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我想起社工職涯中一個過世的嬰兒

2024/03/15 陳怡宏(專業社工)

編按:台北市 1 歲 10 個月的男童剴剴(化名)遭保母虐死,引起社會譁然。男童出生於新北市、受托在台北市,並由兒福聯盟轉介保母。事件爆出後,檢警將兒福社工在媒體前上銬,但社會安全網究竟是在哪邊破了一個洞?真實在第一線服務的社工陳怡宏,有感而發分享箇中觀察。

0
因為一則保母虐童的新聞,瞬間網路炎上,媒合保母的機構與社工,成為了眾矢之的。 圖/unsplash

當又有一個孩子死掉……

因為一則保母虐童的新聞,瞬間網路炎上,媒合保母的機構與社工,成為了眾矢之的。

這一夜我想起了我社工職涯中一個過世的嬰兒,明明當時已經用盡了一切可能,孩子出生後,訪視頻率拉高,電訪頻率也拉高,連繫家長,孩子的其他親人,聯繫各個網絡單位,孩子出生那天,我也跟兒保社工一起接孩子出院返家,努力做好每個細節,但再怎麼盡力,最終孩子還是走了,因為社工再怎麼盡力,也比不上照顧者在某個時間突然對孩子的惡意與蓄意,縱使平安出生,但再也沒有機會長大了。

在一線從事直接服務的社工其實是非常艱辛的,因為這個社會並不是那麼的理解社工的為難,將任何一個孩子抽離原生家庭都是困難的,離開原生家庭的孩子如何安排,也是相當困難的,現在是去機構化的時代,所謂的育幼院的床位一減再減,寄養家庭日漸減少,找尋保母安置,又像是在賭博一般,你永遠都不知道眼前的保母是不是善良無害的,隨便網路搜尋保母、猥褻等字眼,再看看這幾年的社會新聞,社工媒合保母的過程就跟家長找保母一樣,也只能優先相信托育系統認證的保母,因為每個社工在幫孩子找保母時,往往時間都已經很緊迫,找不到人照顧,難不成要社工帶回家自己照顧嗎?

社工不是柯南,如何一眼看穿深藏的惡意?

我工作時曾經接觸過一些保母,社會上多數的保母都是善良且專業的,在保母托育沒有任何的前科下,社工是很難隨時用懷疑的角度來評估保母的適任性,因為曾經有保母跟我說,社工你每次來家裡都讓我覺得很不舒服,憑什麼讓你評估跟教導我來怎麼照顧孩子,這麼不討喜的角色,社工還是得承擔,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哪天會遇到像新聞一樣帶著惡意的照顧者出現,但事無絕對,今天新聞這個案例,只要做兒少領域的社工,總有一天都會遇到,除了中午之外,因為這是早晚的事情,只是會不會不幸成為新聞的主角而已,有興趣大家可以搜尋兒虐的關鍵字,這次不會是第一件,也不會是最後一件。

而每個想要對孩子不利的照顧者都是天生的演員,照顧者在社工面前總是極盡溫良恭儉讓,展現是全天下最優質的照顧者的特質,他們有日積月累出來的狡猾,但多數的社工都是善良的,社工不是金田一或柯南,在每次的訪視最多1-2小時,這麼短的時間要看穿一個人深藏的惡意不是那麼的容易,那是需要許多透過長時間工作經驗與專業的累積,我不知道這次案件的細節,也不知道訪視現場的狀況,但只要是人的工作就不可能有完美的,電腦都有Bug了,更何況是人。

0
這一夜我想起了我社工職涯中一個過世的嬰兒,明明當時已經用盡了一切可能。 圖/unsplash

只有重大兒虐案件時,才關注沒有選票的兒少

每個人都希望每個孩子都能在無憂無慮的環境成長,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我們的社會只有在重大兒虐案件時,才會願意關注這群沒有選票的兒少們,少子化的時代,無法被妥善照顧長大的孩子卻越來越多,經濟與時代越進步,被拋在後面的弱勢族群就越多,這是現實,只是大家都裝的視若無睹而已。

社會大眾不知道的是,這幾年願意投入社工領域的人越來越少了,而願意進到兒少領域的社工越來越少,因為長照領域就是現在的顯學,開發案件還有抽成獎金的制度,而社福中心、衛政單位等公部門的待遇更是民間單位社工難以彌補的鴻溝,許多社會大眾仍認為捐款是要用在服務對象上面,甚至有些人的觀念認為捐款用於社工的薪資是不行的,更甚者有些人以為社工=志工,我們是用愛養活自己,但不會想知道社工背後是需要合理的待遇養活其背後的家庭的。

社工這種薪資水平不佳、高壓力的工作環境,有功無賞、打破要賠的工作環境,都只是讓社工領域留不住有經驗的人才,每次辦兒童營隊,只要看到有孩子因為社工的陪伴說長大想當社工,我都很想跟這些孩子說,長大做什麼都好,就是不要當社工,因為只有局內人才知箇中辛苦。

