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當志工好棒棒?看他們如何消費弱勢靠公益賺錢

2019/02/21 徐沛然

2016年8月21日,知名小說《哈利波特》系列作者J.K 羅琳(J. K. Rowling)在她的 社交網站Twitter 帳號上抨擊了「志工旅遊」(Voluntourism)或稱「公益旅行」,並且特別強調那些在國外孤兒院所造成的問題。

她說:

「志工旅遊是那些極端貧窮國家的家庭破碎的原因之一,因為它鼓勵那些作為生意經營的孤兒院。」

「我剛剛被一間慈善機構要求支持(無疑是善意的)提供給西方人『在兒童機構中的志願服務經驗』」

「你的孤兒院志工經驗可以帶給你其中一個好處就是,讓你的履歷表看來與眾不同。」

J. K. 羅琳指出,儘管人們可能帶著善意,但他們的作法很可能讓孤兒院這樣的收容機構持續長存。

所謂的志工旅遊主要是將旅遊跟志工服務,或是公益活動相結合。對旅行者來說,可以擁有比傳統旅遊更深入的體驗。對於當地組織來說,也是尋求資源或協助的管道之一。

J. K. 羅琳指出的孤兒院志工旅遊,就是在富裕西方國家招募志工,前往發展中國家的孤兒院服務的一種作法。志工所繳交的費用除了支付旅行必要開之外,部份也將流向給旅遊業者及孤兒院方。理想上,志工旅遊可以達到雙贏;但實際實行面上,卻也帶來許多問題。

成為生財工具 孤兒「供不應求」

孤兒院志工旅遊而言,在發展中國家造成的爭議就包括孤兒院營利化、將孤兒視為生財工具。當經營孤兒院有利可圖,孤兒院數量就會成長,造成孤兒「供不應求」,甚至院方得花錢購買兒童的扭曲現象。而短期志工頻繁地替換,對院童的學習成長均帶來負面影響。

志工們在孤兒院頻頻和兒童拍照打卡,分享至社群網站的作法,也有自我炫耀並侵害兒童隱私之虞。以上種種原因,使得許多兒童權益團體均批評孤兒院志工旅遊不僅幫助有限,反而惡化兒童的處境。

事實上,許多參與過國際志工活動的人也會懷疑自己的行動是否真能產生正面效應?2014年,作家皮帕˙畢德爾(Pippa Biddle)在網路上分享了她高中時期,前往多明尼加和坦桑尼亞的兩次海外志工旅遊經驗。

她寫到:

事實證明,我身為一位白人小女孩,擅長做很多事情。我擅長籌措資金、培訓志工、募集物資、協調計畫和說故事。我的想法靈活富有創造力,能夠快速思考。在書面條件上,依照大多數人標準,我很適合從事國際援助工作。但我不應該。

我不是一名老師、一位醫生、一個木匠、一位科學家、一名工程師,或是任何一位能為發展中國家社區提供具體協助和長期解決方案的專業人士。我是一個5英呎4英吋的白人女孩,可以背得動中等重量的東西,和孩子一起騎馬、試著教課、給幾千人(或是更少)述說我如何找尋自我的故事(伴隨著PowerPoint)。

畢德爾的文章引發國際志工社群廣泛討論,許多人肯定她的誠實自省,並分享自己「搞砸」或「幫不上忙」的各種經驗。也有人認為在經過良好設計後,志工旅行仍然可以對當地有所助益。

非營利組織商業化 志工旅遊有利可圖

根據《旅遊研究與行銷》(Tourism Research & Marketing)網站2008年出版的一份資料指出,當時全球一年的志工旅遊者已經超過160萬人,他們總花費超過20億美元。是一個持續成長中的產業。

學者亞歷山卓.柯蘭(Alexandra Coghlan)和史蒂夫.諾亞克(Steve Noakes)2012年發表的一份研究表示,志工旅遊的興盛和非營利組織商業化的趨勢密切相關,當傳統非營利組織的工作項目被要求財務要自給自足,或是像企業般能賺取盈餘時,開發志工旅遊就成為主事者考慮的選項之一。然而將原本的工作內容調整成由短期外國志工執行,或是轉變為服務志工體驗的商業模式,都會增加原本計畫執行的風險,以及模糊了原本組織的目標。

志工們往往預設兒童缺乏各種社會支持系統,自己的到來則是將兒童從痛苦之中拯救出來。...
志工們往往預設兒童缺乏各種社會支持系統,自己的到來則是將兒童從痛苦之中拯救出來。示意圖非本文當事人。圖/pixabay

北卡羅來納州大學夏洛特分校人類學助理教授安卓亞˙佛瑞德斯(Andrea Freidus)則根據她在馬拉威(Malawi)孤兒院志工的研究指出,大多數遠道而來的志工並不具備計畫所需的相關技能,也不需要承諾長期參與。他們多半參與相對簡單且有限的工作項目,甚至只是和被認為孤獨且絕望的兒童「做朋友」。

