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山林和水域,生態插畫家李政霖用畫筆上自然課

編按:在現代繁忙生活中,人們與自然的距離漸漸疏遠,受到人為破壞的環境也不停增加,而我們最近一次走進大自然的懷抱,又是什麼時候呢?4月迎來世界地球日,本月《倡議家》將邀請3位生態畫家聯合擔任客座總編,與大家分享生態插畫創作,並在創作中呼喊大眾對自然生態的關注。

本篇將帶來首位客座總編生態畫家李政霖專訪故事,他用畫筆畫出觸動靈魂的鳥類與淡水生態。

生態插畫家李政霖曾參與出版《臺灣野鳥手繪圖鑑》,現則醉心鑽研淡水魚生態。 圖/張皓婷攝影
生態插畫家李政霖曾參與出版《臺灣野鳥手繪圖鑑》,現則醉心鑽研淡水魚生態。 圖/張皓婷攝影

在智慧型手機和網路科技尚不普及的年代,愛鳥人士外出賞鳥總仰賴圖鑑,以辨別眼前的野鳥種類。雖然賞鳥文化存在已久,但直到2014年,台灣才出版了第一本國人自行撰寫與繪圖的《臺灣野鳥手繪圖鑑》,耗時4年,當時的繪者李政霖用水彩一筆一畫勾勒的精細線條,如今看來依舊令人驚豔。

讓人意外的是,在圖鑑中畫出658種鳥類的李政霖,未曾受過系統性的繪畫訓練,憑藉自幼對繪畫的熱愛與不斷練習,終成為生態插畫家。他透露,領他進入寫實繪圖大門的啟蒙老師,是小學時的一位自然老師。有趣的是,李政霖成為職業畫家前,也曾是名國小自然老師。

李政霖從小熱愛畫畫,他透露小時候最愛畫恐龍,而成為職業畫家前,他曾是一名國小代課老師。  圖/張皓婷攝影
李政霖從小熱愛畫畫,他透露小時候最愛畫恐龍,而成為職業畫家前,他曾是一名國小代課老師。 圖/張皓婷攝影

離開學校後 他用插畫展開教室外的自然教育

從自然科學教育學系畢業後,李政霖理所當然地留在體制內教育系統作育英才,他說自己當時只是名代課的「流浪教師」,後來跟隨伴侶的腳步前往彰化教書。但李政霖毫不諱言,在彰化教書的那一年,由於無法適應當地傳統的教學風氣,他內心感到非常痛苦,直到台北鳥會找上他畫一份摺頁的鳥類插圖,李政霖的職涯才迎來關鍵轉捩點。

在摺頁插畫案件獲得肯定後,李政霖毅然決然卸下教師身分,「退居幕後」專心作畫。他事後發現,生態插畫的工作本質仍舊在做環境與自然科學教育,只是改以圖畫與文字為媒介,而這才是讓他真正感到快樂的工作模式。

不過轉職前,李政霖早已在不知不覺間,為未來的插畫之路打下基礎。從大學時期就在關渡自然公園擔任志工,繪製刊物內的插圖,並自此與台北鳥會結下不解之緣,培養觀察鳥類的技能,後來更陸續接到鳥會的插畫委託。退伍後,則接下零星的插畫案件,當起兼職畫家。

生態調查多重要?親眼見過才能畫進靈魂深處

此時恰好遇上臺北市立動物園在徵研究助理,工作內容需要到野外出差,進行生態調查,喜愛動物的李政霖便與朋友相約應徵,沒想到順利成為蝙蝠專家陳湘繁的助理。在動物園工作的這一年,李政霖跟隨陳湘繁前進綠島觀察狐蝠,同時負責調查島上的陸域脊椎動物,他也因此發現不少罕見的鳥類紀錄。

李政霖表示,調查野生動物的過程,讓他有機會親眼看見活生生的動物,在野外棲地真實活動的樣貌。他強調,「想要畫出動物的靈魂,一定要看過牠活著的樣子,不能只看標本或是靜態的照片。」

李政霖認為,照片呈現的畫面不一定能呈現動物真實的姿態,加上不同棲地有不同生態特色和氛圍,例如不同海拔的地景有明顯差異,哪些動物周邊要搭配樹幹或樹枝等,都牽涉作畫時的用色、筆觸與畫面安排。

