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你好,我是塔羅師

2019/01/03 洪梓源

2013年,身為博士生的我,決定將台灣的身心靈產業作為我的研究主題,所以我就化身為塔羅師,來到溫州街的某間咖啡店裡擔任駐點塔羅師,想要親身體驗作為一名身心靈工作者會遭遇到什麼樣的甘苦。

塔羅師初體驗,同行來的震撼教育

在擔任塔羅師的其間,有幾個讓我印象深刻的客人。

在我剛開始執業時,身爲一個塔羅界的新人,經常在咖啡店裡發呆了兩三個小時還等不到一個客人上門。這對於內向害羞的我來說,不免覺得有些尷尬。有一天,正當我以為今天又要做白工的時刻,突然有一位客人來到我的面前,說要請我算塔羅。

做為新進的塔羅師,碰到難得而來的客人,總是喜出望外,用盡渾身解數來抽牌,希望能幫客人解決疑難。我甚至用我發明的牌陣,很「大陣仗」的替客人回答問題。

在這解牌的過程中,客人也反饋了許多問題,例如「星星牌是什麼意思?」、「這個牌陣是用來預測兩人的關係嗎?」等等。當時我只以為是客人對塔羅充滿好奇心,所以不疑有他,他問什麼我就答什麼。

雖然遭遇過許多形形色色的客人,但大抵來說,人們問的問題不脫感情與工作兩大塊。圖/...
雖然遭遇過許多形形色色的客人,但大抵來說,人們問的問題不脫感情與工作兩大塊。圖/pixabay

直到客人離開後,店裡的員工才來到我身邊,悠悠地說,「那是其他咖啡店的塔羅師,他看你是新來的,來測試你的功力。」

我聽了心一驚,原來塔羅圈裡竟有這等操作。雖然我並不太害怕有人來挑戰,但對於我真心待人,卻沒得到他人的誠懇以對,心裡不免有些難過。

面對菜鳥塔羅師,客人的溫柔對待

相較於同行間可能會有的試探,有時客人反而會給我更多的溫暖。

這是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經驗,也是在我入行初期時遇到的。

那是一位身穿女裝的生理男性客人。第一次親眼見到這樣的人物時,心裡其實是感到震撼的。但我並不知道講什麼話是否會冒犯到對方,所以也沒有多問性向之類的問題。

當時我做為一個菜鳥,同時又是個內向的人,所以占卜的過程中,有時難免會緊張,講話結結巴巴的。通常遇到這種狀況時,我都會先向對方招認我的緊張,因為過往的經驗告訴我,只要將自己的弱點坦然暴露,緊張感就會消除大半。

當我和這位客人坦白後,他很溫柔的告訴我和人應對的技巧。他不但跟我分享他在工作時和客人應對的經驗,也教導我做為一個塔羅師,應該要怎麼和人溝通會比較好。

事實上,在咖啡店遇到的客人,大多都是這樣,客客氣氣,很有禮貌。

在情感中鬼打牆的人,也許只是想知道自己的情感不是無處安放

雖然遭遇過許多形形色色的客人,但大抵來說,人們問的問題不脫感情與工作兩大塊。尤其溫州街咖啡店裡台、師大的學生居多,也許這裡的學生就業不太有困難、也許課業不是年輕人最重視的一環,所以感情的問題幾乎可說是最大宗。

感情的問題,雖然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故事是世界獨一無二,把自己經驗到的情緒視為是最鮮明的情感,但客觀分析起來,大部分客人的問題不外乎「能不能和某人在一起」或「要不要繼續和某人在一起」兩者。

相愛與別離,一直是感情世界的兩個重要主題。

對我來說,塔羅牌是個很圖像的占卜工具,那些圖像就像夢中的畫面一樣,他靠的是各種充滿象徵與隱喻的圖案來回答問題,而不是以死板板的教條告訴你應該要怎樣做才正確。我總覺得人的生活,並沒有非怎樣不可的金科玉律。

