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農藥也能種好草莓!清香休閒農場「以蟲攻蟲」樹蛙也歸來

草莓示意圖。 圖/unsplash
草莓示意圖。 圖/unsplash

在農業領域中,病害、蟲害和雜草是最讓農夫們煩惱的問題,然而清香休閒農場的老闆許三奇,面對草莓蟲害的衝擊,以非傳統的方式,引入天敵,實現以蟲治蟲的目標,同時兼顧生態友善。過程中許三奇不依賴化學藥劑,而是靠著生態系間的平衡,從中找到解決辦法。他引進天敵「小黑花椿象」,來對抗草莓最大的天敵「花薊馬」。這樣的做法不僅改變了農場的生態環境,也逐漸在業界做出口碑。

許三奇介紹草莓園內主要種植對象「天來一號」的特點。 圖/林渝茵攝影
許三奇介紹草莓園內主要種植對象「天來一號」的特點。 圖/林渝茵攝影

許三奇的家族,原先僅在山坡地以梯田方式種植水稻,約在1977年左右開始種植椴木香菇,而許三奇自小就在家中的農田裡幫忙,然而在16歲左右,選擇了高職的汽車修護科系就讀,畢業後也有意朝向汽修方面就業,卻遭父親反對。身為家中長子的許三奇,肩負著家人們對他的期望,父親更是希望他能回來繼承家業,無法發揮所學的許三奇,當下感到十分痛苦,但還是聽從父親意見,留在家裡繼承家業,承擔起作為長子的責任。

農場轉型的波折與契機

清香休閒農場位於內湖山區,原先以水稻及香菇作為主要種植對象,高職畢業回家繼承家業的許三奇,跟著家中長輩的腳步,做著傳統農業直到去當兵。退伍後的許三奇再次回到內湖,剛好遇到政府在推廣觀光果園,這個轉型計畫重新燃起許三奇對於農業的熱情,促使他下定決心要將家中農地轉型做觀光,然而這樣的想法竟再一次遭到父親反對。父親認為自家的農地位於山區,根本不會有人想上山觀光採果,直接拒絕了許三奇的提議,當下的許三奇雖然無奈,卻也不得不暫時放棄這個想法。

相隔不久,許三奇再次向父親提出改造成觀光果園的想法,但與前次不同,許三奇這次向父親提議,由家中現有的香菇著手改造,希望開放觀光讓民眾體驗採香菇,而這次,父親竟出奇地答應了,於是許三奇家的農地,也在1985年時,開放民眾觀光採香菇。本以為有香菇作為基礎,農場可以很順利的一步步朝向觀光果園發展,卻沒想到香菇作為觀光產品出現了產量不足的問題,香菇的生長是需要靠著冷氣團一波波下來,他才會成長,這之間是有間斷的,而這樣的間斷也導致前來體驗的遊客空手而回。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許三奇再次向父親提議轉型,增加其他蔬果的種植。於是在1986年,許三奇父子二人,便共同朝向綜合性農場做發展,種植的作物也從原先的水稻及香菇,增加了柑橘、百香果、草莓及番茄,另外也有地瓜和蘿蔔等各式蔬菜,藉此提供各式蔬果供民眾體驗採摘。對此許三奇則表示,每種蔬果都有它適合生長的時間和季節,多種幾種不同的,這樣民眾無論在什麼季節前來,都有作物可以體驗採摘的樂趣,一年四季都可以。

