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過好日 我們陪你建造「第二家園」

快樂學習協會為弱勢的小朋友建立「路燈」,守護他們成長。   圖/江建泰攝影
快樂學習協會為弱勢的小朋友建立「路燈」,守護他們成長。 圖/江建泰攝影

提到「家」,你會有什麼樣的想像?是永遠歡迎你回去的避風港,或者一起分享喜怒哀樂的地方,甚至是擁有共同回憶的場域。不過,對於有些人來說,記憶中的家僅是空蕩蕩的殼,無人陪伴且不再熟悉。

因此,社會上有一群人,用陪伴與照顧建立「第二家園」,幫助有需要的人們。快樂學習協會開設課後輔導班陪伴孩子成長;中華聖母基金會募資籌建團體家屋,讓失智症患者獲得妥善照護,也讓照護者喘息。

儘管兩個單位照顧的對象不同,但他們都在朝理想的「家」前進,一起吃飯、一起生活、一起好好過日子。

為孩子建立一座路燈守護這條名為成長的道路

非洲有一句俗諺「培養一名孩子,需要用全村的力量」。這句話揭示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性與所需資源;可是,在台灣各個看不見的角落,卻充滿無人陪伴的孩子們,放學後只能獨自在外遊蕩。

包括名導演吳念真等民間人士和團體為了普及藝術,在台灣各鄉鎮執行「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免費演戲給孩子們觀賞,沒想到卻在孩子們的笑臉背後,發現嚴肅又嚴重的問題,也就是弱勢族群的孩子每天放學後,沒有人管也缺乏陪伴,久而久之影響學習與人身安全。

為此,吳念真呼朋引伴成立「社團法人中華民國快樂學習協會」,希望結合民間的力量,與台灣各地的教育單位或基金會合作,為弱勢的小朋友提供免費的課後輔導,宛如一座路燈,守護這條名為成長的道路。

時間一晃眼過去9年,而當初那一座路燈也擴展至85座,各自在台灣發出點點亮光,守護近2,500名孩子的成長。「我們補足孩子在學校與家庭之間,缺少的照顧時間,而這樣的課後輔導的服務,我們稱為『孩子的秘密基地』。」快樂學習協會祕書長魏毓珊表示,協會服務的小朋友為國中與國小的小孩,單親家庭佔3成多,隔代教養佔2成,而原住民與新住民的孩子各佔15%。

提到最深刻的案例,魏毓珊回憶,有一位單親家庭的孩子,爸爸因為工作忙碌,儘管有心想陪伴他,也有心無力,只能把到處遊蕩的孩子送來;她說,孩子一開始與旁人的關係很緊張,就在一次與老師的談話中,脫口「反正沒有人愛我」。

這句話深深影響魏毓珊往後的陪伴歷程,也更堅定要當一座路燈,用心陪伴孩子們。「孩子的秘密基地要讓孩子們有歸屬感,有一個人在等待他們。」魏毓珊說,有些孩子一開始很冷漠,後來慢慢敞開心胸,到後來是一進門把書包丟在桌上,並大喊「我回來了」。

從冷漠到熱情、從陌生環境到歸屬的家,魏毓珊笑說,這裡是屬於他們的一個家,屬於孩子的秘密基地。

魏毓珊笑說,這裡是屬於他們的一個家,屬於孩子的秘密基地。 圖/江建泰攝影
魏毓珊笑說,這裡是屬於他們的一個家,屬於孩子的秘密基地。 圖/江建泰攝影

讓「鄰避」成為「鄰必」在熟悉的地方優雅老去

台灣社會第一次這麼老!台灣目前65歲以上老年人口將近4百萬,而全台灣老年人口比例最高的縣市就在嘉義市,從2007年之後再也沒有改變過,超高齡化伴隨而來的失智照護議題,成為重要且急迫的挑戰,如何才能架構一個更安全的支援網絡?

「整個嘉義地區有約3萬個失智症長輩需要照護。」中華聖母基金會執行長黎世宏推估,可是嘉義縣市準備好了嗎?可能還需要一些努力。

黎世宏口中的準備工作,不僅僅是足夠的照護人數或照護床位等,而是更有品質的照護水準。過去,台灣的失智症照護模式,是在護理之家、養護中心等機構,或者聘請家庭外籍看護工,不過這兩種模式都有不可忽略的缺點。

「在失能長輩退化的過程中,我們有一個很重要的目標,也就是讓他保持原有的能力,保持得越好越能減輕照護者的壓力。」黎世宏表示,可是傳統的兩種模式無法延緩長輩失能的速度,以照護式機構來說,受限於照護人力比、空間與知識等,家屬要簽約束同意書,限制長輩的行動;家庭外籍看護工雖然讓長輩有較多自由,但雙方的語言和溝通能力有落差,無法滿足長輩的社交需求。

