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

張維

嗨,我是小維,一位攝影師和NGO工作者。過去8年因為和孩子打勾勾的約定,我去了10次柬埔寨,目前正與一群擁有教育、社工、心理、設計、行銷專業的夥伴組成「ZAZA眨眨眼柬埔寨兒童攝影教育」團隊,準備將相機交到偏鄉兒童手中,empower孩子,讓他們透過鏡頭為自己發聲。也透過攝影教育,打開孩子們對自己未來人生的各種想像與可能性。

最新文章

信任建立從傾聽開始 我從家訪學到的三件事

信任建立從傾聽開始 我從家訪學到的三件事

我們不只想empower柬埔寨孩子,我們自己也要在這個過程被empower、變得強壯、變得更加相信自己。我們不可能教給孩子自己不真心相信或做不到的觀念。謝謝親愛的志工淳妹,用她的第一次國際志工挑戰提醒常常緊張膽小的我這寶貴的一課。

SDGs教育
那些沒和家人一起度過的新年

那些沒和家人一起度過的新年

又到了歲末年初的時節,今年我很開心的和家人宣布會在家吃完年夜飯才飛往柬埔寨執行偏鄉教學任務,從家人流露出的驚喜神色,才讓我意識到,原來無論是國曆還是農曆新年,上一次完整的在台灣過年居然已經是9年前的事了。於是我仔細地翻閱著日記本、行事曆、臉書的內容嘗試著拼湊出這幾年自己的足跡。

永續人才
大選之後,發現世界和我想的不一樣

大選之後,發現世界和我想的不一樣

九合一公投大選開票之夜,我的同溫層集體崩潰了,壓倒性的700萬票,讓我們發現外面的世界跟我們想的不一樣,原來我們是少數,我們才是井底之蛙。

永續人才
服務,從認清自己不是神開始

服務,從認清自己不是神開始

每分每秒都在內心對自己叩問:我們做的是否真能回應偏鄉孩子的需求?有沒有把ZAZA說得夠清楚讓資助人願意加入我們?有沒有對資助人堅守足夠的責信原則?有沒有讓資源、人力做最有效率配置?未來有沒有機會憾動到結構還是只是補眼前補不完的洞?有沒有讓團隊成員在志工歷程中獲得成長?有沒有淪為個人英雄主義?有沒有思考上的缺漏導致之後會不小心傷害到孩子或社區?有沒有讓組織朝著目標願景邁進確實解決問題?……

永續人才
教偏鄉孩子攝影 是他們想要還是我們想做?

教偏鄉孩子攝影 是他們想要還是我們想做?

我是一位攝影師,在英國念研究所時主修策略行銷,在3年前結束環遊世界拍攝之旅,第4次回到柬埔寨偏鄉時,我意識到自己空有熱血和同情心是不夠的,廉價的眼淚只是感受自己好像是個善良的人的自我滿足,沒辦法解決任何問題。

偏鄉教育
把相機交到孩子手上 讓他透過鏡頭為自己發聲

把相機交到孩子手上 讓他透過鏡頭為自己發聲

ZAZA是一群平均年齡26歲的行動者組成的團隊,背景來自攝影、教育、社工、心理、設計、行銷等不同專業。他們相信,服務不是單打獨鬥拯救世界的英雄電影,而是與夥伴、在地組織、村民、孩子、資助人合作,借力使力一起「共好」的旅程。於是他們開始了兒童攝影教育的工作。

SDGs教育
我想讓攝影成為停止悲劇複製的第一步

我想讓攝影成為停止悲劇複製的第一步

我與柬埔寨故事的開始,源於8年前一段人生的低谷。在情人節前夕與當時交往6年半的男友分手了,當時自尊心受創整天躲在房裡哭,朋友看不下去,於是鼓勵我必須學點新東西或強迫自己出去走走。於是那一年我開始學習攝影,也報名了柬埔寨短期志工旅行。

偏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