↑溫室的硬體設備每年要做定期保養,約3-4年做更新。 圖/高甄禧攝影
↑溫室的硬體設備每年要做定期保養,約3-4年做更新。 圖/高甄禧攝影

非盛產期的草莓色澤依舊紅潤。 圖/高甄禧攝影
非盛產期的草莓色澤依舊紅潤。 圖/高甄禧攝影

↑溫室內的邊緣兩側較潮溼種植蔬菜,避免草莓種植在此腐爛。攝影/高甄禧
↑溫室內的邊緣兩側較潮溼種植蔬菜,避免草莓種植在此腐爛。攝影/高甄禧

有機草莓以蟲治蟲的挑戰

1986,正值轉型初期的農場遇到了問題,當時的許三奇正在嘗試種植草莓,沒想到的是台北的天氣其實不太適合草莓生長。草莓的生產期約從12月到隔年的5月,盛產期主要集中在每年的2月底到3月中。然而,台北天氣多雨,加上初期農場未蓋設施,使得草莓容易受到雨水影響,品質受損,甚至整顆爛掉,導致遊客無法順利體驗採摘樂趣。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在1989年時,農場接受農會的補助及輔導,在農場內興建了溫室及各項硬體設施,以提供草莓更穩定的生產環境,確保在各種的天氣狀況下,都能有品質優良的草莓產出。

而後許三奇便開始挑戰有機草莓種植,過程中也出現了新的困難。許三奇強調:「有機種植需要耐心摸索,初始階段產量較低,但透過學習控制病蟲害等問題,便能逐漸提高產量,使其再度回穩。」剛開始以有機方式種植草莓的許三奇遇到了草莓最大的天敵「花薊馬」,這是一種體型非常小的蟲,然而這種小蟲對草莓卻有致命的傷害,牠的遷移速度快,繁殖力高,喜歡棲息在尚未展開的心葉,會用口器啃食葉片、花及果實,被咬過的部分會呈現灰褐色,長大的草莓賣相變差,看起來粗糙,吃起來的口感也不好。而在建立有機農場的限制下,不能使用化學除草劑,許三奇別無他法,只能使用市面上常見的藍色黏紙,以色澤去吸引花薊馬,但效果並不顯著。

就在許三奇一籌莫展時,有一間專門飼養天敵的公司聯絡許三奇,並向他提出合作邀約。而後他便引進花薊馬的天敵「小黑花椿象」,以天敵的方式去控制花薊馬的數量,更進一步消滅牠。不過當時的情況花薊馬的數量已經太多,導致許三奇投入較多資本去達成消滅花薊馬的目標。許三奇說:「剛開始實驗因為是第一次,花薊馬量過多,要釋放更大量的椿象才能把花薊馬全部抑制掉。釋放時在一週內要陸續投放大量的椿象,才有辦法壓制。椿象身價很高,一隻2塊錢,大約7、80坪的面積,就要用掉3、4萬元,大約是2萬隻的椿象。」小黑花椿象的釋放,不僅成功控制並減少花薊馬的數量,也讓草莓能在不受蟲害影響,良好的環境中成長茁壯。

透過不斷的挑戰和累積經驗,許三奇慢慢的從有機中摸索到一套法則,草莓的旺季約在每年的2月底到3月中,花薊馬要在冬天防治好,就比較不會有爆發的問題。日常防治的部分,近期農場晚上會掛補蛾燈,有一種名為斜紋夜蛾的蛾類,其幼蟲以草莓葉片為食,食量非常大,被啃過的地方會變成半透明薄膜狀。因此晚上會掛補蛾燈,其用意在於使用光線誘殺蛾類,沒有蛾去產卵就比較沒有幼蟲,因此目前農場蟲類比較容易預防,然而近期在病害方面卻出現新的問題。

友善土地的法則

2023年12月大湖草莓病害嚴重,具體遭病害原因許三奇是這麼說的:「最主要是因為他們土地沒有休息,土地跟人一樣要讓他休息。」過往的經歷讓許三奇養成讓土地休息的習慣,清香休閒農場是以「淹水」的方式讓土地休息,因為草莓是乾的作物,跟淹水是兩個不同的世界。而部分害蟲是怕水的昆蟲類,所以藉由淹水方式將病蟲害殺死,同時也讓土地有些許休息時間後再來種,整個土質在面對病蟲害問題時,就跟沒有休息的狀況會完全不一樣。因為已經用淹水方式把他們都淹死,所以就屬於乾淨的地再來種,就會很好種。再加上育苗時,選擇一塊乾淨的地,不能在種草莓的地方育苗,因為在原先種植地育苗的話,病蟲害就會一直延續下去,很難管控。

