑嘆,當時想辦個小活動,都要動桌搬椅地移空間。重點是,不只泛自閉症孩子在此創作,團隊成員也會在此辦公開會、接待外部訪客,聲音上難免相互干擾。

「泛自閉者面臨的困難,還有家長的擔憂情緒,這些事情聽多了,其實會引起孩子不必要的擔心,混淆他們很單純的心靈。」韓淑華頓了頓,「我還是希望他們單純做自己就好。」

空間擴建之後,原先的20坪小屋被稱為「多寶1」,除了對外展示泛自閉症孩子設計的文創商品,也是團隊成員主要的行政辦公區。位於對街二樓的「多寶2」,是一個小而美的展覽與活動空間;孩子們若有單獨會談的需求,這裡也有個小隔間可使用。至於「多寶3」,目前則是多寶學員們主要的創作空間。

每天早晨,柏均會先為大夥兒打開多寶3的鐵門,再到多寶2抱抱學堂裡的兩隻貓咪,幫忙清理貓砂、替花草澆水。怡初充滿元氣地和大家說早安,與宏洋分工掃拖地;樹緯將資源回收分門別類,博為則用撢子拂去環境灰塵。完成各自負責的整潔工作,大家就回到座位上開始創作。

多寶學員們練習沖咖啡、組家具、到院子裡幫忙採香蕉。 圖/多寶藝術學堂提供
多寶學員們練習沖咖啡、組家具、到院子裡幫忙採香蕉。 圖/多寶藝術學堂提供

多一點練習,生活中也有小小成就感

「來多寶畫圖對孩子而言是開心的,那是他們熟悉的日常工作。相較之下,他們在生活上累積的成就感卻非常薄弱。」韓淑華舉例,比如澆花、掃地、洗杯子⋯⋯這類看似基本簡單的工作,泛自閉症者都需要長時間學習,慢慢累積經驗。因此,多寶藝術學堂開始教孩子們如何做家事,逐步建構生活能力。

「其實這樣也比較得人疼啦。」林正盛感嘆。想起以前,柏均總是吃飽飯就把碗放在桌上,人就離開去做自己的事。後來發現他不會洗碗,林正盛便花了一個多禮拜教學示範。在多寶,孩子們嘗試自己沖咖啡、幫忙澆花、一起組裝家具、採摘院子裡的香蕉⋯⋯,從生活中的大小事親自動手、培力訓練。

「一件很簡單的小事,他們可能都要學習很多次。對父母而言,有時候其實自己做更快。問題是沒有人教,他們就不會照顧自己,那身邊的人壓力也會很沉重。」林正盛說。

多寶學員于瑄的媽媽補充,泛自閉症者不擅「能力類化」,同樣的事情可能在家會做,出去外面卻不見得也會去做。「也有可能是一開始他們把自己當客人啦!」她頓了頓,「當孩子把多寶當成自己家,他就會知道自己應該要幫忙。我覺得這是他們很大的優點,養成習慣後,該做的事都會固定去做。

多寶藝術學堂每年帶孩子出遊寫生旅行。 圖/多寶藝術學堂提供
多寶藝術學堂每年帶孩子出遊寫生旅行。 圖/多寶藝術學堂提供

世界如此美麗:我來,我見,我畫下

細心打掃後獲得滿足成就感,趁著倒垃圾時享受獨處時光;從生活家事乃至瑜伽、烹飪、沖煮咖啡等多元課程,多寶藝術學堂不僅想給泛自閉症青年安穩創作、生活學習的空間,更想帶這群孩子「走出去」。

每年七月第一個禮拜,多寶孩子們會迎來他們最期待的活動——「寫生旅行」。2022年,大夥兒一塊到嘉義阿里山看雲海,走進森林裡擁抱神木,欣賞達娜伊谷湛藍溪流之美;再往前還曾走訪蘭嶼、馬祖、澎湖等地,到苗栗看油桐花、旅宿花東收藏太魯閣的壯闊山景⋯⋯