所以,大多時候,我都是依照牌面的圖案,給予客人一個大方向,不說太宿命的東西。例如,假如有人在感情問題中抽到了「死神牌」,我不會對客人說你的感情無望,而是會告訴他你在情感上,那些外在的風花雪月,美歸美,也難免有凋零消融一日。這時不妨將低迷的時刻當作沈潛期,好好地安養自己的心靈。

我想大部分的塔羅師,在面對客人的感情問題時,最害怕的就是遇到鬼打牆的客人了。

這類客人,有的會以「他喜歡我嗎?」這樣的問題起手。

鬼打牆的客人事實上他們並不笨,心中可能也已經有答案,只是想要有另外一個人幫他把內...
鬼打牆的客人事實上他們並不笨,心中可能也已經有答案,只是想要有另外一個人幫他把內心話說出來罷了。圖/pixabay

當得到的答案不盡人意的時候,他會繼續問:「那他『以後』會喜歡我嗎?」

接著可能是問:「那如果我怎麼樣怎麼樣了,他會喜歡我嗎?」

「那如果我『又』怎樣又怎樣了,他還會喜歡我嗎?」

鬼打牆的客人會這樣沒完沒了。事實上他們並不笨,心中可能也已經有答案了,只是想要有另外一個人幫他把內心話說出來罷了。

雖然有的塔羅師會不耐煩,會疾言厲色地回應客人,展現出塔羅師的權威。但我有時會想,這類客人也許需要的不是什麼多美好的解答,而是希望有人能告訴他,他付出的心意不是枉然、不是無處安放的。面對這樣的客人,塔羅師若能運用技巧,適時地推人一把,倒也是功德一件。

給我正解,其餘免談

不知道讀到這裡,會不會有讀者覺得像我這樣的塔羅師根本只是玩弄話術而已呢?事實上,塔羅的圈子裡,的確有的老師會挺不屑像這類的塔羅師的。

在我駐點的咖啡店裡,有另外一位塔羅師S,他除了會在咖啡店駐店占卜外,他一個星期也會有兩三天到西門町的塔羅占卜店排班服務。

在塔羅師S的引介後,我也去過這些塔羅店觀摩過幾次。我開始漸漸發現,即便像塔羅占卜這樣帶點神秘、看似超然於世的東西,依舊脫離不了世間事。在這裡,你可以看得到客人的階級、經濟地位、文化能力影響著他們面對生活大小事時的態度。

這種位於西門町、忠孝東路商圈的塔羅專門店,裡頭呈現的氣氛和咖啡店迥然不同。咖啡店的客人通常都是大學生、知識份子、文藝界人士,而在鬧區的塔羅占卜店裡,則會遇到更普羅的大眾,各種職業、各種階層的客人都有可能碰到。塔羅師S說,在忠孝商圈會碰到較多的白領上班族,而在西門町則還會碰到高中生、工人、甚至黑道大哥。

而這類的客人和咖啡店的客人不一樣,有時在咖啡廳裡的客人會很討厭塔羅師告訴他們太宿命論的答案,充滿各種可能性的解牌方向反而能獲得青睞。但在塔羅店遇到的客人,通常傾向希望塔羅師能告訴他們「明確」的答案,而非看起來模稜兩可的建言。

塔羅師S就說,他曾遇過一位黑道大哥曾來店占卜,一進來劈頭就問官司會不會贏?

我光聽這個案例,就覺得冷汗直流。

在這裡,塔羅師必須很明確的一句話,說官司「會贏」或是「會輸」,沒有其他的。什麼「歹路不能走」、「你必須修心養性」,這類的話對這些客人來講太過籠統,不僅緩不濟急,有些客人甚至根本沒有能力理解讀書人的高談闊論。

所以,鬧區塔羅店的老闆都會囑咐旗下的塔羅師:「我們是算命的,不是做心理諮詢的!」

面對現實的陰霾,塔羅師在雲中找光

綜上的例子,可以發現,在塔羅師裡存在著「論命」和「諮詢」兩種傾向。

做為一個塔羅師,常常可以看到某些客人,正走在生命的轉折點上。但我經常覺得,在碰到生命的決斷時,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做些什麼。