土地一直過度利用,就會造成作物產出的品質降低,因此要讓土地適當休息。許三奇的做法是,一年十二個月,草莓的產季可以延續到5月,田地大約從6月開始淹水休息,大約到7月底8月初,就會把水放掉,土地把水放乾,才有辦法繼續用耕耘機去打鬆,每年9月開始栽培。因此每年大約6-9月是草莓的空檔期。另外許三奇也提到田地放水的部分,是用單純的水,但重點在於要使用流動的水,不可以放死水,一邊進一邊出才有用。

由此可以發現,從小協助家裡務農的經驗,讓許三奇更懂的如何善待土地,友善地球。也因為過往的經歷,讓他可以更迅速從問題中找出答案。許三奇強調,有機農業不僅是對草莓的照顧,也是對這片土地的尊重與保護,未來也將秉持著這樣的心態,把這些經驗做傳承。

土地經過淹水處理後,重新打鬆準備種植新苗。 照片提供/清香休閒農場
土地經過淹水處理後,重新打鬆準備種植新苗。 照片提供/清香休閒農場

使用淹水過乾淨的土,育苗種草莓。 圖/清香休閒農場提供
使用淹水過乾淨的土,育苗種草莓。 圖/清香休閒農場提供

城市發展下的犧牲者

許三奇不僅致力於有機農業,對於生態保育方面更是盡己所能的維護。他特別專注於復育一種體型嬌小的保育類動物—台北樹蛙。大台北地區的城市發展一直擴張,導致樹蛙的棲地一再被破壞,生存空間越來越有限。加上蛙類界的食物鏈,大青蛙會吃小青蛙,蝌蚪也時常成為其他動物的盤中飧。因此每到冬天,樹蛙的繁殖季節來臨,許三奇就會在溫室外的水池刻意餵養蝌蚪,希望藉此可以減少其他蝌蚪吃掉臺北樹蛙蝌蚪的機率,也讓台北樹蛙蝌蚪有東西可以吃。

讓許三奇有復育樹蛙的想法,最主要是因為童年時的記憶。曾經,內湖山區種植水稻,提供了豐富的水源供蛙類棲息,使其能夠繁衍生息,到處都能看到台北樹蛙的身影。然而隨著時間推移,都市化的發展,水稻田也逐漸改種其他作物,蛙類也因此失去棲身之地。為了改變這種現況,大約在每年5、6月,草莓季結束後,許三奇會將園區內的田地打掉,讓整個園區淹水,淹水後可以繁殖很多蛙類。不只台北樹蛙,還有虎皮蛙,澤蛙,貢德氏赤蛙等,都能在那裡生存。繁殖出來之後會在園區生長,躲在草莓葉子底下,有蟲的時候也會出來吃,雙方得到一個相輔相成的效果。

許三奇努力復育下誕生的台北樹蛙。 圖/清香休閒農場提供
許三奇努力復育下誕生的台北樹蛙。 圖/清香休閒農場提供

農場裡其他蛙類。 圖/清香休閒農場提供
農場裡其他蛙類。 圖/清香休閒農場提供

農場未來的走向及發展目標

過去十年裡,因為政府的輔導,清香休閒農場逐步轉型成有機農場。許三奇也指出:「轉型成有機農場不是一蹴而就的過程,而是逐步實踐的成果。」因為有機產量低、價格高,但作為觀光農場遊客並非都能接受和負擔這樣的費用。所以農場仍保有部分「產銷履歷」,及部分有機作物,以提供不同價格供民眾選擇。

產銷履歷是一種作物追溯制度,意指在安全時間內可使用化學肥料及藥劑,通過藥檢後,才能進行採收。有機農業則是全面禁用任何化學物質,兩者之間可以看出明顯的價格差異。農場內部為山坡地,除了以一間間溫室將產銷履歷及有機農作分開外,兩者間也有約半層樓的高低差。許三奇表示,雖然有部分作物使用產銷履歷,但農場仍希望逐漸朝有機方向發展。此外,政府現階段不斷在推廣IPM,即有害生物綜合管理,這是近期最進步的有害生物防治法,主打一個「預防勝於治療」的概念,以預防的方式,將病蟲害及雜草對作物的影響,維持在影響經濟利益以下,非不得已不使用化學方式處理。在逼不得已需要使用化學藥劑時,則會選擇對人體、生物及大地三方而言,危害最低的方式進行。針對政府的推廣,清香休閒農場也在接受輔導及不斷修正下,有了一套做法,成為內湖第一間通過檢驗的農場。許三奇強調在沒有果實的時候使用藥劑,等到開花時就以有機、生物防治的方式做管理,以維護消費者、農民及土地三方的利益。

