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我是為你好」 台灣社會對父母暴力很寬容

2018/03/27 洪欣慈

去年榮獲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的電影《血觀音》中有一句經典台詞,叫「我是為你好」,這句話的背後,反映出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對父母暴力的寬容。

台大社工系副教授劉淑瓊長年與第一線兒少保護社工接觸,參與過許多重大兒虐案的討論,「對暴力高度容忍」,是她對台灣社會最深的感受。

以下是劉淑瓊教授的採訪內容摘要:

我們的社會對暴力高度容忍,包括肢體、言語、精神暴力,我們對暴力的容忍度太高,尤其對兒少教養,容忍力特高。

印地安部落有一句名言,集一個部落的力量照顧一個孩子,但台灣沒有這個觀念,別人的孩子死不了。講兒童是國家的主人翁,只是嘴上說說,兒童應該得到什麼樣的對待,我們的社會還在開發中。

其實兒虐的家庭,不一定是青面獠牙的形象,當然同居人打得很厲害,因為沒有血緣,但大部分就是一般人。當你無力去管教小孩,只能用暴力應對孩子的挑戰、調皮、不乖,氣急攻心,打下去青重不分,重大兒虐案有9成是6歲以下,孩子很嫩的。

台大社工系副教授劉淑瓊指出台灣社會對暴力高度容忍,包括肢體、言語、精神暴力,我們...
台大社工系副教授劉淑瓊指出台灣社會對暴力高度容忍,包括肢體、言語、精神暴力,我們對暴力的容忍度太高,尤其對兒少教養,容忍力特高。 攝影/黃義書

被忽略的精神虐待

虐待中,精神虐待很難被通報,都是肢體虐待。一是社會、社工有沒有這個腦袋,二是社會資源有沒有到位。當整個社會很重視外顯傷痕,資源不足時當然優先處理顯而易見的傷口。

社會觀念影響很大。學校老師看到A學生渾身是傷,會通報兒保;B學生家裡經濟環境好,父母親望子成龍,給了各種情緒勒索、言語精神虐待,把孩子講得一無是處,說孩子沒考上建中,去死好了,淡水河沒蓋蓋子,或哥哥較優秀,回家被當空氣、酸言酸語。

這些我都常聽到,但這些都沒有外傷,這時老師的觀念就很重要,會不會認為B的傷害不小於A?通常不會,1萬個老師,可能不到1個去通報這叫兒虐,大家還會覺得他秀逗。

精神(虐待)很難去傳達,但對孩子造成的影響深遠。

暴力會世代傳遞

學理上會說,他在暴力的環境裡長大,他的風險是高的,因為他學習到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只有暴力。

但上課時講到這,就會注意到有些學生表情耐人尋味,或就低下頭了。其實台灣的小孩,暴露在暴力裡的比例不低,但也不必然一定會循環,因為生命中還有保護因子,要看成長歷程中有沒有這樣的因子出現,例如碰到好的老師、有其他社會關係網絡或成就感建立。

一個人被打,成長經驗是負面童年經驗,在童年時代經歷各式各樣不好的經驗,如果成長過程沒有得到療癒、被適當處理,對人的信任感會降得很低,親密關係也會翻臉成仇。

外面的傷會好,大家都覺得心理的傷,時間是最好的解藥,但其實不,他只是被壓得很下面,當要開始經營親密關係、養兒育女,會遇到很大挑戰,因為他沒有參考範本。被愛過,才知道怎麼愛人。

 攝影/楊萬雲
攝影/楊萬雲

高風險方案能預防兒虐嗎?

在我跟呂立醫師的研究裡,發現重大兒虐的案件中,有三分之一個案,曾經進過高風險家庭方案。我們應該是有機會幫助他的,但我們錯失了。

我常開玩笑說,台灣的高風險家庭方案會變成高危險。高風險家庭方案本來的用意是預防兒虐,他所謂的高風險,是兒虐的高風險,我們希望把網子灑得很大,及早發現,給必要的服務和連結資源,這樣就可以幫助家庭不要變成兒童虐待或疏忽。

這裡面有幾個問題,通報容易,學校上網填個表格就pass出去了,可是關鍵是,把人通報進來後,服務、資源有沒有到位?如果沒有,篩出來幹嘛?第一個你是羞辱這些家庭,是個烙印,什麼都沒幫到你,就幫你蓋個章;最糟糕的是,政府做很多事情都是沒有全盤規劃的。

