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大選之後,發現世界和我想的不一樣

2018/12/03 張維

11月24號,九合一公投大選開票之夜,我的同溫層集體崩潰了,壓倒性的700萬票,讓我們發現外面的世界跟我們想的不一樣,原來我們是少數,我們才是井底之蛙。

我們能做的或許是開始練習,在生活中找出2個和我們立場完全相反的人,坐下來看著他的眼睛跟他約個會。保持開放的心去對話、去辯證、去說服、去被說服。或許這個歷程會不舒服、會流眼淚、會吵架做結,但溝通技巧不高明也常失敗的我,還是覺得這樣做很值得。我們一生能夠經歷最奇幻的探險,可能不在環遊世界的旅程裡、不在功成名就金錢裡,超有價值的東西,可能就在這些瑣碎的日常對話中。


我是小維,一位攝影師和NGO工作者。過去8年因為和孩子打勾勾的約定,我去了10次柬埔寨,目前正與夥伴們組成「ZAZA眨眨眼柬埔寨兒童攝影教育」團隊,準備將相機交到偏鄉兒童手中,empower孩子,讓他們透過鏡頭為自己發聲、打開未來可能性。

很多朋友聽到這些,最常問我三個問題:為什麼要到柬埔寨偏鄉?為什是透過攝影?創立ZAZA遇到的困難?

這三個問題,已經在〈我想讓攝影成為停止悲劇複製的第一步〉、〈教偏鄉孩子攝影是他們想要還是我們想做?〉、〈服務,從認清自己不是神開始〉文章中一一解答。

這一篇,我想聊聊「ZAZA的中心概念:創造連結及開啟視野」。

本篇文章將會提及大選之後向外觀察同溫層的崩潰失落群象、內省自己形成價值體系的探索之旅,以及ZAZA對下一代孩子及我們自己教育的展望。

知識分子的傲慢,讓我們看見模糊卻猙獰的臉

2018年11月24日,九合一公投大選開票之夜,我的同溫層在臉書、IG集體崩潰了,壓倒性的700萬票,讓我們發現外面的世界跟我們想的不一樣。

原來我們是少數,我們才是井底之蛙。

在傷心於少數人的人權無法得到同等尊重的哀鴻遍野中,開始出現了好多失望的謾罵,例如好想離開鬼島台灣、我們民智未開、我們民粹主義、一堆人通過不了智力測驗、台灣就是被觀念陳腐的老人拖垮的……,對於自己不同立場者可怕的撕裂、歧視性言論。

雖然知道這絕大部分是在失望傷心中被發表出的非理性哀號,但仍讓我看得膽戰心驚。因為這讓我想起幾周來,在和部分反同婚立場者對談時,對方眼底露出因為不解產生的恐懼與拒絕了解。

這種因為意識型態不同產生不安,因此標籤化對方的行為其實很好理解。從邏輯的觀點來看是一種稻草人謬誤,意旨曲解對方的論點,針對曲解後的論點(替身稻草人)攻擊,再宣稱已推翻對方論點的論證思維。

絕大多數的意識形態並非正反兩極,它通常是一個光譜,需要做內外在的溝通反思,才能找...
絕大多數的意識形態並非正反兩極,它通常是一個光譜,需要做內外在的溝通反思,才能找到自己在光譜中站立的位置。圖/路透社

舉例來說,部分反同婚者把同性戀者都想像成大遊行上露雞雞、因為濫交得到愛滋病,且想把他的小孩也教成同性戀的可怕怪物。而部分婚姻平權者則把主張立專法者都想成守舊、迷信、曲解聖經、不尊重人、歧視同志的壞萌萌。

在對立的兩方眼裡,彼此都不是一群可以溝通、會思考且活生生的人,而是用自己不解所想像出的稻草人。

當意識形態不同的不安感襲來時,趕快集結與自己立場相近的人,朝對方的稻草人猛射箭。然後看到自己的稻草人中箭時,心底流血流淚,更加篤定對方就是這麼一群可怕且無法溝通的人。而最後蓋章同意、不同意、發小抄、謾罵,是否都淪為一種懶得理解的便宜行事?

我與我的同溫層是否不知不覺中,踩上了那個自己極度痛恨的位子,輕易地為對方貼上標籤。

當意識形態不同的不安感襲來時,趕快集結與自己立場相近的人,朝對方的稻草人猛射箭。...
當意識形態不同的不安感襲來時,趕快集結與自己立場相近的人,朝對方的稻草人猛射箭。圖為反同性婚姻團體的文宣。圖/路透社

然後知識份子的傲慢還讓我們覺得,我們雖然是少數,但比多數人開化,那些和我們立場相反的人是誰、為什麼反對、是不是也有他想保護的價值、擔心什麼、是不是存在著龐大的個體差異性?這些都不重要,反正他們全有著一張張模糊但猙獰的臉孔。

