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質燃料的環境代價?印尼為棕櫚油 砍1500萬英畝天然林

印尼是現在世界上最主要的棕櫚油生產國。 圖/unsplash
印尼是現在世界上最主要的棕櫚油生產國。 圖/unsplash

編按:從食品到能源都能看見棕櫚油的蹤影,但同時也是現代充滿爭議的原料,原因之一正是生產棕櫚油前必須大量砍伐原始森林,改種植油棕,導致林地加速消失,喬瑟琳・祖克曼(Jocelyn C. Zuckerman)前進棕櫚油最大生產國──印尼一探究竟,並將種植黑幕全寫進《棕櫚油帝國》一書。

從食品到能源都能看見棕櫚油的蹤影,但同時也是現代充滿爭議的原料。 圖/unsplash
從食品到能源都能看見棕櫚油的蹤影,但同時也是現代充滿爭議的原料。 圖/unsplash

2000年代初期,印尼政府通過了一系列旨在取代過去中央集權體制的改革—這樣的體制對擁有1萬7千個島嶼的國家而言,從來都不適合—並將政治權力下放到各省與縣。自此之後,授予伐木與種植園許可證的權力便落到了縣長手上,也就是所謂的bupatis。

為增加生質燃料 印尼大砍1300萬英畝森林

幾年後,全球化石燃料價格居高不下,農產品價格走低,讓各國政府開始重視生質燃料。美國前總統喬治.W.布希以美國對國外石油「上癮」為由,於其2007年國情咨文中,誓言要在10年內將美國的汽油使用量減少20%。

幾個月後,他在簽署《能源自主與安全法》時,更表示「在減少依賴石油、對抗全球氣候變遷、擴大生產再生能源方面,我們邁出了重要的一步,給予下一代一個更強大、更乾淨、更安全的國家。」

該法案在兩黨支持下通過—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稱此舉「具開創性」—為汽車與輕型卡車設定了更高的油耗標準,並要求到2022年要生產360億加侖的再生燃料(包括玉米、大豆、油棕與糖),幾乎是增加5倍。2年後,歐洲公布「歐盟再生能源指令」(Renewable Energy Directive,簡稱RED),目標2020年10%的運輸燃料來自生質燃料。

美國眾議院議員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 圖/美聯社
美國眾議院議員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 圖/美聯社

東南亞的棕櫚油業得知這些政策後喜出望外。種植園公司立即著手擴大生產規模,長久以來它們不斷遊說西方政客引進生質燃料措施。印尼宣布將把1300萬英畝的森林—相當於西維吉尼亞州的面積—變成油棕園。

到了2011年,歐洲的棕櫚油進口量飆升到15%,隔年再飆漲至19%。(如今,歐盟是世界第二大棕櫚油進口經濟體,僅次於印度。)2017年,油棕已占全球生質燃料生產原料的31%。

擴大種植油棕的背後 是賄賂、欺騙與空殼公司

要取得擴大種植面積的許可證意謂著得勾結新的bupatis。賄賂成了最主要的手段,政客們幫親朋好友,以及任何願意出錢的人,讓他們提出的計畫順利過關。(那個死掉的記者? 他生前一直在調查一家由當地bupatis的姪子經營的公司。)

通常可以免除掉原本程序所需的環境與社會影響評估,包括與可能受影響的社區進行強制性協商。即使真的進行協商,過程往往是場騙局,村民們簽署放棄土地權,換來不存在的耕地與承諾了卻永遠拿不到的款項。

如此猖獗的違法行為最後促使「根除腐敗委員會」(Corruption Eradication Commission)成立,該組織督促當權的bupatis得詳加說明取得許可的計畫。當權者往往核發許可證給熟人建立的空殼公司。這些人隨後將「影子公司」賣給種植園公司,通常可以賣到數十萬美元,而其中大多數現金會回流到bupatis身上。

婆羅洲一位州長以其親戚與親信的名義,成立了至少18家空殼公司,再授予這些公司興建大型種植園的許可證。這些公司很快就會賣給豐益國際或其他已成立的公司。

「我們得到的只有壓迫,」農民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說,他的土地也因前述交易被收購。「他們清整了我們的土地、將廢棄物傾倒在我們的河流裡……(bupati)開給我們的永遠都是空頭支票。我覺得他把當上bupati視作能盡量撈錢的機會。」

「森林之眼」不惜偽裝保育專家 追蹤林地破壞者

我聽說蘇門答臘有一家監督組織負責追蹤棕櫚油業不法途徑,他們能掌握這個產業背後的勢力。「森林之眼」(Eyes on the Forest,簡稱EoF)每次都會在印尼最常發生森林砍伐的地區蹲點數週。