「出去玩一個禮拜,其實沒有大家想像中輕鬆。每天早出晚歸,還要揹著重重的畫架跟畫具。」話鋒一轉,于瑄媽媽神色溫柔,「可是于瑄每年都很期待。她很喜歡跟大家一起,就像畢業旅行一樣。今年她也一直在問韓老師,想知道寫生旅行會去哪。」

所謂旅行,並非過眼即忘地走馬看花。旅途中新奇的所見所聞,透過寫生,將看進眼裡的景色印在心底,拿起畫筆勾勒描繪;或寫實或抽象,這群「目中無人也無景」的孩子,都會對走過之處留下印象。「羅馬凱撒大帝曾說過一句話:『我來,我見,我征服』;我們不是征服,是透過畫畫把風景收藏起來。」林正盛說。

不只寫生旅行,包含後來推出的《關渡地圖計畫》《獨立咖啡店探訪計畫》,都是想透過外在環境的轉換刺激,輕輕推動孩子向外走去──山川海洋、城市街景,每一次心有所感,眼前所見便有了抽象的心境感受,都是生命底蘊的持續累積。

多寶藝術學堂共同創辦人林正盛、韓淑華。 圖/郁子攝影
多寶藝術學堂共同創辦人林正盛、韓淑華。 圖/郁子攝影

永遠的學校,不是要孩子遠離社會

透過繪畫、音樂、舞蹈、文學等藝術媒介,多寶藝術學堂持續引導泛自閉症孩子發揮潛能,透過創作表達心中所想。其中有5位學員,目前已發展為多寶的「專職藝術家」,以他們喜歡且擅長的藝術創作,踏出自立生活的第一步──作為孩子們「永遠的學校」,團隊並非是想將孩子納入羽翼、嚴實保護。反之,他們更想成為孩子與社會之間的橋樑。

林正盛舉例,每回多寶到外面辦畫展,韓淑華都會邀請孩子們上台,透過問答的方式,讓他們介紹自己的畫。「樹緯爸爸不只一次跟我講:『樹緯就不會說,不要讓他說』。他總覺得不體面,講得零零落落,別人也未必想聽。」林正盛說。

可講得好不好是其次,對泛自閉症者來說,對外展覽便代表自己的作品「有人欣賞」;至於上台發言,更能讓他們意識到「有人在聽自己說話」,從而建立起自我與他者之間的連結。「這個社會當然還是有很多的不友善。」林正盛想起先前的新聞,一位母親帶著自閉症孩子出門,卻被路人大罵沒教養,說孩子有自閉症就不要帶出來。「其實泛自閉症孩子才更需要帶出門!他有接觸這個世界,才能一點一點與我們增加溝通。

韓淑華表示,這也是為何此次選擇群眾集資──泛自閉症孩子的外貌與他人無異,他們內在的困境卻難以被人直觀理解;民眾想幫忙,可能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募集空間營運經費之餘,他們更希望大家能經由多寶藝術學堂,對泛自閉症者產生好奇;有了更多的認識理解,這個社會或許就能少一點誤會歧視。

泛自閉症是一輩子的事,或許能慢慢被調整,卻不會有所謂的『治療好』或『痊癒』。」林正盛說。「可是你說他們特殊,我們每個人生來也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呀。比起疾病,我個人將它看作生命的差異──就是跟我們不一樣的人嘛!