團體家屋與傳統照護不同,是讓長輩做熟悉的事,延續日常生活。  圖/江建泰攝影
團體家屋與傳統照護不同,是讓長輩做熟悉的事,延續日常生活。 圖/江建泰攝影

面臨如此棘手的問題,黎世宏沒有退縮,反而選擇艱困卻有效的道路;他於2007年推動團體家屋的照護模式,顛覆以往大型機構的想像,轉型成小型照護單元。

黎世宏解釋,失智症團體家屋是從瑞典引進來的照護模式,可以把它想像成「家」,5到9個人共同住在一個空間內,有各自的房間與共同活動的客廳、廚房、浴室,照護的人不會一直換,並且導入「生活即復健」的概念,把生活瑣事當成復健,例如掃地、洗碗、澆花、摺衣服等,這與機構把長輩限縮在一定空間內是不一樣的。

此外,黎世宏強調,這一個團體家屋是「生長」在社區內,長輩甚至可以去廟裡拜拜或教堂禮拜,或到附近的商店買東西,也就是日常生活的延續。

「社區式照護」翻轉「機構式照護」,但推動過程卻相當艱辛,由於概念鮮為人知,因此團體家屋的數量緩慢成長,從2007年至今,全台只有25家。

黎世宏有信心地說,等到台灣人深入對社區式照護了解,就能翻轉困境,而過往常被視為厭惡設施,在超高齡化後也會從「鄰避」變成「鄰必」,畢竟「你會想把家人送到10公里以外的照護機構,還是離家兩步遠的團體家屋」。

黎世宏強調,團體家屋將會從「鄰避」變成「鄰必」。  圖/江建泰攝影
黎世宏強調,團體家屋將會從「鄰避」變成「鄰必」。 圖/江建泰攝影

由少至老的照顧為台灣注入穩定且安心的力量

從課輔班到團體家屋,雖然服務的對象與方式不同,但快樂學習協會與中華聖母基金會都在為台灣打造一個家,一處能夠安心、舒適生活的場域,未來的社區規劃將以「家」的角度出發,這一點與台灣三菱電梯不謀而合。

台灣三菱電梯的核心價值就是營造安全、安心、舒適、節能的社會環境,並且隨著社會趨勢的脈動,「由少至老」加深、加廣自身回饋社會的關注層面。

學習成長階段,為提供學子公平的教育機會,因此透過捐助教育部教育儲蓄戶、家扶基金會、快樂學習協會,爭取更好的學習環境;職場奮鬥的階段,台灣三菱電梯注重員工的教育訓練,持續精進各自技術,不僅優化產品服務,更能為台灣提供更豐沃的技術土壤,培育更優質的永續人才;樂活退休階段,透過捐助電梯,服務行動不便的長輩,安全便利來往各個想去的地方,迎來平穩的人生風景。

總經理李舜洋表示,台灣三菱電梯的CSR概念就是「由少至老」,全方位提供持續性的支援,期望打造一處安全、安心的家,更希望用這些作為影響每一位員工與利害關係人,在他們行有餘力之時,也可以貢獻自身心力,為活力與富饒的社會展開實際行動。

理想的「家」有什麼樣的特性?台灣三菱電梯用自身的行動,為台灣提供一個溫暖且充滿希望的案例。有人才有家,而「由少至老」的人本概念,也將為台灣注入一股穩定且安心的力量,支持眾人前進,朝向更永續的未來。

總經理李舜洋表示,台灣三菱電梯CSR概念就是「由少至老」全方位提供持續性的支援。 圖/江建泰攝影
總經理李舜洋表示,台灣三菱電梯CSR概念就是「由少至老」全方位提供持續性的支援。 圖/江建泰攝影

作者文章

農業基本法目標4年內上路 部長陳駿季:發展永續韌性農業

農業基本法目標4年內上路 部長陳駿季:發展永續韌性農業

搶救三腳狗!雲林12名國中生展開搶救 減少獸鋏護動物

搶救三腳狗!雲林12名國中生展開搶救 減少獸鋏護動物

環境部長彭啟明擬推「菸蒂不落地」方案 從小事改變環境

環境部長彭啟明擬推「菸蒂不落地」方案 從小事改變環境

台廠注意:微軟要求供應商 2030年100%用再生能源

台廠注意:微軟要求供應商 2030年100%用再生能源

最新文章

考量國際競爭力-環境部長彭啟明:碳費「愈快上路愈好」

考量國際競爭力-環境部長彭啟明:碳費「愈快上路愈好」

讓鐵路旅行更便宜!23歲奧地利氣候青年 力拚前進歐洲議會

讓鐵路旅行更便宜!23歲奧地利氣候青年 力拚前進歐洲議會

地球母親辛苦了!大霈母親節前辦淨灘 2小時清1567公斤海廢

地球母親辛苦了!大霈母親節前辦淨灘 2小時清1567公斤海廢

【倡議家電台】聯合利華蕭錫安|理想工作找不到?靠自己畫職涯路徑圖!

【倡議家電台】聯合利華蕭錫安|理想工作找不到?靠自己畫職涯路徑圖!

想留住Z世代人才?聯合利華前CEO波曼:永續是關鍵

想留住Z世代人才?聯合利華前CEO波曼:永續是關鍵

【倡議家電台】宏碁劉靜靜|永續利害關係人多 如何讓所有人都認同?

【倡議家電台】宏碁劉靜靜|永續利害關係人多 如何讓所有人都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