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廢轉能怎麼轉|SRF真的同時解決廢棄物又產生綠能嗎?

造紙廠的原料來自國內外的廢紙,但裡面夾雜很多塑膠雜質。
造紙廠的原料來自國內外的廢紙,但裡面夾雜很多塑膠雜質。

為了解決去化難題,政府推動將適燃廢棄物做成固體再生燃料,簡稱「SRF」,每一噸SRF大約可以替代0.86噸的煤,SRF的出現,可以減少燃煤又解決廢棄物,似乎一兼二顧?而把SRF發電當作再生能源,又可能衍生什麼問題?

台灣事業廢棄物產量居高不下,其中可燃廢棄物每年約有20萬噸的處理缺口。為了解決去化難題,政府推動將適燃廢棄物,包括廢塑膠、廢木材、廢布料和分選後的垃圾,做成固體再生燃料,簡稱「SRF」。能源署指出,每一噸SRF大約可以替代0.86噸的煤,可以減少對煤的使用量。SRF減少燃煤又解決廢棄物問題,是否真的一兼二顧?把SRF發電當作再生能源,又可能衍生什麼問題?

SRF與它的產地

環保人士發現,台南學甲農地清走爐碴後,其他清出的垃圾廢棄物仍堆置在現場。
環保人士發現,台南學甲農地清走爐碴後,其他清出的垃圾廢棄物仍堆置在現場。

轟動一時的台南學甲農地埋爐碴案,2021年四萬多公噸爐碴清走之後,赫然發現底下還埋了上萬噸的垃圾。我們走進現場,發現其中大多來自工廠的事業廢棄物,這些廢棄物打包、堆置在這裡已經三年,卻遲遲都沒有清走。

近年因為台商回流、經濟成長等因素,事業廢棄物產量也持續增長,2018年之後,事業廢棄物產量突破2000萬噸。過去無法回收再利用的事廢,不是進入掩埋場,就是進入家戶垃圾焚化爐,然而這幾年各縣市焚化爐屆齡整改,廢棄物的處理量能下降,處理費也水漲船高。

雲林縣沒有焚化爐,過去垃圾只能掩埋或拜託外縣市處理,常面臨無處可去的窘境。
雲林縣沒有焚化爐,過去垃圾只能掩埋或拜託外縣市處理,常面臨無處可去的窘境。

像是雲林縣沒有焚化爐,過去垃圾只能掩埋或拜託外縣市處理,常面臨無處可去的窘境,累積至今有高達15萬噸垃圾暫置在掩埋場,於是雲林縣政府把算盤打到六輕的鍋爐上。2020年,雲林縣政府在虎尾設置ZWS(零廢棄資源化)系統,家戶垃圾經由生物乾化,去除水分和廚餘,再經由篩分、破碎、處理後的可燃廢棄物,賣給台塑六輕汽電共生廠做為燃料。

2020年雲林縣政府設置ZWS系統,把家戶垃圾和廚餘經由篩分、破碎處理後的可燃廢棄物,賣給台塑六輕汽電共生廠作為燃料。
2020年雲林縣政府設置ZWS系統,把家戶垃圾和廚餘經由篩分、破碎處理後的可燃廢棄物,賣給台塑六輕汽電共生廠作為燃料。

對於雲林縣政府來說,把垃圾做成SRF,大大減輕了財務負擔,試行兩年縣府認為成效不錯,今年3月又添購新的垃圾機械分選系統,每天再增加200公噸的處理量。

雲林是第一個把家戶垃圾做成SRF的縣市,SRF以5%的比例和煤炭混合送進鍋爐,縣府計畫未來要把混燒的比例,提高到10%,地方團體或是民眾擔心,混燒可能讓空污更嚴重。雲林縣環保局則表示,雲林針對SRF混燒鍋爐制定比中央更嚴格的空污排放標準。根據實測資料,空氣污染物中除了鎘以外,粒狀污染物、硫氧化物等比起既有的燃煤鍋爐更低,戴奧辛也低於焚化爐的排放標準。

雲林汽電共生純燒生煤與混燒SRF空污數據比較。
雲林汽電共生純燒生煤與混燒SRF空污數據比較。

SRF成分複雜 空污防治如何因應?