天色漸暗,印著「多寶學堂」燈箱發著光。 圖/郁子攝影
天色漸暗,印著「多寶學堂」燈箱發著光。 圖/郁子攝影

延伸未來想像,一起把路走得更長

訪談進入尾聲,外頭開始飄起細雨。門口燈箱上「多寶學堂」的字樣,在漸暗的天色中安靜發亮──那是多寶學員于瑄,一筆一畫寫出來的字。

「假如當年沒有遇見韓老師,于瑄畢業後大概就是到『小作所』之類的機構,每天做著她沒興趣、可能也做不來的工作吧。」于瑄媽媽有感而發。關於孩子的未來,以前她其實不大敢細想。可看著于瑄在多寶學習成長,其他年齡更大的學員,也在這裡好好地工作生活,她的心情也逐漸踏實。「現在好像,敢對往後的日子多一點想像。大家一起走,也許就能走到更遠的地方。」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林正盛想起某天下午,多寶孩子們對他說的話。「宏洋向來話少,但他看著我翻土種菜,坐在小板凳休息,忽然間對我說:『林正盛老了』、『林正盛老了』。」更令他意外的是,屋裡幾個孩子聽到動靜,彼此討論了一陣,最後柏均走了出來對他說:「林大哥,你跟韓老師都要80歲才能退休喔!」

林正盛當下愣住。原來,孩子們也擔心,哪天多寶會就此不見。人生邁入65歲,林正盛確實在考慮找人接手,持續經營多寶藝術學堂。他分享心中願景──想找塊地,蓋一間永久的多寶學堂;一個能支持泛自閉症者生活創作、功能更完善的家。「我們且戰且走吧!」韓淑華說,「多寶一直以來都不是很有錢,但每一步好像都剛好有個因緣,幫助我們做到很多事。」

此刻當下,或許就是那個「因緣」發生的瞬間,《多寶藝術學堂營運計畫》邀請你一同參與集資,支持多寶藝術學堂長久營運,並培養更多專業師資、開辦藝術潛質培育課程;讓泛自閉症孩子的成長過程少一點艱難,多一點善意,接住更多被社會排拒在外的生命!


本文授權轉載自《群眾觀點》(原文為:泛自閉症是一輩子的事──從創作到生活陪伴,「多寶藝術學堂」想作孩子永遠的學校

延伸閱讀

>>影響力投資與DEI – 以星兒(自閉症患者)就業為例

>>她有自閉症,她勝任高壓環境工作

>>自閉症女孩、視障者拍youtube:「別憑印象認識我們」


「一個人為社會付出很辛苦,但一群人就不會寂寞。」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成為倡議家!

追蹤【倡議+】FB粉絲團:https://lihi2.cc/SPUFo

聽【倡議家電台】Podcast:在Apple Podcast收聽、在Spotify收聽、在KKBOX收聽,或搜尋「倡議家電台」。

作者文章

阿公阿嬤注意!瑞典新福利:祖父母可請「帶薪育孫假」最久3個月

阿公阿嬤注意!瑞典新福利:祖父母可請「帶薪育孫假」最久3個月

穿山甲出沒原鄉部落 居民暖心護送野放、祝禱「別再來」

穿山甲出沒原鄉部落 居民暖心護送野放、祝禱「別再來」

植物診療師法初審通過 陳駿季盼上路10年培育3000名人才

植物診療師法初審通過 陳駿季盼上路10年培育3000名人才

民眾用法律對抗氣候變遷 全球企業面臨更多「氣候訴訟」

民眾用法律對抗氣候變遷 全球企業面臨更多「氣候訴訟」

最新文章

教育著手從小培養識詐力 富邦人壽落實公平待客守護全齡

教育著手從小培養識詐力 富邦人壽落實公平待客守護全齡

富邦金控當「永續轉型催化劑」 4大策略如何助臺灣加速轉型

富邦金控當「永續轉型催化劑」 4大策略如何助臺灣加速轉型

眼鏡公司「買一捐一」再送眼科服務給弱勢 為何員工、客戶超買單?

眼鏡公司「買一捐一」再送眼科服務給弱勢 為何員工、客戶超買單?

佳格食品集團透過公益行動  讓企業力量展現在社會影響力上

佳格食品集團透過公益行動 讓企業力量展現在社會影響力上

「永續好日子X逆轉園遊會」裕隆集團與新光保全發現在生活中實踐永續的解方

「永續好日子X逆轉園遊會」裕隆集團與新光保全發現在生活中實踐永續的解方

「永續好日子X逆轉園遊會」NEC 與台灣理光 熱情展現志工關懷力

「永續好日子X逆轉園遊會」NEC 與台灣理光 熱情展現志工關懷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