努力守護數以萬計的孩子,卻因一起案件成為屠夫

我可以理解因為有孩子走的非常悲慘,也理解多數的民眾帶著心疼的憤怒需要一個宣洩的空間,但我無法理解宣洩情緒的對象為什麼是社工,明明就是保母的問題,每個兒少領域的社工都想保護好自己手上無以數計的每個兒少,但當我們努力守護了數以千計、數以萬計的兒少,只要有一個特例的挫敗案例出現,社工就該是被譴責的對象,今晚對這個案子主責社工的的惡言惡語,彷彿在譴責每個曾經手上有重大兒虐,疏忽照顧的社工,但我們明明都已經盡人事了,除了在案家裡面的時間以外,真的只能祈禱聽天由命,但事事又豈能萬事如意呢?

不知不覺在社福領域待了10年,但我卻越來越想離開社福領域,我說不出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什麼,因為有好多好多的事情,工作10年的薪資結構,還是比不上當年保險業菜鳥的我,面對個案的各種情緒張力,那個委屈很挫折的自己,訪視被拒絕,被無法好好照顧孩子的家長罵的像狗一樣時的自己,社工是守護孩子的最後一道防線,但防線被攻破了,前面的人卻只會責備最後一棒的社工沒有接住孩子,但卻忘了每個孩子都是活在這個社會體制中,有太多太多的人可以在事前多幫忙留意孩子可能發生問題了,衛生所、醫院打預防針時,有好好看過孩子的情形嗎?村鄰里的鄰居都沒有聽過孩子的哭聲嗎?

整個過程都沒有人願意更多雞婆一下,但出事後每個人都是專家,只因社工是最後一個應該接住孩子的人,漏接了,就是千夫所指,重大兒虐案件不是第一次上新聞了了,但過了這麼多年,許多的問題,卻跟當年我剛進到社工職場時看到的環境一模模一樣樣。

社工們曾經共同努力守護數以萬計的孩子,但死掉一個孩子,這一刻,我們就成了別人口中的屠夫……


本文授權轉載自「陳怡宏」臉書頁:原貼文連結


「一個人為社會付出很辛苦,但一群人就不會寂寞。」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成為倡議家!

追蹤【倡議+】粉絲團:FacebookInstagram

收聽【倡議家電台】Podcast:在Apple Podcast收聽、在Spotify收聽、在KKBOX收聽、在Google Podcast收聽,或搜尋「倡議家電台」。

作者文章

4月30日為碳盤查報告書繳交截止日。 圖/shutterstock

4/30碳盤查報告截止!登錄完成後 環境部擬再深度查核20家

2024/04/14
近期各種顏色的水母密密麻麻地漂浮在委內瑞拉阿拉瓜州藍綠色的海水裡,這種超現實的景...

疑因氣候變遷水溫升 委內瑞拉漁獲大減、水母暴增

2024/04/14
大冠鷲是二級珍貴稀有保育類野生動物。 圖/shutterstock

上網賣保育類「大冠鷲」標本 現役軍人自白認罪

2024/04/14
泰國政府將起草一部減少碳排放量的法律。 圖/freepik

拚年底上路!泰國研擬新草案 碳權交易、碳稅都入法

2024/04/13
在穆斯林齋戒月期間,每天都有大量食物丟棄。 圖/freepik

齋戒月期間剩食增 馬來西亞做成肥料減少浪費

2024/04/13
綠色和平點名包含台積電等20大排碳大戶的減碳及綠電龜速。 圖/shutterst...

碳排大戶減碳龜速…綠色和平新報告 點名台積電等20企業

2024/04/13

最新文章

4月30日為碳盤查報告書繳交截止日。 圖/shutterstock

4/30碳盤查報告截止!登錄完成後 環境部擬再深度查核20家

2024/04/14
大冠鷲是二級珍貴稀有保育類野生動物。 圖/shutterstock

上網賣保育類「大冠鷲」標本 現役軍人自白認罪

2024/04/14
泰國政府將起草一部減少碳排放量的法律。 圖/freepik

拚年底上路!泰國研擬新草案 碳權交易、碳稅都入法

2024/04/13
在穆斯林齋戒月期間,每天都有大量食物丟棄。 圖/freepik

齋戒月期間剩食增 馬來西亞做成肥料減少浪費

2024/04/13
特斯拉等電動車保單,今年將問世。圖為特斯拉平價車款Model 3。 圖/路透社

電動車專屬保單7月上路 電池自燃、充電樁爆炸納入條款

2024/04/12
圖說/致力永續共好的沅林營建機構,與聯合線上倡議家、銘傳大學及產官學單位,今年春...

為地球種樹添綠意!沅林營建機構的永續匠心 向社會送暖、與環境共好

2024/04/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