其實把廢棄物處理後做為鍋爐燃料,對紙廠來說行之有年。造紙廠的原料來自國內外的廢紙,但裡面夾雜著很多塑膠雜質,早期業者只能付費把這些雜質送去焚化爐。2006年台中大甲的紙廠引進大型的破碎篩分設備,廢紙混合物投入輸送帶,篩掉不可燃的金屬物質,再擠壓製作成長條型燃料。除了自己的廢棄物,紙廠也收其他工廠的廢塑膠、廢輪胎碎片或其他處理廠做好的SRF燃料棒。

但SRF中的成分「氯」是鍋爐的頭號敵人。

氯主要來自於PVC塑膠,一般機械分選很難把PVC挑出來。為了避免氯導致高溫腐蝕,燒SRF的鍋爐採用特殊的流體化床設計。業者指出,一般焚化爐鍋爐是固定床溫度不均勻,相較之下,廢棄物製成SRF,在流體化床鍋爐燃燒時,燃燒會更均勻。

紙廠業者表示,廢棄物製成SRF在流體化床鍋爐燃燒時,燃燒會更均勻。
紙廠業者表示,廢棄物製成SRF在流體化床鍋爐燃燒時,燃燒會更均勻。

由於SRF的成分複雜,空污防治上要更謹慎,袋式集塵器、排煙脫硫、脫硝設備等都是基本的污染防治配備。污染程度也和原料品質好壞有關,這幾年燒SRF的鍋爐一個個增加,好處理的廢料供不應求,不好處理的廢料,包括一些不適燃的廢棄物,則可能進入污染防制不完備的鍋爐。過去彰化等地就曾有鍋爐以含氯的廉價木材做為燃料,排放戴奧辛超標而被移送法辦。

SRF去化有七成是做為鍋爐燃料,但現行的《鍋爐空氣污染物排放標準》,是以燃煤鍋爐為考慮基準,只有規範粒狀污染物、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戴奧辛和重金屬的部分雖然準用焚化爐標準,但一年或兩年才檢測一次。

環境部大氣環境司表示,目前正在研擬新規定,未來會對使用SRF的鍋爐,提高檢測頻率,另外使用不同標準的SRF必須配置不同等級的污染防制設施,或加裝連續監測系統。目前每年有20萬公噸SRF進入工業鍋爐,未來使用SRF的鍋爐將持續擴增,新的污染防制法規應該盡快公告,避免不符合規範的鍋爐鑽法規漏洞。

除了鍋爐,各地陸續出現的小型SRF製造廠,也面臨管理問題。

SRF製造誰把關?

台中大里區一家設置在住宅區的SRF工廠,被民眾檢舉排放有臭味的廢氣。
台中大里區一家設置在住宅區的SRF工廠,被民眾檢舉排放有臭味的廢氣。

台中市大里區大元里是傳統工業區,工廠和住家混雜,近一年來,一家SRF工廠逸散的廢氣,讓鄰居抱怨連連。居民去年(2023)開始向環保局檢舉多次,沒有明顯改善,轉而向民代陳情。

我們走訪這家SRF製造廠,想了解工廠實際運作情況,廠房內堆滿製作SRF的料源,工廠內有四位工作人員,收進來的物料由人工進行揀選之後,送進輸送帶經過粗破碎、細破碎程序,中間還添加木屑、碎布等材料,最後經過電熱盤加熱、壓縮做成燃料棒。工廠有空污設備,拍攝期間運作也還正常,為什麼還會有臭味?

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謝和霖推測,問題可能出在原料。有些木材可能含有甲醛,而廢塑膠中可能含有塑化劑、溴化阻燃劑,這些物質在處理過程可能會揮發到廠外,居民就可能會聞到。台中市環保局11月到現場稽查做異味監測,採樣後發現不符合法規標準。

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謝和霖推測,製作SRF的料源可能是造成異味和污染的關鍵。
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謝和霖推測,製作SRF的料源可能是造成異味和污染的關鍵。

謝和霖表示,SRF的料源是造成異味和污染的關鍵。環境部雖然有制定《固體再生燃料製造技術指引與品質規範》,但目前規範並不明確,例如「混合性廢塑膠」這一項,PVC包含在內就沒有列清楚。雖然SRF品質規範中對重金屬和氯含量有訂出標準,但業者實際上大都以稀釋的方式,把氯含量降到標準以下。

另外中央雖然有訂規範,但地方管理稽查是另一個問題。台中市環保局廢管科科長萬滋澤在11月的公聽會中表示,SRF製造廠遍地開花,這些廠應該設在什麼樣的地方才不會影響周邊民眾,應該集中管理還是分散管理,是中央在制定政策時,應該考慮的課題。

台中市目前有7家SRF製造廠,製造廠分散各地,對於地方的稽查管理是一大壓力。
台中市目前有7家SRF製造廠,製造廠分散各地,對於地方的稽查管理是一大壓力。

SRF發電的綠能爭議

建設中的桃園SRF電廠。
建設中的桃園SRF電廠。

SRF使用者除了工廠鍋爐、水泥窯外,政府也鼓勵民間投資專燒SRF的發電廠,業者可依照《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享有稅賦減免優惠。SRF發電廠發電效率如果超過25%可以視為再生能源,以每度3.9元的躉購費率賣電給台電。在桃園、彰化都有SRF電廠正在興建中。