詳記每隻野鳥羽色、長相 4年規律工作畫出2500張插圖

正因為大自然的豐富多元的生態,李政霖著手繪製野鳥圖鑑前,便製作一份Excel表格,紀錄每一種鳥類的特色與環境背景,舉凡羽色、公母差異、飛行特色、不同季節的長相等,都一一羅列在表格裡,也方便計算需要的插圖數量,最後統計全書需要繪製的圖像竟多達2500張。

李政霖自嘲,畫圖鑑時規律的生活作息,比過去當老師時更像一名公務員。他每天清晨6點起床,隨意吃些早點果腹,接下來就坐在工作桌前開始畫畫,彷彿進入一個無我的境界。

有時回過神天色已黑,出門吃頓晚餐返家後,又回到桌前一路加班至晚上10點。即便一天要工作十多個小時,同一隻鳥曾被退件10次,但隔天早上6點,李政霖依然會興奮地起床畫圖。

為了完成野鳥手繪圖鑑,李政霖利用Excel表格進行前置作業,記錄所有鳥類的特色。 圖/張皓婷攝影
為了完成野鳥手繪圖鑑,李政霖利用Excel表格進行前置作業,記錄所有鳥類的特色。 圖/張皓婷攝影

邊畫圖邊賞鳥 意外發現野外棲地快速變遷

這樣的生活每隔5至10天,李政霖便會為自己安排幾天假期,前往新北的野柳或八里觀音山觀賞過境鳥,時間許可的話也會到塔塔加、大雪山等地,觀察中高海拔的自然生態。這些外出行程,一方面能近距離觀測動植物,同時也補充創作能量。

李政霖也透露,繪製鳥類圖鑑時,有段期間經常前往彰化芳苑海邊賞鳥,當時特別關注大杓鷸與黦鷸兩種來自境外的保育鳥類,細長微彎像把彎刀的鳥喙,讓牠們在溼地中特別顯眼,但芳苑的海岸,過去並不是牠們的主要棲地。

李政霖回憶,隨著台61線西濱快速公路經過當地,加上鄰近替代棲地出現太陽能光電板,周遭環境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化,不僅到訪的候鳥減少,許多水鳥也不再到附近魚塭的堤岸上休息。這一切發生的速度超乎預期,鳥群來與不來的時間差,李政霖甚至來不及畫完一本野鳥圖鑑。

在工作間的空檔,李政霖會安排假期,走進大自然,替自己的身心充電。 圖/張皓婷攝影
在工作間的空檔,李政霖會安排假期,走進大自然,替自己的身心充電。 圖/張皓婷攝影

水下一切都在「飛」 觀測淡水魚就像進入異世界

而距離野鳥圖鑑出版過了10年,李政霖笑稱,「現在『鳥工』大概剩不到以前的一半了」,對鳥類的辨識能力進入「嚴重衰退期」。除了幾年前成為人父後,幾乎擠不出時間進行野外踏查,另一個原因則是他開始投入更多心力在淡水魚和溪流身上。

當年結束野鳥圖鑑製作後,家人一句「鳥都畫完了,你接下來要畫什麼?」的靈魂拷問,驅使李政霖展開多方嘗試、走出舒適圈。接下關渡自然公園一件繪製靜水域魚類的委託案後,他透過朋友引薦,認識了淡水魚調查專家周銘泰,兩人一拍即合,李政霖自此開始跟著周銘泰前往各個水域觀察水下生態。

李政霖分享,生物採集是觀測的其中一環,但手中的大網子,並不是每次抽離水面都有收穫,「撈魚的那過程中就好像在抽獎,後來撈上癮,每次撈完魚就覺得好滿足,法喜充滿的感覺。」雖然李政霖的妻子開玩笑說,這種內心的療癒感,可能只是大自然裡充滿負離子所致。

著迷於水下世界後,李政霖與朋友們甚至會在溪邊換上防寒衣,整個人趴進溪流裡觀察,他形容,「水的浮力大,因此水下世界的所有東西都在飛,跟陸地世界完全不一樣」,彷彿自己脫離現實世界的束縛,身處另一個異次元空間,有些東西悠悠、緩緩地從眼前漂過,有些則迅速飛竄。