她批評,志工們往往預設兒童缺乏各種社會支持系統,自己的到來則是將兒童從痛苦之中拯救出來,這樣的想像延續了絕望的非洲需要仁慈的西方世界救贖的刻板印象。佛瑞德斯直言,因為志工只能短期停留,且設計給他們參與的計畫註定只能非常簡單膚淺,使得志工難以在服務過程中思考造成人道危機的結構性問題。

報名國際志工前 想清楚自己的目的

反思自己年輕時候的國際志工經驗過後,志工旅遊成為皮帕˙畢德爾主要關注的領域。她指出,許多帶著救世主情結的國際志工來到當地之後,往往輕視當地人的能力、經驗以及生活智慧,而忽略了當地民眾才應該是計畫的主體。

她亦不客氣地指出,志工付出了數萬美元來到當地,但實際上的幫助相當有限。如果將這些錢捐贈給適當的組織讓他們運用,比如說聘僱有相應技術跟能力的本國工作人員,帶來的長期正面效益將遠遠大過於一位短期外國志工。

聽起來志工旅行或國際志工的弊端遠大於效益,是否完全事不可為?

畢德爾指出,當前的志工旅行產業需要建立起相關的法規,以及外部監督機制,以確保能夠淘汰掉一些惡劣的組織。這些組織不顧當地的真實需求,只想要招募大量志工從事缺乏建設性跟可持續性的計畫,以賺取利潤。反過來說,在一些設計良好的方案當中,志工仍然有可能發揮一定的作用。例如一些標榜遵守公平貿易原則的國際志工計畫。

畢德爾認為,許多人參加國際志工的主要目的是接觸異文化以自我成長,承認這點並無不妥,至少可以讓自己在過程中放開心胸學習,並且也能夠減少以幫助之名造成傷害。最終她建議,在報名之前要想清楚自己此行的目的,確定自己具備該計畫所需要的技能,並確保自己對當地預先做好足夠的功課。最終要反問自己,如果自己真的是想要「幫助」,是否有比親自去當志工更好的方式達到目的?

許多人參加國際志工的主要目的是接觸異文化以自我成長。示意圖非本文當事人。圖/pi...
許多人參加國際志工的主要目的是接觸異文化以自我成長。示意圖非本文當事人。圖/pixabay


揮別大政府時代,迎接大社會到來,我們都是驅動台灣進步的力量,點下圖訂閱我們

• 我要投稿:http://bit.ly/2wyDWmk

推薦閱讀

是幫助還是利用街友?破解《大誌》的社企神話

愛心不是口號 他們用跨領域藝術讓公益落地

當我們嚮往在世界漂泊 他們卻被迫流浪掙錢

地方的魅力在於「人」 面對日常才有創生可能

徐沛然

大學時期參與學運社團,就此開啟自己對社會議題的熱情。曾任《苦勞網》記者,近期關注新自由主義議程、貧窮與發展問題,以及跨國社會運動。著有《社企是門好生意?社會企業的批判與反思》。

作者文章

許多人參加國際志工的主要目的是接觸異文化以自我成長。示意圖非本文當事人。圖/pi...

當志工好棒棒?看他們如何消費弱勢靠公益賺錢

2019/02/21
《大誌雜誌》中文版創刊號,2010年4月1日在龍山寺捷運站發刊首賣,近30位街友...

是幫助還是利用街友?破解《大誌》的社企神話

2018/12/14

最新文章

克契立構想在列車旁邊加上管道,透過氣壓推動的磁鐵拉動列車前進。 圖/YouTub...

要開發更輕更快的列車!13歲少女挑戰馬斯克

2019/11/13
團隊自製的機器人。 圖/張瑋珊攝影

清大實驗教育 學生提計畫 自己排課程

2019/11/06
花蓮明利國小和部落學生將部落傳統文化,融入教育中。 圖/明利國小提供

不在學校的教育 給學生一堂不同的地方課

2019/11/01
雜學校創辦人蘇仰志(中)、阿雜社會事總召葉文宏(左)、阿雜社會事聯合策展人張景嵐...

讓孔子變「Johnny」 第5屆雜學展要大人小孩繼續不乖

2019/10/24
玩轉學校推出「反霸凌」創意教材,並發送至全台1500所學校。 圖/玩轉學校提供

國際反霸凌月 玩轉學校推創意教材拒霸凌

2019/10/23
為了分梯餵飽眾多學童,美國許多校園早上十點就開始讓學童輪流到餐廳吃午餐,每人只有...

幫學童篩選營養 「聰明零食」 販賣機還會自動上鎖

2019/10/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