隨著政府推廣食農教育,農場也正朝向田園教學做發展。許三奇認為,這樣的方式能幫助孩子們更好地了解食物的來源。他強調,農場不僅提供一個實際的學習環境,讓孩子親身感受農場生活,有助於建立對於農產品的真實認識,與在書本上學到的有所不同。

目前清香休閒農場主要以種植天來一號,俗稱蘋果草莓為主,因為本身其香味和口感比較好。市面上多數販售的是香水草莓,香水草莓本身口感較差,酸度高,產量高,但許三奇堅持追求品質而非產量。他認為,在農場經營中,必須有明確的定位,是注重品質還是產量。雖然產量較高的品種可能帶來更多利潤,但這不符合許三奇的經營理念。他期望將高品質的草莓帶給消費者,同時也持續進行不同品種的試種,以因應市場需求,確保農場的永續發展。

採訪側記:

前往採訪的當天,天空飄著雨,山上溫度比想像中低,但老闆給人的感覺依舊充滿活力。走進農場之後,有被眼前的景象嚇到,整體規劃良好,如果好天氣來一定更漂亮。採訪完老闆帶我們進溫室去看草莓跟番茄,空氣中沒有想像裡會出現的農藥及肥料惡臭,反而飄散著淡淡的草莓香。看著老闆介紹草莓的樣子,可以感受到老闆真的十分細心在照料園區內所有的作物。


本文授權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許三奇種草莓 以蟲治蟲 復育樹蛙


「一個人為社會付出很辛苦,但一群人就不會寂寞。」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成為倡議家!

追蹤【倡議+】FB粉絲團:https://lihi2.cc/SPUFo

聽【倡議家電台】Podcast:在Apple Podcast收聽、在Spotify收聽、在KKBOX收聽,或搜尋「倡議家電台」。

作者文章

13年仍不見「國家級濕地」...彰化大城鄉走了國光石化、來了光電

13年仍不見「國家級濕地」...彰化大城鄉走了國光石化、來了光電

全球最乾燥沙漠開整片紫色花海 相隔9年再現冬季奇景

全球最乾燥沙漠開整片紫色花海 相隔9年再現冬季奇景

校園自殺攀升-高中職「身心調適假」 8月上路 每學期可請3天

校園自殺攀升-高中職「身心調適假」 8月上路 每學期可請3天

【倡議圈活動】財經素養培力刻不容緩!Lead For Taiwan攜手國泰金控 解密思辨時代人才趨勢

【倡議圈活動】財經素養培力刻不容緩!Lead For Taiwan攜手國泰金控 解密思辨時代人才趨勢

最新文章

13年仍不見「國家級濕地」...彰化大城鄉走了國光石化、來了光電

13年仍不見「國家級濕地」...彰化大城鄉走了國光石化、來了光電

全球最乾燥沙漠開整片紫色花海 相隔9年再現冬季奇景

全球最乾燥沙漠開整片紫色花海 相隔9年再現冬季奇景

台北城砍樹記|城市的樹怎麼永保安康?

台北城砍樹記|城市的樹怎麼永保安康?

上山賞鳥別誘拍!林保署:最重可罰50萬元

上山賞鳥別誘拍!林保署:最重可罰50萬元

穿山甲出沒原鄉部落 居民暖心護送野放、祝禱「別再來」

穿山甲出沒原鄉部落 居民暖心護送野放、祝禱「別再來」

曾接獲夜市、101救援通報…北市蝙蝠保育學會為蝙蝠蓋一個家!

曾接獲夜市、101救援通報…北市蝙蝠保育學會為蝙蝠蓋一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