究竟要怎麼把稻草人移開,張開眼睛看清楚那一張張模糊的臉,我認為真實的連結必不可少。這個連結包含與自己、與他人、與世界的真實連結交流。需要高成本,包括數百回合的溝通、辯證,也需要誠實對自己立場與價值的叩問。

因為絕大多數的意識形態並非正反兩極,它通常是一個光譜,需要做內外在的溝通反思,才能找到自己在光譜中站立的位置。而且這個位置並非一站定就永遠不改變,它會隨著時代氛圍、個人視野開拓、生命景況做程度不等的挪移。真實的連結與視野開拓真的很難,我自己也仍在持續努力練習中,在此可以分享一下我個人探索的進程。

在世界走了一大圈我終於知道,原來我什麼都不知道

為了與世界、他人、自己有真實的連結,我從幾年前始,以年度為單位進行了我的連結三部曲計畫。

2014年前後,為了與世界連結及攝影工作,我展開了橫跨5大洲、共30國、100個城市的背包探險。在不同區域的歷史脈絡中,感受到很深的文化衝擊。

2016年,為了與人連結,我和100位來自7個國家9~58歲的男孩女孩約會,設計了一系列有趣的題目與對方對談、紀錄並拍成微電影,也間接影響我離開外商精品圈,投入NGO偏鄉教育領域服務。

2017年,為了與自己連結,那年我寫了150篇日記、開始與自己周二固定的約會,以及設定一件自己痛恨的事,並穩定練習達成它,終於從害怕跑步到連續跑10公里不停。

世界廣大我們一無所知。圖/張維提供
世界廣大我們一無所知。圖/張維提供

許多人大概會以為我經歷了這三大年度的連結計畫後,應該對人、世界、自己有了很大的頓悟,成為一個具國際視野、無所不知、內外通達、見多識廣的覺知好棒棒青年。但其實沒有,這都是沒有的事。

必須誠實地說,經歷這些深刻的連結後,我其實更困惑了。我發現從外在世界到內在心靈,以至於他人的思考體系,我能了解的太少太少。不同的文化脈絡對與錯的標準完全不同,我們在與人交談時,就算挑選了同樣的語彙,也可能因為彼此成長環境不同,說出相同語詞卻承載著不同的意義。

理解自己更是奧妙,有時自己很痛恨某些人事物,原因在於那個缺點你也有,所以你才覺得刺眼。而批評對方就可以讓你和一部分討厭的自己拉出心理距離。這些深入的連結,讓我在許多很極端對立的地方,看見奇妙的相似處,但也在很多相似的地方看到令我驚奇的不同。

與世界連結。圖/張維提供
與世界連結。圖/張維提供

總之,繞了世界一大圈,我必須誠實地去承認,建立的連結越多、越深刻,我越意識到自己對廣大世界的一無所知。所以身為渺小人類的無知根本不需要被提醒,我必須謙卑、必須持續對話持續探索。唯有這樣,才有機會在廣大的世界裡找到自己站立的位置,並發揮潛能活出自己的使命。

這一切都發生在ZAZA成立之前,這些連結的經歷讓我認知到「看見」對自己以及下一代孩子的重要,因此ZAZA才希望能透過攝影教育,打開孩子未來想像的可能性。

公投不是結束,真正的對話才要開始

時代的齒輪持續向前,平權是一個趨勢--200年前黑人還被當成奴隸販賣,女性有投票權也是這100年的事,婚姻平權在未來如何發展我還是很有信心的。只是,我假想著一個未來式,當40年過後,我的同溫層都成為60、70歲的長輩時,我們的觀念是否與時俱進,沒有人知道時代趨勢的演進往哪裡走,是不是會出現我們現在完全想像不到的觀念。

不同的世代有不同的價值。圖/張維提供
不同的世代有不同的價值。圖/張維提供

比如說40年後說不定會發起公投指出吃肉犯法,因為動物權被重視,動物溝通也開始有科學立基點,說不定那一天我們這些一生吃肉的人,將在老年面臨轉型正義的追訴。40年後年輕一輩有沒有耐心跟我們好好溝通?屆時,我們會不會也變成年輕一輩嘲笑或諷刺的對象?我們會不會站在電子投票櫃前猶豫?會想要用選票教訓他們嗎?

以上只是一個比較詼諧的換位思考,我想我們能做的或許是現在開始練習,在生活中找出2個和我們立場完全相反的人,坐下來看著他的眼睛跟他約個會。保持開放的心去對話、去辯證、去說服、去被說服。或許我們會發現曾經放箭的人,射的從來不是對方,而是自己假想出的恐懼。

放下弓箭、挪去對方前面的稻草人,整理自己的論點,讓自己變得清晰立體是重要的,花點時間把對方當成真正的人也是重要的。或許這個歷程會不舒服、會流眼淚、會吵架做結,但溝通技巧不高明也常失敗的我,還是覺得這樣做很值得。

原因倒也不是推動民主進程、多元對話這種偉大的東西。而是你對這個世界、對他人、對自己難道不好奇嗎?如果我們的社會百分百和諧、只有一種聲音且百年如一日,這樣多無聊。大部分的事情都跟我們想的不一樣,所以活著才有意思呀!而你敢拿出多少勇敢和世界、他人、你自己做連結呢?你相信什麼?你願意花多少時間精力去為你相信的事情努力呢?