除了鳥類,李政霖近年也研究淡水環境,並著手繪製河川中的水下生物。 圖/張皓婷攝影
除了鳥類,李政霖近年也研究淡水環境,並著手繪製河川中的水下生物。 圖/張皓婷攝影

水下光影與魚類獨特色素細胞 他直呼「比鳥更難畫」

2017年左右,李政霖還創建一個名為「溪望」的生態教育網站,圖文並茂地介紹東北角溪流上中下游的生態,從魚類、蝦蟹、昆蟲,到陸地上的鳥類、食蟹獴,每種生物習慣出沒的地點與特性,全都詳細標示在圖畫中。

不過對李政霖認為,魚類和鳥類相比之下,前者繪製的困難度更高,他謙虛地說自己依然無法精準掌握每種魚類的氣質差異,但事實上,魚類特殊的生物特徵,本就相當考驗繪畫技巧。

李政霖解釋,魚類身上的色素細胞比一般陸生動物多,因此能呈現豐富色彩,加上表面黏液、鱗片、骨片在水中呈現不同光影變化,有的魚身上像是自帶金屬光澤,有的則像抹上一層廣告顏料,而如何做到每層顏色和質感不互相干擾,非常考驗技術。他坦言,直到現在還是有幾種常見淡水魚的圖像,依然無法畫到讓自己滿意。

也因此,若要出版一本淡水魚圖鑑,李政霖評估,可能需要花費長達10年的時間,現階段他想要先畫一本以河川洄游生態為主題的漫畫。然而隨著水環境不斷受到人為破壞,10年後的河川環境,恐怕已是不同樣貌,關心水環境刻不容緩,因此如果有特定需求,李政霖仍會義不容辭投入產製相關圖文,繼續發揮繪畫與生態教育的特長。


「一個人為社會付出很辛苦,但一群人就不會寂寞。」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成為倡議家!

追蹤【倡議+】粉絲團:FacebookInstagram

收聽【倡議家電台】Podcast:在Apple Podcast收聽、在Spotify收聽、在KKBOX收聽、在Google Podcast收聽,或搜尋「倡議家電台」。

作者文章

專吃珊瑚「魔鬼海星」爆增!東沙環礁棘冠海星超出可負擔密度40倍

專吃珊瑚「魔鬼海星」爆增!東沙環礁棘冠海星超出可負擔密度40倍

新興科技帶動經濟發展卻耗水電 聯合國:環境負面影響「變嚴重」

新興科技帶動經濟發展卻耗水電 聯合國:環境負面影響「變嚴重」

碳費3子法研商 環團諷台灣獨步全球:1噸收20元比礦泉水便宜

碳費3子法研商 環團諷台灣獨步全球:1噸收20元比礦泉水便宜

墾丁7/20啟動護蟹交管防陸殺  學者仍憂棲地破壞、保育成效低

墾丁7/20啟動護蟹交管防陸殺 學者仍憂棲地破壞、保育成效低

最新文章

碳費開徵會綠色通膨、碳洩漏嗎?中經院劉哲良:先上路再滾動修正

碳費開徵會綠色通膨、碳洩漏嗎?中經院劉哲良:先上路再滾動修正

為城市留下水與綠地 經典工程創辦人劉柏宏以自然為本打造城市韌性

為城市留下水與綠地 經典工程創辦人劉柏宏以自然為本打造城市韌性

不數人頭的地方發展學 小鎮智能靠區塊鍊把脈痛點

不數人頭的地方發展學 小鎮智能靠區塊鍊把脈痛點

躲不過都市熱島效應?台大教授石婉瑜:善用城市自然條件降溫

躲不過都市熱島效應?台大教授石婉瑜:善用城市自然條件降溫

為何築起高堤仍淹水?北大教授廖桂賢:城市韌性不是控制而是共存

為何築起高堤仍淹水?北大教授廖桂賢:城市韌性不是控制而是共存

台達、海科館建零碳「珊瑚諾亞方舟」 拼3年復育1萬株、培育耐熱品種

台達、海科館建零碳「珊瑚諾亞方舟」 拼3年復育1萬株、培育耐熱品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