在我聽過的案例裡,有的客人會問,他是「要今年出國工作,或是明年出國工作?」

有的則是問,「工廠老闆苛刻,薪水微薄,但工作難找,是否應該換工作?」

當一個人的經濟有餘裕,他相對擁有充裕的時間或機會,來完成他的夢想。他的生活圈裡擁有足夠多的資源,來處理他遇到的困境。所以,他可以選擇將塔羅牌當做一種諮詢,將塔羅師的話視為一種自己還能加油的方向努力著。

但有的人則相反,他的生活侷促短缺,面對未知的未來惶惶不安,僅能選擇將命運託付給神靈來決斷。有時塔羅師說的身心靈哲理,他甚至沒有足夠的文化能力來理解。同樣是花了數百、甚至數千元來算塔羅,經濟拮据的當然會希望他付出的金錢是值得的,這時他們會更希望塔羅師的占卜能準確,能給予他們明確的答案,而非模稜兩可的諮詢建議。

「論命」和「諮詢」兩種不同的傾向,表面上看起來是塔羅師風格的差異,實際上他展現的是客人生命處境的巨大差異。

在宗教性靈的圈子裡,常常有「眾生平等」、「人人皆有靈性」這類的觀念流傳著。但我後來越加發現,這類標語被喊的越大聲,其實就越代表,人們對自己的處境感到不平衡、感到無力。

很多時候,塔羅師其實並不真能改變什麼。我們只是盡可能,在這沈甸甸的陰霾中,盡力撥出一道光芒罷了。

塔羅師其實並不真能改變什麼。只是盡可能在這沈甸甸的陰霾中,盡力撥出一道光芒罷了。...
塔羅師其實並不真能改變什麼。只是盡可能在這沈甸甸的陰霾中,盡力撥出一道光芒罷了。圖/pixabay


揮別大政府時代,迎接大社會到來,我們都是驅動台灣進步的力量,點下圖訂閱我們

• 我要投稿:http://bit.ly/2wyDWmk

推薦閱讀

你的高敏感不是我的高敏感

凡事問Google?小心變蠢貨

不敢過得比爸媽幸福 孩子人生亮紅燈

高等教育一場空 你讀的科系只是一場幻覺?

洪梓源

政大宗教所、交大社會與文化研究所畢業。碩、博士論文皆以身心靈議題做為研究主題。現為文字工作者,並從事獨立書店串連的工作。渴望有朝一日能成為稱職的出租大叔。

作者文章

塔羅牌、塔羅師和客人之間,可透過相互詢問追索,找出自身的窠臼與突破的方向。圖/p...

地方創生也靠塔羅牌 你今年占卜了嗎?

2019/02/01
雖然遭遇過許多形形色色的客人,但大抵來說,人們問的問題不脫感情與工作兩大塊。圖/...

你好,我是塔羅師

2019/01/03

最新文章

麥蒂與母親的合影。圖/maddyholleran IG

IG上快樂又完美的孩子 為何選擇走上絕路?

2019/03/19
少年時期的彭雄渾憑著英文能力到處打工。圖/愛文社提供

混入美軍俱樂部工作 他用行動力開啟燦爛人生

2019/03/15
外表看似嬌弱的Angel,拉起琴又是另一種堅毅模樣。

一把提琴獨闖6國 她用音樂征服殘酷街頭

2019/03/15
12760個小時,這是12年國教下,我們要跟教科書相處的時間(相等於6000部電...

在學童抽屜藏座美術館 美感細胞開拓多元美感視界

2019/03/13
退休的之後的彭雄渾。圖/愛文社提供

帶一卡皮箱跑遍全歐洲 全靠一本《新英文法》

2019/03/08
台南市小西門城從原址被遷到成大校園內,最近地方上又希望能遷回。圖/報系資料照

從廢棄物變成搶手貨 古蹟是否回復原址引論戰

2019/03/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