透過無人機、衛星圖像與精湛的臥底技巧,他們紀錄了非法的油棕果實如何進入當地工廠與煉油廠,最終進入我們的廚房、浴室與油箱。他們同意向我展示整個過程。

「在這裡右轉,」瓦萬(Wawan)指著擋風玻璃說。我們的司機是個抽菸、帽子反戴、戴著Vans太陽眼鏡的孩子,他把豐田汽車緩緩開到一條佈滿車轍印的路上,我們顛簸了幾英里,最後停在一棟電光藍色的高腳屋旁。

我們從占碑省出發—花了將近一天的時間,但我總算獲得官僚的許可──無盡遼闊的油棕園景色取代了原本前門敞開的商店、金色圓頂的清真寺。瓦萬(這裡的所有名字都是化名)是「森林之眼」的首席調查員,他帶我們到這裡看一位他監視已久的當地農民。這位所謂的侵占者砍伐了保護區內的森林,如今明顯違法種植油棕。

兩個男人原本躺在木製平台兼長凳上,看見我們便微笑起身與我們握手。我們拉了塑膠椅子,他們坐回長凳上,每個人都伸手去拿一種在印尼普遍到如同身體一部分的東西,也就是丁香香菸(如前所述,該國是世界吸菸之都,超過半數10歲以上的男性每天都抽菸。儘管香菸包裝上都有噁心的喉嚨與肺部受損照。)

會說5種語言的瓦萬毫不費力地切換到農民們所說的爪哇方言,和他們談論天氣與最近踐踏這裡的象群,摧毀了他們新栽的幼苗。

我們駛離當地後的大概1小時,「森林之眼」成員、擔任我翻譯的布勇(Buyung)向我解釋,那屋裡的男人相信瓦萬是其中一家油棕公司的保育專家。他不時造訪那裡,表面上提供他們有關維護土壤或對付害蟲的技巧,其實是要追蹤當地砍伐與種植的人們,與背後資助這一切破壞的人。

印尼年毀林率超越巴西 成全球最大棕櫚油生產國

圖/麥田出版提供
圖/麥田出版提供

西方的生質燃料熱,加上近年將許可權力下放的印尼,讓整個情勢雪上加霜。2000年至2012年間,印尼損失了逾1500萬英畝的天然林,年毀林率首度超越巴西。

自2000年以來,印度目前約4分之3的棕櫚油生產已經可以在網路上找到資料,多數油棕園都在蘇門答臘以及曾經雨林鬱鬱蔥蔥的婆羅洲。種植園公司掌控了印尼8萬平方英里的土地—占該國12%的面積。(印尼於2006年再度超越馬來西亞成為世界第一大棕櫚油生產國,直到今日。)

「以前只有蘇哈托和他的親信在竊取該國自然資源,」華盛頓特區非政府組織「偉大地球」(Mighty Earth)執行長格倫.胡羅維茲(Glenn Hurowitz)說。「以前一個人能偷的東西有限。但現在全國有5百個小蘇哈托在偷印尼的自然資源。」



「一個人為社會付出很辛苦,但一群人就不會寂寞。」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成為倡議家!

追蹤【倡議+】FB粉絲團:https://lihi2.cc/SPUFo

聽【倡議家電台】Podcast:在Apple Podcast收聽、在Spotify收聽、在KKBOX收聽,或搜尋「倡議家電台」。

作者文章

專吃珊瑚「魔鬼海星」爆增!東沙環礁棘冠海星超出可負擔密度40倍

專吃珊瑚「魔鬼海星」爆增!東沙環礁棘冠海星超出可負擔密度40倍

新興科技帶動經濟發展卻耗水電 聯合國:環境負面影響「變嚴重」

新興科技帶動經濟發展卻耗水電 聯合國:環境負面影響「變嚴重」

碳費3子法研商 環團諷台灣獨步全球:1噸收20元比礦泉水便宜

碳費3子法研商 環團諷台灣獨步全球:1噸收20元比礦泉水便宜

墾丁7/20啟動護蟹交管防陸殺  學者仍憂棲地破壞、保育成效低

墾丁7/20啟動護蟹交管防陸殺 學者仍憂棲地破壞、保育成效低

最新文章

新興科技帶動經濟發展卻耗水電 聯合國:環境負面影響「變嚴重」

新興科技帶動經濟發展卻耗水電 聯合國:環境負面影響「變嚴重」

民眾用法律對抗氣候變遷 全球企業面臨更多「氣候訴訟」

民眾用法律對抗氣候變遷 全球企業面臨更多「氣候訴訟」

全球醫院碳排佔溫室氣體排放4.4% 台灣高出平均值

全球醫院碳排佔溫室氣體排放4.4% 台灣高出平均值

聯合國秘書長:須加快實現SDGs 目前僅17%目標符合進度

聯合國秘書長:須加快實現SDGs 目前僅17%目標符合進度

氣候變遷、海平面上升威脅生存...巴拿馬小島居民告別家鄉

氣候變遷、海平面上升威脅生存...巴拿馬小島居民告別家鄉

Google年度環境報告:為發展 AI 碳排放5年增48%

Google年度環境報告:為發展 AI 碳排放5年增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