桃園市觀音區大潭里有七成土地被劃為桃園科技園區和環保科技園區。大潭里長彭明聰感嘆,31公頃的土地上有40支煙囪,大概是北台灣煙囪密度最高的地方。早在2000年時,桃科就通過全區環評,當年說要引進的是電子資訊、精密機電、半導體、車輛等產業,居民沒料想到因為廠商進駐不踴躍,桃科部分園區被變更為環保科學園區,各種廢棄物處理廠進駐,污染日益嚴重。

各種廢棄物處理廠進駐,讓大潭居民感覺污染日益嚴重。
各種廢棄物處理廠進駐,讓大潭居民感覺污染日益嚴重。

由於桃科已經通過全區環評,個別工廠進駐不需再做環評也不須召開說明會,居民今年才知道三座SRF電廠要進駐大潭。

2020年,SRF業者就曾申請進駐桃科,但因為SRF電廠不在允許入園的產業類別,被桃園市政府拒絕入園。2020年12月經濟部召開專案入園會議,後續對三家廠商進行個別推薦,市政府也在2021年3月到2022年12月間,陸續核准三家廠商入園。2023年SRF電廠設廠消息在地方傳開,引發居民反彈。地方不滿聲浪演變成中央與市府的攻防,11月經濟部發新聞稿指出,已經發函市府收回沒有法律效力的「政策表述」,市府對SRF電廠許可與否可自行做決定。市府則認為,當初是因為中央的推薦才會同意,現在不應該把責任推給地方,否則廠商申請國賠還是市府要承擔。

今年SRF電廠設廠消息在地方傳開,引發桃園大潭居民反彈。
今年SRF電廠設廠消息在地方傳開,引發桃園大潭居民反彈。

環保團體認為,SRF電廠燃料中含有塑膠事業廢棄物,被認定成再生能源賣電給台電,違反污染者付費的原則,等於拿全民的錢去補貼產生廢棄物的業者。

國內可燃事業廢棄物處理的缺口,每年20萬公噸,目前已經拿到許可的鍋爐和已核准的電廠處理量,達100萬公噸,環保團體擔心SRF處理設施大幅成長恐怕不利於源頭減量和資源循環,未來在料源供不應求的狀況下,國外廢棄物可能會以產業用料之名混充入境。

政府推動以廢轉能,但處理廠快速擴充,配套措施不足,導致污染疑慮與地方抗爭。SRF不是解決廢棄物問題的萬能丹,落實源頭減量、污染者付費,才能真正走向零廢棄的未來。

環團質疑SRF是「假綠能」。
環團質疑SRF是「假綠能」。


本文授權轉載自《我們的島》(原文為:以廢轉能怎麼轉|SRF真的同時解決廢棄物又產生綠能嗎?


「一個人為社會付出很辛苦,但一群人就不會寂寞。」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成為倡議家!

追蹤【倡議+】FB粉絲團:https://lihi2.cc/SPUFo

聽【倡議家電台】Podcast:在Apple Podcast收聽、在Spotify收聽、在KKBOX收聽,或搜尋「倡議家電台」。

作者文章

故鄉的小地藝術日|一對夫妻的環保藝術行動

故鄉的小地藝術日|一對夫妻的環保藝術行動

為何野生文蛤能適應氣候變遷?水試所揭關鍵原因

為何野生文蛤能適應氣候變遷?水試所揭關鍵原因

廢電器再生料減碳139萬噸 廢塑膠效益今年將有答案

廢電器再生料減碳139萬噸 廢塑膠效益今年將有答案

有意思的周末狂歡派對! 第一屆《永續好日子》體驗永續101種玩法 喚醒你的永續魂

有意思的周末狂歡派對! 第一屆《永續好日子》體驗永續101種玩法 喚醒你的永續魂

最新文章

2023全球再生能源發電量破3成 智庫報告:太陽能成長23.2%

2023全球再生能源發電量破3成 智庫報告:太陽能成長23.2%

綠能、農業可以共存嗎?陳吉仲:審核、稽查程序待修正

綠能、農業可以共存嗎?陳吉仲:審核、稽查程序待修正

替代能源潛力股在田間 稻草化身再生燃料全靠「造粒技術」

替代能源潛力股在田間 稻草化身再生燃料全靠「造粒技術」

利用淡海水鹽差能發電! 法國推進「藍色能源」 邁向產業化

利用淡海水鹽差能發電! 法國推進「藍色能源」 邁向產業化

西班牙綠電覆蓋率達2/3 再生能源將核能和天然氣甩在後頭

西班牙綠電覆蓋率達2/3 再生能源將核能和天然氣甩在後頭

憂光電衝擊穿山甲…學者籲:高雄馬頭山泥岩地開發審慎評估

憂光電衝擊穿山甲…學者籲:高雄馬頭山泥岩地開發審慎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