你覺得恐懼嗎?你覺得混亂嗎?不要害怕,人生本來就很複雜,連結需要好多時間、眼淚,坦白講真的超麻煩。但有些事說不定是美麗的浪費。我常在想,我們一生能夠經歷最奇幻的探險,可能不在環遊世界的旅程裡、不在功成名就金錢裡,超有價值的東西,可能就在這些瑣碎的日常對話中。你願意多大程度把自己打開、讓世界進來。就多有機會感受那個破壞再建立、解構再重構的驚奇。而生命的尊嚴與價值或許就在這裡。

公投不是結束,真正的對話才剛要開始。

活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讓我們張開眼睛一起探險。

活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讓我們張開眼睛一起探險。圖/張維提供
活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讓我們張開眼睛一起探險。圖/張維提供

後記:

與上一代的溝通連結好重要,但下一代的教育更是不能等。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還有好多偏鄉孩子,正在等待人生那個開啟視野的重要轉捩點,孩子的成長一天就是一天,我們仍在和時間賽跑,〈ZAZA柬埔寨教育培力計畫〉的募資在Flying V剩下最後2周,邀請你成為資助人,與我們一起陪孩子走一段彼此造就的探險之旅。


【邀請你參與】

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ZAZA眨眨眼柬埔寨兒童攝影教育計畫」不只是要做一次性的服務,我們想讓這套模式發展成對偏鄉孩子長期穩定的陪伴。

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專頁觀看更多訊息:http://t.cn/EPcyTli

讓我們透過攝影教育,陪孩子打開視野一起飛。

• 募資傳送門:ZAZA柬埔寨教育培力計畫|給孩子一雙看見未來的眼睛


揮別大政府時代,迎接大社會到來,我們都是驅動台灣進步的力量,點下圖訂閱我們

• 我要投稿:http://bit.ly/2wyDWmk

延伸閱讀

台灣是亞洲同志避風港?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

「讀那麼多書,做同性戀不會很可惜嗎?」

讓孩子好好做自己 歐巴桑捍衛性平與兒童人權

有錢人買走一切 他們在昂貴城市過著貧窮人生

張維

嗨,我是小維,一位攝影師和NGO工作者。過去8年因為和孩子打勾勾的約定,我去了10次柬埔寨,目前正與一群擁有教育、社工、心理、設計、行銷專業的夥伴組成「ZAZA眨眨眼柬埔寨兒童攝影教育」團隊,準備將相機交到偏鄉兒童手中,empower孩子,讓他們透過鏡頭為自己發聲。也透過攝影教育,打開孩子們對自己未來人生的各種想像與可能性。

作者文章

絕大多數的意識形態並非正反兩極,它通常是一個光譜,需要做內外在的溝通反思,才能找...

大選之後,發現世界和我想的不一樣

2018/12/03
服務者和被服務者不是以上對下的幫助關係,人沒有不一樣,我們都是幸運的人,在生命旅...

服務,從認清自己不是神開始

2018/11/07
孩子需要一個媒介幫他們找出自己「為什麼」需要努力、學習的理由。圖/張維提供

教偏鄉孩子攝影 是他們想要還是我們想做?

2018/11/06
ZAZA眨眨眼柬埔寨兒童攝影教育團隊。圖/ZAZA眨眨眼提供

把相機交到孩子手上 讓他透過鏡頭為自己發聲

2018/10/08
柬埔寨的孩子街道上帶著燦爛笑靨,一回頭就被相機捕捉下來。圖/張維提供

我想讓攝影成為停止悲劇複製的第一步

2018/07/23

最新文章

當使用電子玩具時,兒童與成人關係較弱,兒科醫師補充,這導致兒童認知、語言等運動減...

兒童耶誕禮物如何挑選?教育型玩具不一定較好

2018/12/14
家族裡深層的情緒問題,如果上一代未能解決,下一代就會承接下來。圖/pixabay

不敢過得比爸媽幸福 孩子人生亮紅燈

2018/12/12
示意圖。圖/pixabay

毛小孩們教我的生死課

2018/12/11
石門國小學生徐以祈的作品「光輝的部落」,部落中充滿文化故事,有排灣族傳統婚禮、石...

找回「消失的部落」 學童將文化融入程式設計

2018/12/10
性別研究學者們的理論是將性別視為「理解世界運作的分析架構」。圖/法新社

「性別研究浪費公帑」 匈牙利下禁令

2018/12/07
年底地方選戰與公投十案在充滿驚奇中落幕,是否更促進社會多元聲音對話? 記者林俊良...

有投票權卻沒有選擇的智慧 民主難道是神話?

2018/12/04

回應

Top