第一個問題是,高風險跟兒保系統是分開的,高風險是兒虐的預防方案,在同一個體系內較好,因為兒虐可能更嚴重,也可能更不嚴重,是流動的。這個家庭有可能現在遭逢特殊狀況,會突然變得非常嚴重,但經過服務後,可能會變的不嚴重,或者是相反,要進到兒保體系。

在高風險和兒保之間,應該是雙向流動的狀態,但當初在設計時,兒保是家防中心、高風險是地方區域福利服務中心,歸在地方政府社工科,行政機關就是壁壘分明;社福中心也不是自己作,是委外給民間社福機構,如兒盟、家扶等,這些團體在做時,就有很多抱怨。

可能很多高風險方案的社工會覺得委屈,因為他們也很無奈。為什麼會說高風險變高危險,我們在檢視這些重大兒虐個案時,發現很多個案是社工hold不住。但hold不住,又轉不出去給家防中心,大家都苦哈哈的,高風險那邊,就是沒有錢又沒有權。

政府委外給民間團體作高風險方案,理論上,任何一個有品質的服務都要錢,但政府只給了一個吃不飽餓不死的錢,經費不足能夠作的就有限。另外,服務也沒有到位,一個家庭的需求常常是多元的,需要的東西都沒有,給不了任何幫助。

如何減少兒虐?

我認為,政府對兒虐疏忽這塊,要有ㄧ個大作戰計畫,有點像香港在推動反毒,ㄧ個又ㄧ個往下的計畫,先把現在的問題都列出來,包括整體社會氛圍,以及社會沒有機制去回應家長在教養上遇到的困境,讓社會觀念慢慢改變,對暴力容忍度低、對家長管教沒有迷思、對兒童虐待是敏銳的。

再來,案量出來後,兒保體系要有回應力,以及負責任。

每次發生案件,一究責社工人就跑光了,我完全贊成社工很辛苦,但也要公平講,這樣解決不了問題,難道那些孩子該死嗎?這是人服務人的事,就是要有人力,資源長不出來、品質長不出來,都是無效的。

社工現在面臨流動率高、案量過大等問題,加上很多社工都很年輕,沒有養兒育女的經驗,父母在養兒育女中遇到的困難應該被重視,讓父母養兒育女的壓力不要這麼大,承擔到後來就變成虐待。

推薦閱讀

社安網「處處補洞」 社工先成替死鬼?

看不見的精神虐待 面對傷口才能復元

終止兒虐悲歌 父母控制脾氣有撇步

作者文章

家庭不分社經地位高低,都會發生兒虐事件。圖/pixabay

高社經家庭會粉飾 看不見的兒虐事件還很多

2019/01/18
「貧型世界」遊戲在台北車站周邊進行,玩家走訪議題現場。圖/聚樂邦提供

超寫實社會探險 聚樂邦用實境遊戲帶你學議題

2018/12/14
降低青年參政門檻看板議題已經討論多年,但至今仍未能有所突破。圖/報系資料照

別再叫我小屁孩 我18歲我也想投票!

2018/11/22
弱勢兒少現在出現『營養失衡兩頭燒』的情況。圖/pixabay

家扶調查:弱勢兒少不吃午餐多為「省錢」

2018/09/13
《職人》總編趙浩宏認為各行各業都可能有挫折,但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才能把挫折轉為...

做有熱情的事 每個行業都能成為世界第一

2018/07/13
玩具設計師趙譽設計出軟膠玩具「小鯊童」,重新帶動衰退的軟膠玩具產業。圖/《職人》...

找回玩具王國驕傲 他帶「小鯊童」走回國際

2018/07/13

最新文章

「因為所以教育協會」與谷關一所泰雅族小學進行為期一年的「課程重組計畫」。 圖/因...

因為用,所以學!「因為所以協會」:用中學英文

2020/07/31
甫於今年退休的,台大國際企業學系暨研究所前專任教授李吉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從偏鄉起步的教育實驗-李吉仁打造「校長CEO」

2020/07/30
小三自然課本三頁文設計師顏伯駿為自己經手的自然課本如此定錨為:「有趣的植物圖鑑」...

美感細胞從小打樁-學童教科書,是課本也是美術館

2020/07/16
金百利克拉克台灣分公司總裁閔慧琳(右)表示,公司領先業界率先推動FSC環保驗證紙...

好森活校園公益課程 培養未來護林小尖兵

2020/05/22

厚植文化力 讓藝術走入生活的無牆美術館

2020/04/30
人工智慧學校在臉書粉絲團發布貼文寫及:「感謝昇瑋執行長帶領本校,從無到有開創台灣...

AI推手陳昇瑋辭世「一生心繫,孕育台灣AI人才」

2020/04/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